共产党为什么害怕精神信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关于人的信仰,在共产国家以外都是受法律保护的,都是受到尊重的,因为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利之一。可是在共产邪党这里就把这件事情弄得非常严重,弄得你死我活。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用举例的方法把这件事情从跟上说清楚。

在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代,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关于当时农业方面的雇佣关系作过如下的描述:

“夫卖庸而播耕者,主人费家而美食,调布以求易钱者,非爱庸也,曰:如是,耕者且深、耨者且熟耘也。庸客致力而疾耘耕,尽巧而正畦陌者,非爱主人也,曰:如是,羹且美,钱布且易云也”(《韩非子•外储说左上第三十二》)

韩非子在这里明白无误的揭示了这是一种纯粹的买卖关系,这种关系是互利的,是双惠的,是相互依存的。我们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这样一个问题,从社会学的角度讲,从维护生产关系和社会稳定两方面出发,是维护保持这种关系好呢,还是破坏这种关系好呢?维护这种关系,那就要从道义上、法律上、制度上来保证双方利益的合理性,从而促使劳资双方关系稳定、生产发展和社会进步。不管是中国的“封建社会”还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在处理雇佣关系上都是这样做的,历史证明这是正确的做法,最后取得了成功。

马克思则与此相反,他认为这种原生态的雇佣关系是剥削关系,是不合理的。应该把地主和资本家统统消灭,要注意,不是杀掉一个地主或资本家,是要消灭整个地主阶级和资本家阶级,就是大搞群体灭绝。这件事要由共产党来领导,把工人和农民组织起来搞武装暴动来完成,这其实就是杀人越货、谋财害命的行为。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取得政权后,依然把群体灭绝做法作为巩固政权的主要手段,有约八千万中国人为此被剥夺了生命。

世人都知道,凡属正教都是不能杀生的。杀人就更不行了。信佛的讲慈悲众生,信天主的讲神爱世人,道家讲天人合一、道法自然,都是反对杀生的。这些道德观念和信仰经过几千年的流传,已经深入人心,但却成了马克思列宁群体灭绝主义无法逾越的障碍。因此他们就弄出了个“唯物论”来反对“唯心论”;弄出了个“无神论”来反对“有神论”、反对人们有信仰;并抓住几次科学观念与教会观念矛盾,故意把二者对立起来打击“有神论”,说信神是愚昧迷信,宗教是精神鸦片等。

在共产党这里,它把信仰问题说成是思想问题,什么是进步的,什么是落后的;再把思想问题弄成阶级问题,什么是无产阶级的,什么是封建的资产阶级的;还把这些东西弄成什么宇宙观、世界观,什么是什么阶级的宇宙观,什么是什么阶级的世界观;最后上升成政治问题,什么是反动的,什么是革命的。就搞这一套!这样就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相对的矛盾绝对化,最后都搞成政治化,并且是宣传与暴力相结合。几十年这样做,就象巴甫洛夫为了搞条件反射试验而训练狗一样训练中国人,致使很多中国人的头脑中都形成了层层僵化了的所谓“无神论”的硬壳。

现在整个马克思主义都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连中共邪党都不举这个破旗了,就是说全部理论系统都崩溃了。什么唯物唯心也早被人忘到脑后去了。难道“无神论”还能被视为真理?不可能嘛!那只是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而编出来的托词罢了,为了便于统治老百姓罢了。众所周知,牛顿、麦克斯韦都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但并不妨碍他们成为近代科学理论的奠基人。如果你看到在这样的大师面前仍然还有人谈论什么“无神论”是对的,什么唯心、信神是封建迷信如何如何,你会不会感到只有白痴才能说这种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