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恶警迫害大法学员部份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八监区)恶警从来没有停止过折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学员,全部遭受过电棍及各种酷刑的折磨。八大队恶警头目左晓燕及其手下的恶警,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犯下了滔天大罪。

八监区恶警迫害大法学员部份案例

大法学员赵丽君,四十七岁,凌源人。二零零四年三月,恶警强迫赵丽君转化,她坚决抵制迫害,每天收出工走路时,她就喊大法好。恶警指使犯人毒打她,脸上和身上都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恶警常把她的嘴用胶带封上,捆绑后拖进厕所扔在地上;送回监舍后又把她绑起来塞到床底下一宿。收出工时,恶警们常常唆使几个犯人在地上拖拽她,致使她伤痕累累,遭受无端的酷刑毒打更是常事。由于恶警们故意断绝食物以示“惩罚”,赵丽君瘦得皮包骨,腿脚肿成了黑紫色。这样的酷刑迫害持续了一年,最后她也没有放弃对大法的正信,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恶党监狱。

大法学员刘峻路,三十多岁,家住大连市。二零零四年三月,恶警唆使犯人加大力度迫害刘峻路,妄图“转化”她。例如收工之后在监舍,恶警们支使犯人把刘峻路的衣服扒光,把她的眼睛蒙上,竟然让二十多个犯人同时毒打她:踢、踹、绳绑、灌凉水,掐大腿里,受伤的地方都化了脓。恶警又将她手背铐着连续铐几天,连上厕都不摘下来。白天在车间让她站在办公室前,晚上不准睡觉,残酷折磨。手铐卡在手腕上伤痕处都化了脓,恶警们也不给摘下来。最后等到摘下手铐时,刘峻路的一只胳膊失去了知觉。即使这样,恶警们还是强迫刘峻路用一只手干活。刘峻路被非法关押女监四年多,一直不准家人接见。(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有报导)

大法学员李红舒,三十岁,恶警们迫害李红舒时,除了打嘴巴,浇冷水,不给吃饱饭,还要求她完成生产定额,又不准花钱买食品,把李红舒饿得无力干活。李红舒和张华平、刘峻路、王红一起被恶警们停了米饭和白面食品长达七个月,只准她们吃窝头咸菜,连稀饭菜汤都不给。

有一次李红舒在监狱里写了关于恶警如何迫害大法学员的真相情况,并成功的传了出去,恶警头目左晓燕把李红舒叫去办公室,用两根电棍电她。一根电棍都电坏了,还继续用剩下的一根电。这样接连两天的严重迫害,致使李红舒只能一瘸一拐的走路。其他大法学员看到了心里都非常难受。邪恶是最怕曝光的,左晓燕为这事气呼呼,恶狠狠的对李红舒威胁说要给她加刑。

在一次收工时,李红舒的剪刀突然不见了,恶警们立刻强迫全缝纫组一、二小队不准收工,逼迫全体小队人员九十多人寻找,也没找到。第二天恶警就把李红舒叫去办公室,又用电棍电了她很久,甚至还以此为借口,把所有大法学员一个个叫到办公室搜身,趁机翻查物品,又闯到各个监舍撕开大法学员被褥、衣物翻找,狼藉一片。最后查来查去,却是一个有精神障碍的犯人偷拿走,扔在一个放活的案板底下。

大法学员王淑娥,四十七岁,丹东市人,恶警多次以“转化”为目地而对她施以酷刑,使用电棍一电就是半天。或以个人产量不足额为借口迫害她。有一次监狱的锅炉坏了,半个月做不了饭,每人每次只给二、三个鸡蛋大的窝头,两条咸菜,根本就吃不饱。王淑娥没有存款,不能买食品充饥,被饿得头昏眼花,无力完成产量。恶警谷亚星就打她嘴巴,强行让她蹶着,王淑娥不从,谷亚星就气急败坏的用电棍电王淑娥。恶警的法西斯暴行最后也没有使王淑娥屈服。

大法学员王世媛,三十五岁,阜新市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由于写评审时写了一句话:“不要劳积(评判能否减刑的先决条件),不签分,不减刑”。恶警焦玲玲就用电棍电她,又把她接见时家里给买的食品全部没收,只准每顿吃两个鸡蛋大窝头,两条咸菜。如果这顿饭是细食时,她就没有吃的,就得饿着肚子,不准任何人给她吃的。她在小烫干活,工作量大,消耗体力也大,整天(一天干活十四至十七个小时)拿着熨斗烫衣服,怎么能有力气干活?完不成生产定额就挨电棍。又有一次王世媛的经文被发现,由恶警头目左晓燕亲自电她,二个多小时不停的边骂边电,王世媛后背被电出几个大水泡。第二天恶警焦玲玲和恶警张磊又同时接着用电棍电她,王世媛后脖颈电出多个的大水泡,痛的难以转动头,再次被停细粮,没收食品,三个月禁止家人探监。她那位六十多岁的母亲几次来监狱,都不准见女儿。还有一次,犯人邓秀杰,秦丽英被恶警支使迫害另一位大法学员时,叫王世媛把胶带拿出来,它们要封大法学员李春晓的嘴,不让她喊大法好,王世媛没给拿,邓秀杰马上叫其他犯人把王世缓绑上,并踢打她。王世缓接连被迫害半年多,身体日见消瘦。别人吃饭时,她常常是站着,恶警不准她吃饭,还不准少干活。

大法学员王红、王金萍、宋彩红三人拒绝“转化”,恶警们在车间分别把她们五花大绑后塞到桌子底下,不准闭眼睛,收工后回监舍又接着折磨她们:灌冷水,惩蹶,拳打脚踢,不准睡觉。王红有一次由于不蹶被绑起来在警务台旁边坐在地上一个星期,屁股都坐烂了。王金萍多次被绑后藏起来不准别人看见,收工后也是最后一个把她押回监舍直接送到单独的房间进行迫害。她们三人都被关进狱里小号遭受过非人的折磨,饿得皮包骨。但是她们仍坚定的维护着大法。

大法学员高艳霞收藏的经文被恶警找到,恶警马上把高艳霞绑起来进行迫害。

大法学员张丽娜,三十岁,由于不“转化”,恶警就把她吊起来,致使她脖子受损伤,头歪着回不了弯一年多。她还常遭恶警指使的犯人毒打,造成她小便失禁,常常尿裤子。有一次张丽娜去打饭,被行动组的犯人郑秋一脚踢倒在地,并辱骂她,张丽娜说我饿呀,为什么不让我吃饭,郑秋说就不给你吃,接着又去打她,后来管事的犯人只准张丽娜吃了点萝卜块,还是不给饭吃。因为张丽娜不“转化”,她帐上有存款,但恶警就是故意不准她花一分钱。

大法学员李春晓,恶警所有的邪恶手段几乎全都用在了她身上,恶警支使最坏的犯人来看管她,不准睡觉,用冷水浇,手在背后铐上,塞进一个很矮抬不起头的箱中,整天在里面憋着,呼吸都很困难。由于头一直抬不起来,手又不能动,李春晓的两眼控的充血黑紫黑紫的,折磨的不象人样,谁看见都会吓一跳。犯人秦丽英因为干坏事心虚,不管谁看一眼李春晓,她就要辱骂谁一顿。秦丽英是个抢劫犯,二年级文化,什么都不是的一个恶棍,邪恶就是找这样的犯人利用来迫害大法学员。

大法学员张华平,四十一岁,由于给别人一个纸条,被犯人告密,恶警就给张华平戴上手铐。惩蹶了一个星期(双手放在脚上腿伸直)。这样一天十五个小时的蹶着,连吃饭时都只能是别人喂一点窝头。

二零零五年上半年的一天,恶警谷亚星、焦玲玲叫全体二小队四十六人进办公室,理由是产量低。这两个恶警,又踢,又电,骂这些人是畜生。但是明显看出,被迫害最狠的还是大法学员,使用电棍时间又长、又狠,它们怀疑大法学员有经文,又拿不出证据,让所有人陪着挨电棍。

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行恶,迫害大法学员、残酷对待犯人,似家常便饭,法律规定不准乱用电棍,可是这些执法者们,却知法犯法,上级来检查,就把电棍藏起来,走了再拿出来用。左晓燕这个恶警监区长,头脑里就是一个字,钱。为了能多挣钱,她叫每个队长都配备一个电棍,随意使用。无论是一个人、几个人、或是全体小队人员都进办公室,一个挨一个的电,不管是大法学员,还是普通犯人,不问理由,不听解释,电棍“啪啪”声,惨叫声不绝于耳,被电棍折磨的人皮肉焦糊味在办公室外都能嗅到。

劳役、经济迫害

除使用电棍外,最多的迫害大法学员是在定额奴工产量上。定额更是不讲道理,当你拼命完成了定额,第二天定额又增加了,你永远也完不成任务。这些劳役们怕惩罚挨电棍,控制自己少喝水,少上厕所,少去吃一,两顿饭,节约时间多干活。就连吃饭也快的象往肚子里倒,只几分钟的时间,吃到一半就去洗碗,边走边吃。可是左晓燕还是不满足,常常破口大骂,嫌吃得慢。堂堂一个监区长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得出来,一点道德修养都没有。

恶警左晓燕把这些集中关押的人当成奴隶,延长劳动时间,剥削榨取劳动血汗。正常出工,早六点半─晚九点收工,可是常常干活到半夜十二点、甚至有时干到下半夜两、三点才收工,也有通宵达旦的时候。在二零零四年一月的一天,准备收工时已经是下半夜凌晨四点钟,当时管工具的犯人高杰,为工具一点小事,谷亚星生气罚全体小队人站一个小时,劳累了一天一夜,又困又乏,眼睛都睁不开了。可是恶警谷亚星狠心到排好队站着,不准收工这种程度。最后高杰赔礼说情才准收工。回去休息一个多小时,又照常出工了。平时晚九点收工也常常是把活带回监舍,利用规定休息的时间去干活。并不准泄露秘密,反之要加重惩罚。这里关押的犯人长年劳累,一年到头就盼新年能放一、两天假,好好睡个饱觉。

左晓燕管辖的八监区,什么书都不准看,笔和纸更不准带进监舍,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干活上。只要能挣钱,就不择手段,不重道德。大约在二零零五年秋天,八监区给外厂加工包装影碟,碟上写着儿童不宜观看,说明碟里边有不健康的东面,监狱却挣这种下流、腐败有害于社会的钱。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又给外厂加工剥蒜皮,剥好后却不急于给厂家,用水泡了两天,说怕掉份量,却不管泡后蒜的质量,这和不法分子坑骗人还有什么区别?可见八大队助长的是假、恶、暴,打击的是教人向善的真、善、忍。

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八大队成立了缝纫车间,和“新天地”厂家合作,厂家供应布料和技术,八大队出人力加工,合作的不是很好,一年后废除合同,在厂家搬走之前,左晓燕给大牌犯人邓秀杰撑腰,策划偷留了好多卷布,白色和各种花布,做成床单、被罩和睡衣,卖给这些劳役,剩下的就发给了劳役们。十多个恶警也每人发一套睡衣。当然在被迫关押的人中有的人是不要这种来源的衣服的。

八大队这个邪恶场所,除在精神上控制、肉体上摧残外,在经济上也全面垄断,让你花钱你能花,不让你花钱你一分钱也花不了。时常用罚款的方式去逼迫这些人增加产量。凡是存过钱的人都被罚款过。恶警焦玲玲还制定了一个“方针”,存五百元人民币以上者可以买食品,少于五百元只能买一点日用品,它是留罚钱的余地。有的人家里很贫穷,攒几百元钱邮来监狱,结果还没等到花多少,钱已经被罚的所剩无几。大法学员刘峻路由于某种原因,几个犯人同时打她,恶警高楠也过来打她,在挣扎中刘峻路无意碰到了高楠,这下恶警有了把柄,把刘俊路捆绑起来迫害,又罚款一千元人民币。犯人顾吉波家很远,家属来一次很不容易,家里给她存了三千元钱,可她只花了二百元,剩下的二千八百元钱被左晓燕以产量低罚的一分不剩。

一人做恶,全家遭殃

善恶有报是天理。八监区区长左晓燕这种狂暴已人性全无,到头来既害自己,又害家人。听说女子监狱搬到新监狱城后,几年之内左晓燕的父母相继去世。谷亚星的父亲瘫卧在床,不能说话、不能进食。一人做恶,全家遭殃。

以上只是本人亲眼所见到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邪恶们对大法学员无数迫害事例中的极小一部份,这样的迫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从来没有停止过。大法学员每天收工要被搜身。恶警时常搞突然袭击,强行翻查大法学员物品行李衣物,被褥棉花全部都拽开,扔在地上狼藉一片。等到半夜十二点才收工回监舍,再花时间去整理衣物、被褥,休息的时间就更少了。每次大法学员的家属来接见,大法学员都要被恶警搜遍全身,连内裤都要被恶警极端无耻的脱下。邪恶的狠毒、手段之无耻已达到了极点。

这里也奉劝八大队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们一句,你们接触了那么多大法学员,平心而论,她们哪一个不是好人呢?在迫害中她们牢记“真、善、忍”准则,自觉的严格要求自己,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痛苦中还想着挽救你们,告诉你们大法的真相,尽量使你们明白善恶有报的道理。现在退党大潮这样势不可挡,恶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你们想过没有,你们跟随着一个残害了八千多万中国普通民众性命的恶党、一个残忍到能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进行活体摘除器官并贩卖牟取暴利的恶党,你们与它们为伍能有好下场吗?现在八大队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还有二十多人,请你们不要再迫害她们。善待她们,就是善待你们自己,尽快无条件释放无罪的大法学员。希望你们弃恶从善,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以下是八大队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名单:
一小队:高艳霞、刘俊路、王金萍、徐宝真、宋彩红;
二小队:李春晓、李红舒、高曼莉、程玲、王世媛、齐向茹;
四小队:杜秀云;
五小队:张丽娜、张国珍、金顺女、李霞、马淑艳及一些不知姓名的大法学员。

经常使用电棍的恶警:左晓燕(八监区长),谷亚星(原大队长),张磊(现大队长),李小红(科长),高楠(一小队长),焦玲玲(原二小队长),刘屹立(现二小队长),孟××,等等。这些恶警在左晓燕的教唆下,罪恶累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