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三名大法弟子所遭受的部份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一日】

一、桃墟镇安口村大法弟子类桂玲夫妻所遭受的迫害

类桂玲,女,36岁,蒙阴县桃墟镇安口村人,以前脾气不好,学大法后按“真、善、忍”做个好人,遇事能够忍让,与人为善,身体无病一身轻。19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迫害后,桃墟镇所有大法学员均被邪党人员勒索200元,类桂玲夫妻累次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因联合签名向国际说明大法真相,正月十七晚上,类桂玲和丈夫张家水分别被派出所张道欣、刁传军、李长祥绑架去照像、备案、罚款共四百四十元。正月二十一日吕虎等人把类桂玲和她丈夫抓到镇,被张兆辉带到司法所非法关押,晚上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恶徒张成武逼类桂玲等大法弟子脱掉鞋,一只脚放在窗台上冻了很长时间,然后逼迫坐在地上伸直腿搬脚尖。张成武、莫光亮凶狠的打耳光,打的类桂玲头嗡嗡的响、眼冒金星,耳聋了很长时间,一天夜里,刘醒世把类桂玲和她丈夫打倒在地,张洪蒙等八九个人用木棍狠毒的连打了三顿。类桂玲和张家水的血染红了衣服,筋骨疼痛难忍,经受了各种折磨十几天,二人被勒索八千元。

二零零一年二月邪党人大会议期间,恶徒莫光利、莫光亮等人晚上破门而入,将张家水绑架到镇洗脑班,一天下午,胡发明、高保华、李强、周子俊、包西堂等人凶狠的把他毒打了一顿,棍子打折了竹子打劈了,张家水身上的肉也被打烂了,最后恶徒们打累了,并逼交两千元。

同年四月二十八晚上,以赵洪峰为首的一伙人闯入类桂玲家翻箱倒柜,折腾了个乱七八糟,翻出了个空磁带盒,勒索人民币三百元,并把类桂玲抓到镇上。二十九日晚,包西堂、吕虎、李兆法、张建军等十几人,每人一根橡胶棍对准十四五个大法弟子,用布把头蒙上,把大法弟子们踢倒,棍子一起猛劲将类桂玲打晕了过去,再用凉水泼醒。恶徒们看到大法弟子们悲惨痛苦的样子却哈哈大笑,毫无人性。吕虎把类桂玲拉到一间小屋里,六天不给吃不给喝也不能动,派出所恶警还把类桂玲拉出去反铐在柱子上暴晒,直至勒索两千元后放她回家。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类桂玲在医院照顾生孩子的妹妹,被镇上邪党政府一大车人劫持到家,他们砸门撬锁,满屋子翻了个遍,一无所得,又非法将类桂玲押到镇关在一所无人住的破屋里,把她打倒在地,邪党恶徒们按着类桂玲的头和脖子猛劲的往下压,类桂玲的腰又被李兆法凶狠的踢了一脚,当时她正好来例假,那样的痛苦无法言表。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恶徒李振国、邱言光等人天天恐吓、谩骂并逼交五百元。

类桂玲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却被六一零勒索人民币一万三千多元,六一零的人员几年中时常上门恐吓、骚扰,类桂玲生活在恐怖气氛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请善良的人们都来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桃墟镇九泉峪村大法弟子王光健所遭受的迫害

王光健,男,47岁,蒙阴县桃墟镇九泉峪村大法弟子,1998年走入大法修炼行列,学法一段时间真是受益无穷。1999年7月20日后,江氏集团诽谤、迫害大法与学员,桃墟镇副镇长莫光利、郑××、石增利、石运端等人追随邪党江氏流氓集团,非法对九泉峪村大法学员進行抄家、罚款、打人等非法迫害,其他人罚款200,王光健被罚款1000,副镇长莫光利说他是炼功点辅导员。

2000年因联合签名向国际说明大法真相,王光健被桃墟派出所刁传军、郑杰抓去罚款220元,正月21日又被镇恶人张洪蒙、莫光利、吕虎等人绑架到镇非法关押。邪党恶徒们把王光健关进小黑屋里,扒光上衣,下身只穿一条内裤趴在地上,秦成志、张玉军对王光健拳打脚踢。正月27日,又把王光健叫出来,扒光上衣,打倒在冰冷的雪地里,由莫光利、张洪蒙、秦成志、高保华等人轮流打,用脚踩在王光健的头上在地上碾,头被石头割出血来。恶徒张洪蒙逼王光健骂大法师父,打的王光健满身泥雪。

还有一天,莫光利等人又把王光健弄出来坐在地上,逼他搬脚尖,从中午开始折腾到下午落太阳,6─7个小时,逼他骂大法师父,王光健坚决不从,莫光利又踢几脚,这时王光健已经爬不起来了。邪党人员关押王光健14天,强逼家人交6000元钱后将他放回。

王光健母亲由于害怕又疼爱儿子,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2001年4月28日,莫光利、石运端、石增利、吕宜香、来现录、张继满、吕虎、郑××、大李强、莫光亮、秦成志闯入王光健家中把家翻的乱七八糟,抢走现金400元,把王光健抓到镇上。在那里,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打的头破血流,惨不忍睹,打王富宝用的几根棍子都抽的粉碎。王光健正念走脱,没想到,第二天他们又闯入王光健家,砸门抄家,抢走电视机、录音机、缝纫机、电话机、小圆桌、小铁车、两桶花生油、银元一块、挂钟一个等等。

这期间派出所刘勇、张道欣、刁传军、郑杰、徐强,镇不法人员石运端、李振国等人经常到王光健家抓他。王光健被逼无奈躲进了蒙山沟,他父亲由于多次遭恐吓一头栽倒,得了脑血栓,治疗无效去世。

5月28日,王光健回家拿点东西吃,被派出所刘勇、李长祥、刁传军、张道欣、郑杰、徐强等十几人围在平房上整整一夜,后绑架到派出所铐在椅子上毒打,刁传军、刘勇、张道欣下午4点多给王光健上大刑,不知道打了多少橡皮棒,也不知道王光健流了多少血。王光健昏过去很长时间,恶徒们往他头上浇水,醒来后已是晚上十点多。

王光健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手指骨被铐断,三、四天不能吃一点东西,不能喝一口水。到看守所20多天都没恢复正常,还三天两头被提审,县公安局610又逼王光健和二十多个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挂上大牌子、戴着手铐、拖着被打残的双腿强行到垛庄镇集市去游街。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46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王光健在山东王村劳教被迫蹲小号,在严管班、禁闭室受尽种种折磨。

这七年中王光健经济损失1万元,失去自由三年整。大法弟子没有仇人,对邪恶的揭露是为了让做恶的人少做恶,回到做人的本性上来,弥补其犯下的罪恶,给自己赎回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