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长寿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重庆市长寿看守所(现迁于渡舟镇,原位于城东门,居高临下,只有一个进出口,外边是悬岩绝壁,岗楼上的冲锋枪口正直对准看守所牢房的院子,壁垒森严。看守所所长,名叫张杰,男,三、四十岁左右,指导陈××,管教陈建(因迫害突出被提为副所长)、周建、还有外号叫李黑管、还有个女恶警陈孝碧,他们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

从99年到现在,长寿看守所恶警们追随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施用酷刑迫害了数百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只要被关押在里面,少则一个多月,多则一年多,从来没有放过一次风,整天都关在一个既潮湿又黑暗、既狭小又霉臭的牢房里。恶警不让大法弟子洗澡、洗衣服、晾衣服,连拉屎拉尿都被铁门锁着受限制。吃饭和上厕所也只有十五分钟,男舍二十多个人只有一个小粪口,很多时候都轮不上,而且还要先打报告得到牢头的许可才有机会,否则会被毒打。有的20多天才挤上一次,因为没有吃上蔬菜,想拉又拉不出来的占多数。从看守所出来时全身长满了疖子,又烂又痒。

看守所的所谓管教们终日几乎都在看守所用餐,经常喝酒打麻将,他们驯养了一批犯人,专门对付其他犯人和迫害大法弟子。看守所被关押的人的伙食连猪狗都不如,每天早上只有一小酒杯多的稀饭,兑着生冷水有一小瓢,另外有一个比大拇指尖大些的酸馒头,没有菜,更没有盐,中午和晚上有2两左右的蒸钵米饭,而且饭的上面一层是小蚂蚁,米是很陈旧变味的米,没有新鲜蔬菜,一年到头只有南瓜、冬瓜、包白菜,这些菜没有洗过,南瓜冬瓜有很多烂的,很脏,还发出臭味,而且有大粪壳、编织塑料袋丝、铁丝、头发丝以及大便纸和泥沙等等。份量也很少,有时只有一砣菜头。吃盐都得走后门,要用牢房里犯人上的钱作交换。

甚至很多恶警所抽的好烟都是靠牢头抢占犯人的上帐钱供给。我们被关押在看守所近一年期间,每周家属朋友上的钱,看守所给填了一个大概有半张A4纸大的表叫“上帐卡”,填好后,交到舍房都是由牢头接纳、保管。记得非常清楚,就这半张纸都要由看守所扣去3元钱,更可恶的是,不到一个月,竟换了三、四次,每次都得扣去3元钱。还记得有一次,一个有点良心的刘管教,可能为谁送了纸条,结果就“下了课”,被当时的公安局长游智民的亲戚(临时工)代替。游智民的亲戚他公开的每周向各个舍房的牢头要钱、要物、要好烟。

在看守所里,每个舍房的牢头等恶徒天天喝着该舍上帐人的血,牢头每周还要用大伙上的钱买上好烟好酒供奉管教和其他舍牢头,只要每周一上帐,星期一外面还有很多改犯等着要东西。购买这些东西都是牢头与管教一起操办的。但表面上,看守所还装样叫上帐卡要交给本人保管。看守所让一些犯人更凶、更恶、也让他们发了财,记得有个犯人临走时,帐上带走几千元人民币。也有一些犯人为了不在牢里“吃苦”,钱、物不断流进看守所和牢房。在看守所内,上帐的单据和写出去的回条大多数都是牢头包办的或硬逼着写要钱的,有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看守所到处都有毒虫咬、木板床缝里有时飞出一群飞蚂蚁、有时爬出很多虫、黄小蚂蚁一群群。我们被非法关押的近一年里,从来没有断绝过,我们从没有放过一次风,就连送饭不足A4纸大小的窗口都不让你去探望过。有一个当时有69岁的外地大法学员,眼睛不太好,被关在看守所里,他坚信大法,不配合邪恶,被看守所的管教强行关押在死刑犯当牢头的舍内折磨毒打。一般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受审在一年左右,基本上身上都长满了疖子,烂后全身又痒又臭、流着血和脓,同样没有放过一次风。

看守所不准犯人家属送食、用东西,肥皂牙膏毛巾连塑料桶都必须在看守所由管教代买。外面的烟5元一盒,看守所要25元一盒,一包方便面或一块肥皂外面1元左右,这里都要5元,一个提水小塑料桶50元,有些牢头犯人喝白酒,50圆八两一瓶,市上1元左右一斤,每个自费菜十元一份,比如麻婆豆腐,里面只有象手指头大小的三点,其余的是芡粉面粉糊,当然,要吃上这些,还得是你每周上足50至100元的犯人才能七、八个人吃上一份,而且还必须是牢头许可才有机会。看守所的生活无法形容,连掉到厕所边的烂菜烂骨头都会被犯人偷着捡吃,否则会被毒打。看守所每当挨着号舍发完饭菜后,剩下的馒头等食物通通倒入院内鱼池喂鱼。在牢舍内,每个号舍牢头都用犯人上帐的钱养了一帮打手,打手人数根据犯人多少4-8个不定,他们自己叫所谓“执法”人员。

看守所的号舍,大的只有十多平米,很窄的长排通铺木板床,床边是十多厘米以上的角铁焊死,四周是石墙,高约五米左右,外面留有一个吃饭间,在吃饭间的上空是巡查通道,有着水泥条封死的,两道铁门锁着。可是关押最多时有30余人,一般情况都有十多人。在舍内,牢头及其帮凶都享受独位的优势,其余人员无论多少都得按进来先后从最后睡起,估计一般按正常睡法,最多只能睡十余个人都有点挤,可是20-30人怎么睡?加上牢头狱霸们占了半以上的位子,又能怎么睡呢?后面的人侧着身子两头睡,还得“执法”人员用脚使劲踩。有时六个人盖一张被单,无论冬天、夏天,地下走道还睡着四人。

牢头狱霸们享受肥皂、牙膏、刷牙的权利,其他人员机会甚微。毛巾全部湿的叠一垛,发泥、发臭,不久就坏了。牢头狱霸们的衣物简直收集的太多,我曾看见一个牢头冬天光棉絮垫被就有九个以上。

一般情况下,二十多分钟又吃饭、又洗碗、又打扫卫生、解手、洗衣服,很是忙不过来,就连吃饭,人蹲着就差重合了。光给牢头狱霸洗衣都忙不过来,没有轮上这些人的时候,洗完的衣被,全部都是这些人双手抖干,被子四个人揪着四个角抖。水气全都抖在室内和衣被上,所以室内一直都很潮湿。就冬天,其他人用的是很湿发霉很粉碎的铺单,还得干着上述的重活;夏天要为这帮人按摩打扇,同样干着相同的重活。

大法弟子被关的时间很长,肌体都萎缩变形,当我们出来时,都不能单独行走。

除了受公安恶警的毒打、吞蚀外,还要受着牢头的虐待。一踏进舍房,先是50个“贝母”:就是人弯着腰,双腿打直,双手摸着双脚颈,牢头或他指使的人从睡板床上跳起,用手肘往背上冲;也有的冲牢澡:就是你全身脱光,面对着施刑者,施刑者用吃饭的蒸碗盛上凉水,向新进的犯人和大法弟子泼打,一般是很长时间,有的皮肤打的红破了皮。我亲眼目睹无数个犯人被牢头或他指使的人揪头往石墙上撞,有的撞出很大口子,流着血;可是牢头还一边打着还一边报告,说这个人要寻短见,并指使一帮人作伪证,看守所就可加刑折磨这个人。

在舍房内,有很多规矩,最主要的一点:对牢头要说真话,对外要说假话。但是,有一次进来一个未成年人犯,刚一进来,经过上述那些折磨后,一群帮凶人员一拥而上,打得那个人在木扳床上打滚,动作之快,我在跟前都无法看清;打后,牢头把他按舍的规矩引到跟前,问:“有人打你没有?”答道:“没有。”牢头说:“不老实,我刚才看到有人打你,到底有没有人打你?”经过这样反复追问后,那个人最后只有说“打了”,这时,那些帮凶一窝疯的上前乱打,打得那个又不敢叫,满地打滚。白天打了还不算,晚上用被子蒙着头又一阵乱打,直到全部征服为止,否则,在舍内是没有出头之日。如果对外说了真话,即是换了舍房,同样牢头会利用上帐的钱换成物,买通管教和对方牢头一样被毒打。

据说长寿看守所被关犯人中,肋骨打断或打出内伤的比比皆是。看守所的迫害不能曝光,若有上级来检查,他们很早或头几天都要叫牢头开会,而且他们与看守所公安同桌饮酒吃饭,就是来不及也得先通知各舍牢头,下令要他们把好关;那些参观或检查一过,“不听话的”会一个个被收拾。

在牢舍内,不准说话,每天听读报,不准动,每天要抽背监规,背不下来就是毒打或做苦力,不准睡觉,没有文化的起码一个星期都没合眼,如有打盹,就是牢头的一帮人拳打脚踢。长寿看守所各个牢舍内自定的酷刑就有一百多种。在牢舍里,自己的衣物被子自己都用不上,稍好一点的东西全都被牢头及其帮凶霸占。

每个牢房里,几乎天天时时都能听到打人声,牢头打人不准叫喊,不准劝说,否则会不堪设想。打人的方式很多:用被子蒙头乱打;专打心窝叫“吃穿心连”;抓住头发往石墙上撞叫“吃头痛粉”;人平躺在地上,施刑者从睡板床上跳起双脚同时落在被打的人身上叫“大爆炸”;面对墙壁,双手心反贴住墙壁叫“贴飞蛾”等等。特别对大法弟子,由恶警指使毒打,那是凶手们更随心所欲。

大法弟子在长寿看守所所受的折磨和酷刑,除上述以外,还有:“睡死人床”,人平躺在全铁板,上面,手脚分别铐在铁板床的4个柱子上,不能吃,也不能拉,更不能动,一动铐子就会越铐越紧、越疼痛钻心,十多天,手脚都肿起看不到铁铐。

另一种酷刑叫“坐教椅”,就是关在一个又黑又臭的小屋里,四肢分别铐在椅子脚上,一动不动。无论那种方式,都不能喝不能吃、不能拉不能动,夏天虫子叮咬,全身浮肿变形。

再有一种酷刑是强行灌食,强行睡在死人床上,手脚铐住,在你的鼻孔插塑料管,强行灌食,嘴和鼻孔插得到处是伤痕血迹。

还有恶警穿着皮鞋,在睡板床边的角铁上拧大法弟子的手或脚,或者抓住两个大法弟子的头相互撞击;用擦地的脏东西塞嘴。

长寿看守所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大法弟子除了用上述酷刑外,由于人多了,他们的刑床、刑椅不够,很多大法弟子被分别上铐关押在长寿戒毒所,受吸毒人员毒打。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的铐刑一般都是骑马铐:就是双脚铐上后,一只手从大腿穿过后双手上铐,连六、七十岁的老人也从没有放过,惨无人道。

在长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过的大法弟子不计其数,被非法劳教、判刑的大法弟子目前得知的有:杨定产、张秀云、陈晓辉、吴素辉、陈永和、冯平、王琴、高云霞、周碧均、余秀容、刘雪莲、高云清、叶金华、殷淑琴、张素芳、廖淑兰、黄正兰、孔凡会、李春元、程建波、程华堂、李联惠、霍元莉、周华兰、黄淑华、张会兰、黄中林、赵志荣、张思玉、陈宗荣、王金书、唐国琴、杨达群、赵洪秀、白俊、曹志荣、程义全、王改芝、余帮莲、高小波、向瑞乔、李本然、刘维忠、张全民、陈忠文、王敏等, 有的大法弟子达三次以上。被迫害致死的有:刘淑美、彭春容、张素芳、余祥兰、张海明,雷登才等。

电话区号:023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人有:
长寿区区长 孙维 手机13808366200 办公室40244297
原长寿县委书记 江朝植、公安局长 游智民、
长寿公安局电话 40586810
长寿公安局局长 叶和平
长寿公安局副局长 王道成 警号701301住川维厂健康村附二幢二单元三楼一号
长寿公安局副局长  罗建 原重庆公安局二处,想整法轮功发财升官,结果遭报应被车撞死。

长寿看守所办公电话  40244120
长寿看守所所长  张杰
长寿看守所副所长  陈建
长寿看守所干警  罗学万 周建
长寿看守所  石管理  罗管理
长寿看守所专门非法关押女法轮功学员 陈孝碧(女)
长寿政法委书记 王代禄
长寿政法委专管法轮功 华昌义电话40251893
长寿检察院电话 40403841
长寿法院电话 40244240
长寿法院执行庭长 赵蓉,赵志轩,朱兴树,傅学英
朱家坝派出所长 刘琦生,电话68974385手机13708393349
朱家坝派出所指导员 袁翔
朱家坝派出所迫害法轮功专案组长 赵平华 (多数大法学员被迫害都是他亲手主办的)
朱家坝派出所查家湾片警(主动追随迫害大法学员的公安) 胡关忠 警牌号701312电话023-40704376手机13996055863
朱家坝派出所法轮功专案组恶警 程林康;
川维厂(全名为 中国石化总公司川维厂)厂长:刘家荣
川维保卫处办公电话68974703
川维保卫处处长 史维佳 68974135。
川维保卫处专管法轮功(610) 李伟 电话68974703 和 68973198(家)住川维厂查家湾19栋12-6号
长寿渡舟镇政府值班室电话40420066
长寿渡舟镇党委书记 黄正桥 电话64083300
长寿渡舟镇副书记 唐贤明 电话40243016
长寿渡舟镇副书记 黄茂生
长寿渡舟镇610办公室40429280
长寿渡舟镇610副头目 樊传恒(宅)电话40420984手机13193105746
长寿渡舟镇 610头目 程义宅电话40429281手机13883968967
长寿渡舟镇 610头目刘兴义
长寿渡舟镇(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刘兴义、杨树林、程义的电话13883968961 )
长寿渡舟派出所:办公电话40420281
长寿渡舟派出所所长 车逵 手机13350386666
长寿渡舟派出所副所长 袁碧波
长寿渡舟派出所指导员 张真权
长寿渡舟派出所办案恶警 邹勇
长寿渡舟镇610国安头目 杨树林
长寿葛兰派出所办公电话40811234
长寿葛兰派出所所长 袁小平
长寿葛兰派出所指导员 晏俊
关口派出所办公电话40514892
关口派出所所长 冯小峰
关口派出所干警 唐兵
八颗镇镇长 陈小红 办公电话40795799手机13609405967
八颗派出所办公电话70794222
八颗派出所所长 李志荣
八颗派出所干警 熊金明 手机1398315132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