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市古城乡恶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几年来,山东寿光市公安局邪恶大队、610与寿光市古城乡政府、古城派出所,不遗余力的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古城乡的大法修炼者进行了残酷的迫害,他们所用的迫害手段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古城乡政府邪党书记王俊文绑架勒索大法学员

原古城乡党委书记王俊文(现已调往寿光市卫生局),在任古城乡党委书记期间残酷镇压、迫害古城乡的大法学员,双手沾满了大法学员的鲜血。其任职期间,古城乡有20多人因炼法轮功被非法治安拘留,30多人被非法刑事拘留,被劫持到洗脑班强迫放弃信仰、遭受酷刑迫害的多人。到2005年6月古城乡因炼法轮功被判刑的一人、被非法劳教的5人。

王俊文还与古城乡派出所勾结,任意多次抓捕大法学员。99年10月14日晚11点,乡政府和派出所不法人员对全乡80多名大法学员进行大搜捕,最后把赵家村的大法学员李孔法、赵乐海、李洪杰、李洪泽抓到派出所。赵修顺和李洪杰一到派出所,就遭到一顿毒打。赵修顺被恶警赵茂云(现已退休)、杨延生按倒在墙角,赵茂云站在大腿根,杨延生站在脚腕上,穿着皮鞋就在上面跺了几十脚,当时赵修顺的大腿和脚腕就肿了起来,疼得一动也不能动。接着恶警李万军、桑庆军、杨延生等人上来撕下赵修顺的衬衣蒙在他的头上,抽下赵修顺的皮带拳打脚踢、皮带抽后背,打的赵修顺后背一道道的血印。李洪杰被恶警铐在铁椅子上毒打,第二天四个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寿光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强加的罪名是炼法轮功、扰乱社会秩序。从看守所出来又被绑架到乡政府非法关押10天,每人被罚款550元。

2000年元月5日,王俊文从寿光拘留所拉回了被非法拘留一个月的11名大法学员。晚上古城乡政府的80多名乡工作人员,在王俊文的强迫命令下,整体参与了对11名大法学员的迫害。晚上8点开始,乡政府的十几个恶人围住一个大法学员,在寒冷的冬天,强迫脱下棉衣,身上只让穿一件单衣,手拿冰块双手向上举着,光着脚站在冰冷的地上,谁一反抗,就招来一顿毒打。他们逼赵修顺光着脚站在30公分的雪地里,当天晚上的气温在零下10度左右。9点30分左右开始对11名修炼者进行酷刑折磨,刑堂就设在乡政府信访接待室。十几名乡政府恶人把一个大法学员拖到接待室,一进屋就有十几个恶人恶狼般的扑上来,按倒在地上,四肢抻平,头被用脚踩着,一动也不能动,十几个人轮流用两根橡皮棍毒打,直到打的不能动为止。每个人的屁股都被打成了紫黑色,有的人屁股被打的血肉模糊,被打的十几天不能翻身,衣服与血肉连到了一块,脱都脱不下来。随后又被关到乡政府一个星期,强行勒索每人9000元钱,都是家人怕人被打死才被逼无奈交钱的。

2000年夏,乡政府还非法关押了北冯村的70多岁的老年大法学员高振邦。王俊文为了从老人身上多罚点钱派乡政府的恶人从派出所借来警服穿上,带着老人到他的大女儿家,连恐吓带欺骗逼大女儿拿了9000元钱,高振邦老伴出车祸死亡的赔偿金40000多元,也被强夺了去,真是丧尽天良!

2000年8月,王俊文又一次大批绑架了十几名大法学员,从寿光市拘留所拉回乡政府,本来拘留45天身体就非常虚弱,王俊文叫把这十几个人的衣服脱掉,光着背,背对着太阳暴晒,当时气温在35度左右,上面是骄阳似火,下面是黑烫的沥青路面,到了傍晚每个人的后背、肩上都火辣辣的疼,象被热水烫了一样,还起了水泡,大的像馒头一样大。晚上王俊文把一间车库变为刑堂,十几个学员都被用衣服蒙上头,前面一个人用力牵着,后面几个人用脚踢,拉到车库里就是一顿毒打。象上一次一样,十几个人按住一个人,几个身强力壮的用橡皮棍打、用电警棍电,被打者痛苦的惨叫声,几百米以外都能听到。他们把李洪杰用橡皮棍痛打,当李洪杰数到120棍时就昏死了过去。赵修顺被打后,3个人把他从车库拖出来,10步之内3次休克,架着他的恶人连喊带摇赵修顺才没有昏死过去。据赵修顺回忆,当时两眼睁得大大的,就是什么也看不见,每喘一口气都十分困难。高玉龙、郭世滨被打的在小便时站着就突然晕倒在小便池里。赵世恒被打的想小便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又晕倒了。郭世滨、赵世恒从乡政府回家后2个月卧床不起,第一个月内口吐水,吃口吐口。高玉龙、桑培尧被打的屁股骨肉分离。王俊文向被打人家属勒索巨款高达2万3千元钱,交不上钱邪党乡政府死活不管,伤口好了继续打。亲人怕他们被打死,只得借上钱把他们拉回家。赵家村的一名村干部曾对一名乡干部说,乡政府比绑票的土匪还厉害,土匪绑票是暗的,乡政府绑票是明的。劫道的光抢身上的钱,乡政府连亲朋好友的钱都劫。截止到2000年8月底,王俊文就从古城乡80多个大法学员勒索了70多万元,多的被勒索8万多元,少的5百元。王俊文用这笔不义之财去泰山、海南旅游、享乐。

王学海等恶警电棍折磨大法学员

2002年10月份,乡派出所恶警王学海带领寿光邪恶大队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李孔法、李洪杰抓到市公安局,把他们二人反铐着双手趴在地上,从上午9点一直到晚上,用两根电警棍电击,每电击一遍,他们二人就大汗淋漓,身上的伤口就火辣辣的疼。用电警棍电头就象用锤子敲头一样,也数不清电了多少遍,一个恶人电累了就再换另一个,电的二人体无完肤。最后逼家人交3000元钱,恶人恐吓家人说,不交钱就送劳教,家人无奈只得交钱把人拉回。

2003年3月份,恶人王学海把北冯村的高玉龙夫妇抓到寿光邪恶大队,把二人反铐双手趴在地上,用杌子的四条腿夹住高玉龙,几根电棍围着电,痛得高玉龙惨叫时,恶人就用电警棍电高玉龙的嘴,痛得高玉龙咬着牙不敢出声,恶人就说:你还真硬,一点也不出声。从上午9点到晚上共电了8遍,电的浑身一股焦糊肉味。

2003年9月19日,俎家村大法学员赵世恒、桑凤英刚吃过午饭,突然家里闯进十几个人来,一进屋,二话不说先给赵世恒戴上手铐,逼住二人不让动,然后翻箱倒柜抄了家。在把夫妻二人带往警车的过程中,当着众多村民的面大打出手,村主任过去制止,恶人反而威胁村主任说:你要妨碍执行国家公务吗?二人被绑架到公安局后,二人各关一间屋内,下午2点恶警酒足饭饱之后,对夫妻二人进行毒打。桑凤英被反铐双手趴在地上,用一块脏布把嘴堵上,几根电棍围着电,直到电的鼻青脸肿,面目皆非,两眼被打得好长时间看不清东西。赵世恒被关在另一间屋里,恶警把他的嘴用胶带封住,反铐他的双手,恶警肆意的用电警棍电也发不出声来。等到半年以后桑凤英在潍北监狱碰到赵世恒时,才知道他满口的白牙被打掉了好几个。在潍北监狱,赵世恒被强迫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役劳动,累得腿脚青肿,鞋都穿不上。

2003年10月,寿光邪恶大队的恶警孙龙芬(30岁左右,身高1.85米,身强力壮,打人最狠。电话0536-5298626)伙同乡派出所恶警王学海又一次到赵家村绑架了李孔法,当时抢去了李孔法身上的200多元钱占为己有,后又把李孔法带到寿光邪恶大队进行毒打,用电警棍电,用橡皮棍打。参与打人的有马温和、郭洪堂,打累了就把他关进寿光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2003年12月30日下午,恶人王学海带领寿光公安恶警把北冯村的李淑云抓到寿光邪恶大队,恶警叫40多岁的妇女李淑云脱掉毛裤,戴上脚镣,用电警棍专电大腿内侧和敏感部位,电够了就拉着脚镣在屋里拖,另一个恶人就往李淑云的脚趾插竹签。折磨了一晚上,最后逼李淑云的家人交了2000元钱才把她放回家。放人前恶警心虚的对李淑云说,别说在这里挨打。

大法学员赵立明遭迫害事实

2000年6月下旬,赵立明因到北京上访,被乡政府不法人员从北京绑架回寿光看守所。到看守所的第二天,以恶警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他坚定的说了一句:“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恶警就对同监室的刑事犯人说:“他还炼,给我狠打!”这样从上午10点开始毒打他,对他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残酷折磨,下午3点把他打的休克。恶警一看急忙把他送往医院抢救。恶警怕承担责任,打电话到古城乡政府叫把人拉回。乡政府把他拉回后,关在闷热潮湿的车库内,长达28天。在这期间,他受尽了恶人的毒打折磨。最后赵立明的家人被逼交了20000元,后又被非法拘留32天。

2001年9月,赵立明又一次遭到绑架。这天他刚吃过午饭,家中突然闯进7、8个人,不由分说强行把他抓走,途中赵立明挣脱恶人离家出走,后被恶人绑架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在王村劳教所,赵立明受尽了恶人的酷刑折磨。在王新江、王利、刘国伟、孙某、高某等恶人的带领下,又有大刘丰民对他实施迫害,入所一个月,因赵立明不放弃信仰,每天只让他睡半小时觉,有8人包夹看着他。一个月后见他身体不但没有垮,反而越来越精神,这样更激起了恶人变本加厉的迫害。恶警王新江把他反铐双手,用木板打腿,塑料尺打脚面,逼迫他放弃信仰。当一个人被逼放弃自己的信仰时,心理造成的创伤是何等痛苦。在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中一直过了半年的时间,赵立明再一次向恶人提出坚持自己的信仰,坚修大法。这一次更加激怒了恶人,恶人对他实施了更加残酷的毒打。恶警王新江用胶带把他的嘴粘上,用木板打他,用手拧他的胸膛,点他的穴位、抠他的肋骨等酷刑,从上午10点到下午3点5个多小时,变换着酷刑折磨他。下午3点,赵立明活活的被折磨休克。恶人急忙把他送往劳教所医院抢救无效,又转到148医院进行抢救,4个小时后赵立明醒来,他醒来后向医院的医生护士讲劳教所对他的酷刑折磨,恶人怕他们的罪行暴露,又把赵立明转到38医院的严管病房,与外界隔绝。在38医院,他绝食抗议劳教所对他的非法迫害,三天后他被劫持回劳教所。在劳教所又遭受了86天的残酷迫害。

在严管室,每天戴着双铐,铐在铁床的铁环上,限制吃饭,限制大小便。把便桶放在身边,逼他对着便桶吃饭。恶人又对他进行精神迫害,把法轮功创始人的法像放在他的脚下逼他用脚踩,他不踩就大打出手,几个恶人按着他的脚去踩,所用的手段无耻之极。

赵立明于2005年6月25日第二次被恶人绑架到王村劳教所,具体情况不详。

丁树莲,赵立明的妻子,99年720以后,多次受到乡政府、派出所、市拘留所不法人员的残酷迫害。2000年6月下旬,她因去北京上访,被古城乡恶人从北京绑架送寿光看守所。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恶人把她锁在铁椅子上3天两夜。后被乡政府强行罚款万元左右。2001年9月,乡政府的恶人到他家绑架其丈夫赵立明,丁树莲上前阻拦,就被乡政府的恶人和派出所的恶人李万军抬起她,就把她扔进几米深的公路沟里,也不管她死活,夹着赵立明就走。2003年11月20日,寿光公安局恶警郭洪堂从丁树莲家把她绑架到乡派出所,恶警孙龙芬对她大打出手,用手扇耳光,用脚踢她。又把她绑架到寿光邪恶大队,逼家人交上2000元钱才把人放回家。99年720到2003年11月,赵立明夫妻共被乡政府勒索30000多元。

以上是原古城乡政府、派出所和寿光邪恶大队对古城乡法轮功修炼者残酷迫害的部份事例,证据确凿。

从99年720到现在,古城乡政府关押、罚款的人数多达80多人,上至76岁的老太太,小至14岁的少女,罚款上至8万5千元,下至500元不等。下面是部份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罚款金额:

郭长亭6万余元; 李洪泽4万余元;郭世滨8万5千余元;赵立明3万余元;李孔法7万余元;高玉龙7万余元;桑培尧5万余元;赵修顺6万7千元;赵世恒3万元;还有60多人从1万元到5百元不等的罚款。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