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亲诉冤 邢德福兄弟惨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邢德福,近40岁,1996年修炼大法。邢德福的母亲被万家劳教所迫害,含冤去世。他却无处申诉。而当他向民众讲述母亲被害致死的经过时,却被恶警冠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并遭受长期迫害。

1999年7月20日后,为维护大法的尊严三次进京护法。99年12月初,邢德福跟随母亲,带着妻子、儿子一起进京上访,结果全家被北京前门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在鸡西驻京办事处地下室里。半夜里邢德福和其舅摆脱了邪恶的关押,第二天又被北京顺义县派出所抓捕,其舅走脱。同时被抓捕的还有其弟邢德禄。当兄弟俩被送到鸡西驻京办事处后,鸡西政保科的李科长和密山政保科的高德利(现退休在密山隆盛焦炭厂任保安)把他俩身上翻了一遍并把邢德禄存放在北京一住户家的钱也要了出来,共计一万四千七百元整。鸡西姓李的科长本想独吞这一万四千七百元,但是密山政保科的高德利不让,认为人是密山的,钱也应该归密山处理。两个恶警为此大吵,竟发展成互相拽住脖领子,拍着各自腰中的手枪,撕扯到一起。后被他们的同伙拉开,才避免了一场火并。最后这一万四千七百元钱不知去向,因为没有给开任何收据。

邢德福兄弟被恶警押回密山后投入第二看守所,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而抢劫邢德禄的警察高德利,却为此“立功”,被密山公安局晋升一级。

2001年,邢德福、邢德禄兄弟从劳教所出来后,母亲张玉兰却在哈市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哥俩无处讨回公道,便向当地民众讲其母张玉兰被迫害而死的经过。然而却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的孟庆启追捕,把哥俩的行为说成是什么“扰乱社会治安”,“破坏法律实施”。这不就是只许恶党杀人抢劫,不许百姓揭露邪恶。自己的母亲被它们害死却不准说,说就是犯法!真是强盗逻辑。

邢家哥俩被逼流离失所。其间为了生存,邢德福夫妻二人外出打工。孟庆启利用恶党给予的权力,竟通缉抓捕邢德福夫妻及邢德禄。原公安局副政委刘琴(因行贿被降为清洁工)也亲自参与抓捕邢家哥俩的罪恶行动。他们采用流氓骗术,骗得邢德福八岁儿子的信任,让孩子领着刘琴、孟庆启去找自己的父母,却都扑空了。刘,孟二恶警不甘心,又去威胁它们认为所有可能知道邢家兄弟下落的有关人员。终于在邢德福干活的地方找到了邢德福,硬是从干活的那家把邢德福拽了出来,致使邢德福即将完活的工钱(几百元)白白的丢掉了。

恶警声称,抓邢德福的理由是邢德福“撒传单”。实际情况是他们揭露了共产党害死了他母亲的真相。邢德福被恶党扣上了“扰乱社会治安,破坏法律实施”的帽子,投到了鸡西劳教所。

这年的10月末,由于坏人的举报,邢德禄也被刘琴,孟庆启非法抓捕,以同样的“罪名”被密山610,公检法部门非法判刑七年,投到了鸡西哈达监狱。2003年6月被秘密转移到牡丹江监狱迫害。

谁人能没有母亲,难道母亲无辜被害死,作为儿子,在无处申诉的情况下把母亲的死因向百姓诉说的权力都没有吗?究竟是谁在犯罪?恶党不但是在犯罪,简直就是没有人性。

两年的劳教没有改变邢德福,对他的迫害也依然在继续。

从劳教所出来后,为了生活,邢德福向亲朋好友借了几千元办了营业执照做起了卖鞭炮的小生意。谁知密山第四派出所的人竟荒谬的说“炼法轮功的卖鞭炮是要炸公安局”,还以此为借口没收了他鞭炮。邢德福据理力争。并找公安局有关领导,有关领导叫派出所把扣押的鞭炮和钱归还邢德福,但派出所李长龙以各种借口至今迟迟不还。

2004年邢德福又因向人们讲真相被鸡东公安局非法绑架,关进了鸡东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遭到了恶警马利、裴佳祥的多次毒打。这些恶警甚至用一寸粗灌满水泥的塑料管毒打他。2005年阴历4月11前后,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那天集体炼功,庆祝师父生日,却遭恶警打骂。为反迫害,大家绝食。恶警又用这种水泥灌的塑料管毒打大法弟子李丛俊200多下。李丛俊被打得半个月不能动弹,几乎残废。在邪恶的长期迫害下,邢德福的牙齿已经残缺不全,此时,更被恶警全部打没了,使他生活更加艰难。

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还有姓李的恶警狱医。

2006年4月邢德福被鸡东公检法部门非法判刑三年半,投进了牡丹江监狱。同年5月中旬牡丹江监狱又把邢德福秘密转移佳木斯,被同时转移的还有鸡东的曲德宏、李丛俊、刘海秋等人。

可靠消息透露,2006年4月份牡丹江监狱把一部份大法弟子运往佳木斯和连江口等监狱进行迫害,已知其中包括鸡东及密山的十几个人被转移至佳木斯监狱。望佳木斯大法弟子给予关注。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