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密山市张玉兰被迫害死亡的情况补充(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报道了大法学员张玉兰被万家劳教所迫害死亡的消息,以下是补充。

大法学员张玉兰,女,五十五岁,原黑龙江省密山市铁西村站点辅导员,一九九六年十月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七、八种疑难病症不治而愈,火暴的脾气一扫而光。


张玉兰遗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张玉兰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进京护法,被北京前门派出所恶警拘押,后转押回黑龙江省。

张玉兰第二次进京上访时,又被前门派出所恶警非法拘押、毒打,转押回黑龙江密山看守所。政保科长孟庆启说是和张玉兰家关系不错,勒索了三千元“罚款”,放她回家,

同年十二月二日,张玉兰第三次进京护法,再被前门派出所抓捕,受到了恶警的背铐、电棍、打嘴巴子等酷刑,后来被鸡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某抓到鸡西驻京办事处地下室非法关押,李某和密山市政保科恶警高德利(现任密山隆盛焦炭厂保安)不但抢去了张玉兰身上仅有的四十多元钱,并将张的孙子身上的两百元也抢去,同时也搜去了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学员身上的钱,共约四百多元。

张玉兰劫持到密山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遭到非人的毒打,政保科长孟庆启告诉副科长杜永山,李某给她制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凌晨四点,张玉兰被恶警戴上手铐、脚镣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劫持到了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张玉兰受到恶警们无数次的毒打、谩骂、酷刑折磨,她身上的伤痕不断。

二零零一年六月,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对大法学员进行极为野蛮的酷刑折磨,企图强行“转化”,但仍无法改变众多大法学员的信念。由于恶警的残酷迫害,一些大法学员生命垂危。六月二十日晚,张玉兰、赵雅云、李秀琴在劳教所七大队监号里以常人方式抗议暴力“转化”,在监号里离世。

事情发生后,万家劳教所为了掩盖它们的罪恶,严密封锁消息,不许警察回家、切断手机电话的通讯。劳教所勾结被害者家庭住地的政府部门及派出所的恶人、恶警,掩盖事实真相,不通知家属。

当地政府及派出所恶人、恶警出面,到被害人家里问:死者年龄、以前得过什么病?在哪个医院治疗过?住过院否等等,却不说出人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一事,妄图找个掩盖它们杀人灭口的合法借口。但是家属立即识破了它们的阴谋,问:在万家劳教的人是否被害死?这些人隐瞒不说。但是家属已经明白了恶人问话的用意,立刻动身亲自去万家查问。密山镇政府及铁西村派出所恶人、恶警随后撵去,并邪恶的追问:谁告诉你们张玉兰死了?

整个事情处理过程中,万家劳教所无人出面都是由劳教局出人办理的。

哈市有关部门害怕它们杀人的罪恶被外界知道,就把张玉兰的亲属用小车拉到了离哈市一百多公里一个偏僻的地方威胁,逼迫家属答应它们提出的四个条件,其中有张玉兰的死与万家劳教所无关,所有丧葬费由死者家属承担,不得向外界披露被害者死因,不准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等等,如果不答应签字,用密山铁西派出所恶警李某的话说:“把你们都整死在这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张玉兰家属在共产恶党邪恶威逼下,无奈答应了它们提出的条件,“签字画押”,万家劳教所盖了公章后,才把家属拉回了哈市,允许给死者换衣服。

家属在火化场给张玉兰遗体换衣服时发现,张玉兰脖子上有淡淡的勒痕,后背有青紫伤,人在冰柜里存放三天已经冻硬,但一只腿却是活动的,估计是折了。

张玉兰儿媳妇提出等一等张玉兰的二儿子到后再火化遗体,恶警不允;而当张玉兰二儿子邢德福匆匆赶到、离火化炉仅有十几米远时,恶警看到急忙叫火化工把死者推进火炉,当邢德福看到母亲的遗体就在眼前而不得一见时,心都碎了,大哭着扑向火炉,要想看看被恶党迫害死的母亲最后一眼,被没有人性的恶警紧紧拽住。可怜的邢德福只能用眼泪和呜咽送走了遭受一生苦难的母亲──张玉兰。

这是共产邪党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