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先娜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更新: 2016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七年二月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大法学员于先娜因不写三书被上绳迫害。郭秋立(队长)、恶警王娜娜把她用警绳捆好,两只手背后挂在库房货架上,两只脚离地约半米多高。二月九日晚,于先娜宣布一切所说所写“讲评”的话全部作废,恶警丛志丽把她叫到办公室,对其大打出手,用拳头猛砸头部,当时于先娜眼睛直冒金星,几乎要昏过去,丛志丽又用手打脸,打得自己手直疼,不停的摇动,后让于先娜罚站,不让睡觉。

九九年十一月于先娜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北京收容所,后被劫持回双城第二看守所,到二零零零年五月才放回。二零零零年九月去北京上访路上被不法警察劫回,关进二看守所近二个月才放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一日晚六点多钟,几个恶警闯入大法学员于先娜(独居)家,要非法搜查,她抵制不给开门。恶徒们强行把门拽开,闯进屋里翻东西,两个恶警将于先娜强行绑架到警车上,拉到民主派出所办公室非法审问,两恶警问她东西来源。她不回答,发正念。一恶警把于先娜拽到地中央强制她站着,她不配合,又回到原地继续发正念。一个多小时后,恶警到对门屋内问张国富,张国富说:送看守所。

于先娜被劫持到双城看守所第四天,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副所长朱小波和狱医强行灌食,胶管从鼻子往里顺,顺到一半时卡住了。到了三月份,于先娜又开始第二次绝食,十五天后绑架到万家劳教所,当时她身体非常虚弱,走路吃力,嗓子往出吐痰都带有血。

在万家劳教所所谓的“集训队”,刚进门,两个犹大就把她外面的衣服强行扒掉换上号服,强制她坐在一个小塑料凳子上,两只脚平行并拢在一起,手放在膝盖上不许动。当时于先娜身体很弱,又看到别人被上挂迫害,出于恐惧,到晚上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一周后到十二队。

二零零四年十月于先娜开始拒绝干活,被林某某(队长)、王娜娜(恶警)一顿毒打后,强行在学员宿舍蹲着,两只脚平行靠拢蹲下,两只手被铐铐在后面,在一块方砖中不许动。到晚上,她两只腿蹲不住,遭到恶警刘白冰拳打脚踢又强行让蹲着,直到十二大队收工才让站起来。

十一月份,恶警邱阳发现于先娜手里有什么东西,同时招来郭秋立(队长)后发现是大法经文。恶警在十二队走廊搬来铁椅子,把她两手用手铐铐在铁椅后面的铁架上,强制坐了大约一周铁椅子。后于先娜又因不答骂师骂法的卷子,被恶警强制在学员宿舍蹲着,后来恶警王娜娜把她两只手用手铐铐吊在铁床床头的架子上,两只脚蹲在地上,王娜娜又对其拳打脚踢。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于先娜因不答政治卷而被迫害,邱阳恶警让两个包夹(一个是邪悟的叫王美芳)把她衣服扒光,下身只穿一个短裤,光着脚,在十二队库房,强制其坐在铁椅子上,把外面的窗户打开,当时天已很冷,外面都已结冰。第二天恶徒们又强制于先娜光着脚,下身只穿短裤,两只脚平行靠拢蹲在地上,上厕所也不让穿鞋。当时外面的窗户开着,恶警王娜娜穿着棉衣还说冷,犹大王美芳穿着棉衣冻得直哆嗦。

第三天,恶警沙玉锦来接班,看着于先娜两只手铐在铁椅子背上,光着脚蹲在地上,还不解恨,就把她铐在货架子上的铁架上,然后用穿着很厚的鞋猛往其脚上、腿上踢。于先娜疼痛难忍,后发现脚趾盖被踢裂。

第四天,恶警王薇让犹大王美芳把铁椅子搬到监控室内,于先娜光着脚,两只手被恶警用手铐背铐在铁椅子上,几天来她的两只脚腿都已红肿,后来她腿疼的不行,就一只脚着地以减轻痛苦。恶警王薇让王美芳使劲把腿往上搬,使于先娜腿剧痛。王薇还用腿跨过对方的头进行辱骂。

第五天,恶警邱阳上班,手里拿着警棍坐在一旁,强制于先娜两只脚平行靠拢蹲着、不许动一点,于先娜手被手铐锁紧铐在椅背上,动一点恶警就用警棍打,一直这样到半夜。这时于先娜腿疼痛难忍,两只胳膊已疼的不行了,后放下来已不能动弹。两个包夹把她抬到椅子上,这时邱阳伪善的拿来麦片倒在杯子里,让她写所谓的“三书”。

第六天,于先娜身体被迫害到极限,在残酷的迫害中被伪善所动,受不了中共恶警的酷刑折磨就妥协了,后来,写了所谓的三书和思想认识。郭秋立(队长)说不合格,还要重写,不写又接着迫害,还像以前那样。于先娜后来开始绝食到第八天被放下来。

二零零六年四月劳教所又开始强制大法学员每天表态放弃修炼,于先娜拒绝,恶警郭立秋(队长)、李佩环就强制她蹲着,手背到背后;第二天沙玉锦、谢春艳,魏某某(恶警)等强制其在办公室蹶着,头贴在大腿上,大长腿还得站直,站不直就打,后来蹶得两条腿不好使了,倒在地上,恶徒谢春艳上来拳打脚踢。

五月份,所谓的“讲评”说不合格,霍书平(队长)、恶警邱阳、王薇、周英凡把于先娜带到监控室(道班室)强制她两只脚平行靠拢蹶着,两只手背后用手铐铐上,让一人(杨凤玲)把其裤子扒下,周英凡用警棍猛抽臀部、背部、胳膊,打了无数下。看没有反应,霍书平假装不知怎么办好,于先娜又被伪善所骗,答应说一遍“讲评”的话。以后于先娜因不说“讲评”的话经常被罚站、罚蹶一宿不让睡。

二零零六年九月中旬,司法处要到万家劳教所开岗位练兵表演,万家劳教所要求女队参加,白天在阳光下暴晒训练,晚上还要干生产任务。一天早上,被关押在十二队的大法学员于先娜头晕不能参加队列走步,姚福昌将于先娜叫出来在广场罚蹲暴晒,并辱骂说:这是政治需要,你敢不参加。边骂边用米尺打于先娜的脸。十二队的大队长郭秀丽看到后说:这回你不头晕了吧!还有丘阳和周管教也让狠狠的打。

几年来,于先娜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