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开平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我是河北省盐山县的大法学员,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被乡派出所恶警绑架至盐山县公安局。他们把我绑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当我拒绝回答时,遭到盐山县公安局国保队副队长张新萍(主要打人凶手)等人毒打。后被关押进盐山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唐山劳教所。在那里,我遭受到严重迫害

1.强制洗脑“转化”

恶警秦小燕、王玉华负责强制“转化”我。开始他们很伪善,而后是拳打脚踢。他们利用邪悟者不停的轮流向我灌输歪理邪说,不让我睡觉。第一天熬到夜间两点,强迫我看诬陷大法的文章。第二天继续“转化”迫害,当不配合时,秦小燕用茶水往我脸上泼,让刑事犯看着我,罚我站。如果我睡觉,他们就给看管我的刑事犯扣分,让刑事犯痛恨法轮功和大法弟子。我困的都摔倒了。第三天还是整夜不让睡觉。我的精神几乎崩溃。当我失去修炼人的正念时,真是难以承受,以致我被逼对他们妥协了。

2.超负荷劳动

十二月份开始强制劳动,逐渐加大任务,超时干活,挤掉了休息日也完不成定额。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我绝食抗议这种迫害,拒绝劳动。我被罚站四天四夜。恶警指示刑事犯看着我,一动不能动,不然的话给刑事犯扣分。我的腿、脚肿的很厉害,脚穿不上鞋。于是我利用刑事犯吃饭时间,写了“严正声明”,声明我以前写的“三书”作废,继续修炼大法。我将声明递给恶警刘秀娟,她气急败坏的撕碎打在我脸上。

3.关小号

零五年八月八日,我拒绝休息日劳动、不穿劳教服,又被刘秀娟打耳光。后来他们把我关入小号。闫红丽(队长)边辱骂边动手打耳光,罚我站。我不顺从。她就喊刘秀娟、李小风拿绳子来,要把我绑在暖气管子上。我大声喊:“闫红丽你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会遭报应的。法轮大法好!”她把我嘴捂住,三个人把我绑在椅子上,用胶带把我嘴从前边到后边缠了好几圈。晚上王燕和高徽值班。王燕放开我,让我吃饭。饭后问参不参加劳动?穿不穿劳教服?是否向队长们问好?我说:“不劳动,不穿劳教服,我说你们好那是假话,所以我不能向你们问好。”高徽说,既然这样就别怪队长们不给你机会了。一会儿叫来四个刑事犯一拥而上把我绑起来,还用胶带缠上我嘴,两天两夜不让大小便。第三天经我再次要求才让我上厕所,回来后仍绑在椅子上。

4.野蛮灌食

我绝食六天后开始给我灌食,灌的都是盐水,盐的浓度超过饱和,盐水里有很多盐粒。每次灌进去我都吐出来,感觉特别咸且非常痛苦。第九天连续灌了两次,全都吐出来。第一次吐出后闫红丽说:“你不用吐,劳教所有的是,吐了接着灌。”让刑事犯用手把我嘴捂住。结果灌完后从刑事犯的手指缝里喷出来,吓的她们跑出老远。直到恶警们看到我嘴唇发青、脸色苍白才停下来。

5.让蚊子叮咬

在小号被日日夜夜绑着的九天里,我心里特别难受。恶人们很狠毒,故意打开窗户放蚊子进屋。每天夜里脸上、两手、两脚落满了蚊子,这群吃饱飞走了,那群接着飞进来咬我,我的身上被蚊虫咬的大疙瘩成片。

6. 整天坐小板凳,限制大小便和睡觉时间

结束灌食的两天后,在我身体很虚弱、呼吸困难的情况下,他们还整天让我坐小板凳。他们又规定了上厕所的时间,其它时间一律不允许上厕所。我再一次绝食抗议这种邪恶迫害。直到十一月二日,才从小号里走出来。

二零零六年一月五日我不报号又被关入小号。小屋里冷极了,一直关到腊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五又被关进小号直到六月份才放出小号。

7.国际调查劳教所时把坚定的大法弟子藏起来

每当有国际组织来调查劳教所时,他们就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入小号,不让露面。第一次,二零零四年冬天,恶警把我藏在接见室里;第二次把我藏在三楼小号里。

邪恶是最怕曝光的。以谎言造假欺骗国际组织蒙混过关,是中共恶党使用的一贯伎俩。请所有被邪党残酷迫害过的所有大法弟子起来揭露中共恶党的邪恶,以便早日结束这场对大法弟子的邪恶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