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沂新中学教师高振全被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高振全是沂新中学的教师,今年四十九岁,他为人耿直,待人厚道;才智双全,是学生们公认的好老师。他平时除了做好他的本职工作外,业余时间搞发明创作,曾经获得过两项发明专利。自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他身心受益,不但二十多年的头痛病好了,思想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事事处处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争权夺势,不争名夺利,尽职尽责的做好学校交给的各项工作,从不计较个人得失。

这样一个好老师,就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无理镇压法轮功以来,为了证实大法,为了替法轮功讨还公道,为了救度被恶党谎言毒害了的世人,曾一度遭到恶党惨无人道的迫害,至今仍被关押在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汪村第二男子劳教所。

以下是高振全被迫害的全部过程:

在原县委书记李洪海,政法委书记林庆仁,公安局长黄传庭任职期间,正赶上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他们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是非不分,善恶不辨,被邪党操纵着参与了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沂新中学教师高振全是其中一个被迫害的对象。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高振全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机关接回后,被非法关押在沂水县拘留所内,在拘留所内因向上级写信要求无罪释放,结果又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回家后,又被学校看管。当时的校长是庞继常。庞继常在任职期间,受邪党操纵,扣发大法弟子高振全、李明国、张在志、贺可荣,李乐欣、闫忠法等几人的一个月工资。每人一千多元。然后指使人对大法弟子严密监视,每天晚上三更半夜的打电话骚扰。九九年九月开学以前,庞继常校长被撤职处分,换了新任校长党宝修。

党宝修一上任,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残忍无度。九九年腊月二十八日,高振全再次到北京上访。年三十的晚上被北京当地警察绑架到北京西城区西风监狱,非法拘留十四天,于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日被沂水县城南派出所申文峰(副所长)接回。在接回途中,申文峰非法抢劫五名大法弟子的现金共计一千六百元,就连高振全身上仅有的一元六角钱也不放过。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沂水县看守所三十天后放回家。

回家不到一个月,于二零零零年四月,被沂新中学校长党宝修和副校长刘善飞,非法软禁在学校保卫科内强制洗脑迫害,非法剥夺高振全的任职教学权,派专人看管,逼迫他写批判大法的文章,他坚决不配合,他认为学大法没有错,信“真、善、忍”没有错,而且还给身边看管他的人讲真相。党宝修一看他不配合,觉得他在保卫科太“舒服”了,就下令看管人员将高振全逼迫到沂新中学办公楼一楼的厕所内,白天晚上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党宝修特意买了一根橡皮棍,对他进行无度的毒打和折磨,把他的两大腿内侧、屁股打的黑紫肿胀。折磨的他痛苦不堪,关在厕所内,黑白不眨眼,整整十五天。迫害的他活脱脱瘦的象换了个人。这期间,有人偷送饭给高振全吃,被看管人员举报给党宝修,党宝修把送饭的人臭骂一顿,声称以扣其一月工资威胁送饭人。党宝修在毒打高振全时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叫你上北京,我叫你毁我的前程,你要不上北京,我就能晋升副县长,这下都叫你给毁了。”党宝修在任职期间,邪恶的配合恶党迫害大法弟子,想从中捞取政治资本,终遭恶报。因贪污受贿,工作作风不检点,将其判以贪污受贿罪(判三缓三)三年。

高振全还被党宝修和刘善飞非法关押在学校的废弃茶水房内迫害了很长时间。总计高振全在学校内被迫害了五个多月,这五个多月的时间,高振全的工资被党宝修等人挥霍一空。共计损失五千多元。

同年十月份,沂水县六一零又追随邪党,阴谋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的迫害。分别在高庄镇、诸葛镇、沂水镇冯家庄、黄山镇狄家庄子村的几所废弃的学校里又办起了邪恶的洗脑班。高振全又被党宝修直接从学校绑架到黄山镇狄家庄子村进行更残忍的洗脑与迫害。当时参加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以综治办主任刘廷标为首,协同其他打手:赵某某、黄某某、李正余(老家四十里)、刘善飞(原沂新中学副校长,现任群星学校校长),还有一个沂新中学派去的打手等七人。前三天,他们逼迫大法弟子打扫废旧的办公室、教室、以及长满草的操场。第四天就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先是让大法弟子围着操场不停的跑,从天亮跑到天黑,谁跑在后边,就用柳条抽打谁;谁累倒了,就用木棍打,用脚踢,再逼着跑;逼迫高振全等蹲马步,谁的手伸不平,立即遭到毒打,茶杯粗的棍子都打断了好几根。有一次高振全累的一头趴在地上,随即上来四五个打手,一边骂,一边打,高振全被打的双手都插到土里去了,从脊背到脚后跟都成了黑紫色,直到打手们累的满头大汗,才骂骂咧咧的作罢,就这样翻来覆去折磨了四十多天。当时沂新中学的校长党宝修也来到了洗脑班,不但亲自动手打高振全,还给出坏主意;“炒老黄瓜不放盐,一顿饭两个小煎饼。”再次从生活上虐待大法弟子。

邪恶不但从肉体上对大法弟子残酷的折磨,还妄图从精神上搞垮大法弟子,逼迫高振全等大法弟子骂师父,骂大法。但大法弟子始终凭着对大法的正念,捍卫着大法的尊严,坚信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并不断的以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向这些被邪党利用而不明真相的打手们讲述善恶有报的天理。最终邪不压正,邪恶胆寒了,被恶党利用的人也被震撼了,有听明白的人辞职不干了。但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还在上共产邪党的当,充当中共邪党的打人棍子。沂水县政法委使尽了招数也奈何不了坚定的大法弟子。最后逼迫大法弟子的家属交上了一千二百元生活费和三千元的押金,结束了黄山四十多天洗脑班。

刚出虎穴,又入狼穴。失去良知的党宝修,不但不放高振全回家,又把他送到沂水镇冯家庄洗脑班继续迫害。恶人重复着同样残忍的手段和迫害伎俩,还采用跑步做俯卧撑的手段折磨。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高振全的两个孩子,一个九岁,一个十一岁,已有十多个月没和父母在一起生活了。当时(孩子的妈妈也因修大法被关押迫害。一九九九年的除夕夜,高振全夫妇是在北京西城区西风监狱(看守所)度过的),眼看又要过年了,可怜的两个孩子,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父母回家过年。最后,孩子的愿望没有实现,因为恶党没有放回他们的爸爸妈妈。高振全和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在冯家庄洗脑班又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二零零零年的除夕夜。恶党虽然残忍无度,但没有击垮大法弟子的正念。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为了鼓励用生命来捍卫大法尊严的大法弟子们坚定正念;用真相正告、震慑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毒打手们,就在二零零零的除夕夜(年三十)的晚上,在冯家庄洗脑班的上空,飞旋着一个巨大的法轮,是一个人上厕所时发现的,他就高声喊:“快出来呀!都快出来看呀!天上出现了大法轮!”大法弟子和恶人们都出来了。在一片惊呼声中观看。巨大的法轮在上空飞旋,变换着各种颜色。一会儿立体旋转,一会儿平面旋转。一个做饭的老年人说:“我看见的法轮是彩色的。”法轮在洗脑班的上空足足显现了一个多小时,陪同大法弟子们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新年之夜,用正义之光告诉众生们,大法弟子不是孤立的。正义一定能够战胜邪恶!当时在场的恶人被震慑的心惊胆寒,吓的威胁大法弟子不准观看,还威胁大法弟子们不准说出去。高振全从一九九九年的十一月直被关押在冯家庄洗脑班,直到二零零零年的三月份才结束。这次洗脑班又勒索了高振全生活费一千二百元,押金五千元。

回到学校后,党宝修只发给高振全三百元生活费。他用这三百元钱拉扯两个孩子,直到二零零二年,他的妻子回来才发全工资。但是党宝修侵犯人权,将高振全的工资卡扣留学校会计处,他每月得到会计那里开条领取钱。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高振全陪同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家属到看守所,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又被恶人举报。当时李建平任国保大队长,现已调到户籍科,带领国保大队成员张其国等人,连同城南派出所副所长申文峰一同到沂新中学,派一老师将正在打球的高振全骗到办公室,非法搜查他的办公桌,并从他的衣兜里搜出一叠护身符,然后将高振全非法绑架到城南派出所,又于当晚非法关押进沂水县看守所。

当天下午,李建平又带领其手下张其国等人协同县六一零成员李玉友等人一共七八个人,由沂水镇茶庵街的高振田领着,闯入高振全的家中。当时只有高振全的妻子苏莉(修炼)在家,李建平拿出现任公安局长陈希龙亲笔签名的所谓搜查证,叫其家属签字,其家属不签,据不配合。李建平等人说:“你在劳教所里怎么改造的,白学了?”高振全的家属说:“没白学,正因为从劳教所里学了几年的法律,才知道作为一个公民有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不签字也是在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而且我拒绝你们抄家。”李建平说:“你不签就算了,但是你不同意,我们也要执行。”然后他们七手八脚的到处乱翻。最后翻走了一本经文和一本《转法轮》,还有几盘磁带。后来听高振全的家属说,高振全被绑架,李建平带人抄家的当天凌晨,天还未亮,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被吓醒了。她梦见家里的抽屉里、筐筐里、橱子里,到处都有蛇、狐狸、蛤蟆、黄鼠狼之类的东西,一共有七八个,都伸着头,张着嘴,饿的肚子都瘪了,还恶毒的瞪着眼睛。这么明显的点化,却没意识到家中要出事。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

李建平在找不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诱导高振全教的学生薛鹏(早已初中毕业,在沂水二中上高中),让其说出高振全对学生讲过的话。学生证明高振全对其讲过法轮大法好,信真善忍做好人之类的话。李建平就用这样的“证据”把一个好人无辜非法判三年劳教,将高振全送入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汪村第二男子劳教所,至今未归。

现任沂新中学的校长徐允厚,是在党宝修被判刑之后从二中调任的。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但他没有保护好他的职工,高振全是在做好人,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修炼人。他有他的信仰,信仰无罪。他的行为没有触犯法律的任何一条。徐允厚校长不明真相,但别人给他讲法轮功是被冤枉的真相,他拒绝不听,为了个人名利,积极追随共产邪党,反对他的职工学炼法轮功,虽然他几次去过上级部门,要求放人,但迫于邪党六一零的淫威,还是放弃营救高振全。

自从高振全被劳教后,高振全的妻子儿女过着上月不接下月的贫困生活。他的妻子几百元钱的工资,不但负担两个上高中的孩子,还要负担一个得了精神病的小姑子,生活的艰辛和贫困并没有压垮他的妻子,因为他的妻子也是大法弟子。为了要回高振全在劳教期间应得的生活费,她多次到学校找校长,先是给他讲真相,但被制止,提到生活费,校长以上面不批为由回绝了高振全妻子的要求,并说财政局已停发高振全的工资,一分钱也没有,后来经多方打听,财政局根本没停发工资,而且每月一千四百元,一分不少的发着。后来找到人事局,人事局的主任孙永富下令将高振全的工资全部退回财政局。按照法律规定,劳教人员必须得发生活费,但中共恶党的法律一钱不值,可以被中共恶党的党徒随便更改滥用。这就是所谓的“中国人权”。

后来听说徐校长的妻子出了车祸,面部十三处骨折,肋骨有六根断裂。大家都觉得很痛心。如果要是及时的给徐校长讲真相,使他明白法轮大法的美好,让他看到大法弟子那颗善良的心,讲出的每一句肺腑之言都是在挽救他的灵魂,那么他的妻子就不会有这么大的灾难,一下花掉了十几万元。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大法弟子不记恨任何一个不利于自己的人,只希望他们好。

在此真心希望徐校长能真诚的听一听大法弟子的心声:请把在你当政期间,在学校宣传栏所张贴及绘写的一切批判大法,侮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的一切污秽文章及文件销毁处理,支持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再反对或制止你的职工学炼法轮功,那样你才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和一个温馨的家庭。

回顾沂新中学三任校长的处境,真的很让人痛心。最后,真心奉劝那些所有不明真相的人,以前车之鉴,照亮后车之辙,人生的路很短暂,但生活中的苦与福时时相伴。人从来就没说了算过,只有顺应天意,遵循天理,才是正道。有道是:人想找“好”,“好”不来,“好”若找人,“仁”得好。

二千年前孔圣人曾给人留下“仁、义、礼、智、信”作为参照,可在两千年后的现代社会却被共产邪党批判的无人问津。“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已成为现代人麻木的生活常态,人类生活的唯一动力就是“钱”,这样发展下去多危险啊!

善良的人们啊,你们知道吗?在人类道德下滑的危险边沿,李洪志老师不辞辛苦,承受这被无知世人辱骂的苦难,走遍四海向世人传播法轮大法,撒播真善忍的种子,为的是让沉迷已久的良知复苏,让无知的人们赶快醒悟。

非典已过,南亚大海啸还记忆犹新,禽流感正在世界各地蔓延,天灾人祸的出现决非偶然,前苏联“强大”的共产邪党解体,也绝非“天方夜谭”。事实摆在面前,善良的人们你们善良的本性听到真诚的呼唤了吗?快快醒悟吧!不要再沉迷中共邪灵的“无神论”,人是斗不过天的。

恶党的贪污腐败,吃喝嫖赌,拉关系,走后门,只会把善良的人们推向万恶深渊。而法轮大法弟子谨遵师嘱,在天灭邪党之前,冒着被恶党迫害,抄家,绑架,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慈悲的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恶党迫害的真相。请珍惜身边的每一份大法真相资料,早日抹去邪党给人们打上的兽记——“党”、“团”、“少先队”,起化名退党、退团、退队,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天灾人祸到来之时定能保命。现在中国大陆退党人数已超过二千万人,你可不要错过良机呀!

下面是相关人员的姓名、住址及联系电话

党保修:原沂新中学校长,恶报被判三缓三后,现在沂水地下大峡谷。另外还在沂水东环路中段(消防队对过)设有沂蒙特产专卖店。
手机:13370663699  13581051003电话:0539-2553902  0539-2558888传真:0539-2558888

刘善飞:原沂新中学副校长,现任群星学校校长

徐允厚:现任沂新中学校长  手机:13954901960   电话:0539-2264987

高振全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被迫害期间,李洪海任县委书记;林庆仁任政法委书记;黄传庭任公安局副局长;赵德林任政法委副书记;申文峰任城南派出所副所长:手机:13705493381,电话:0539-2205719

高振全在二零零四年年底被劳教期间是:刘晓任县委书记;林庆仁任政法委书记;陈希龙任公安局副局长;李东任六一零头目;李建平任国保大队大队长;国保大队成员李玉友、解富贵、张其国等。

附:沂新中学三任校长在任职期间,高振全被迫害的经济损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九月,第一任校长庞继常,扣发高振全约一千元工资;

二零零零年四月至九月,党保修任职期间,将高振全非法软禁在学校办洗脑班五个月,共扣发工资三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党保修转送黄山洗脑班迫害一个月,扣发工资一千元,勒索生活费一千二百元,罚金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关押在冯家庄洗脑班长达五个月,扣发工资五千元,勒索生活费一千二百元,罚金五千元;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高振全被非法劳教三年,时任校长徐允厚。高振全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截止到现在:被扣发工资以每月一千四百元算起,计三十个月,共计四万二千元。

总结高振全被迫害的时间长达四十二个月,约一千二百六十天。被迫害的直接损失约六万六千元。

(注:高振全被劳教期间停发工资的直接责任人是沂水县人事局工资科主任孙永富,下令停发。并非徐校长本意。没有上边的命令,徐校长是不敢冒险发给高振全生活费的。但高振全的工资卡仍被学校扣留,至今未返还本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