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五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一.关“小号”

一旦被抓进去,先单独关小号,由二至三人刑事犯或吸毒犯监控。接触不到其他学员,更不能知道里面的情况,给学员身心造成一种错觉和压力。并由几个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反复名为“谈话”实际就是威胁,还反复播放邪恶编造的谎言、诬蔑、诋毁大法的录像,歪曲大法原意。对坚定的学员使用“杀绳”“罚站”“长时间谈话”“不让睡觉”的方式进行迫害。

二.长时间“谈话”是又一种严酷迫害

“谈话”在五原劳教所完全变了性质,这种名为谈话实际审讯、威胁、恐吓、洗脑,甚至拳打脚踢、电棍电已经是劳教所的制度了。尤其对拒写“三书”的大法弟子,更不手软。每天“谈话”时间长达七至八个小时。强迫所有学员集体看录像。

内蒙呼盟海拉尔大法弟子王占昆有一段时间每天下午被叫去“谈话”,到凌晨三至四点才让去睡觉,白天还必须到车间劳动。二零零四年间恶警在食堂大厅开大会,批判诬蔑法轮大法。王占昆、云柱义等几名大法弟子站出来喊大法好,被警察和吸毒人员暴打,然后又用“杀绳”捆(能把人致残)的迫害方式。第二天又捆绑在餐厅,罚跪一上午。

二零零五年一天,内蒙“610”一帮人,在劳教所警察的簇拥下,到劳教一大队二楼七组。这里关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参观、视察他们的“转化”成果。时任教导员刘宝华等在上边每次来查时都提前威胁、通告法轮功学员不该说的别说,暗示不能说出真实情况。他们向所谓“转化”的李小生问:“你还相信不相信法轮功?”李小生问:“让讲真话,还是假话?”当着那么多人,一个女“610”人说:“说真的。”李小生说:“信!”这一下使这些警察很尴尬。等检查人员走了的当天晚上,警察在所有学员面前,指责、威胁、谩骂,说给他们丢了荣誉,没争脸。

三.阴谋在五原劳教所再现

二零零六年初,劳教所搞什么“共建和谐,文明劳教所”说讲民主让学员提意见。大法弟子王永权按他们要求,提出几条合理建议。恶警赵乃东多次找谈话威胁、诬蔑、谩骂还要加刑迫害。以后再也没人提了。他们还搞心理咨询教育,其实是对劳教人员的奴化教育。表面上说是对劳教人员的心理障碍提供帮助,实际是窥探法轮功学员的思想。甚至变着手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内蒙劳教厅副厅长和劳教局局长到所视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惧怕揭露它们迫害学员的真相,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关锁在二楼的房间不准出来。二零零六年过年前,上边又来视察,恶人们叫部份学员欢迎。警察刘宝华对很坚定的大法弟子张洪树说;“你年龄大了,就不要去了。”实际他是怕张洪树喊;“法轮大法好”。

四.内蒙五原劳教所的迫害新招——“亲情电话”

从二零零四年底设置的“亲情电话”实质是让人整人的迫害新手段。“亲情电话”的开通,表面上让知道此事的人认为劳教所有人情味了。实质上是为进一步掩盖“假、恶”与欺骗世人打基础,掩盖其残酷血腥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知道”亲情电话”内情的人说这种便利学员实际是一种收买方法和制度。只要你能告密,帮警察迫害其他学员,贿赂警察,妥协就可以打“亲情电话”和购买生活用品,如牙膏、香皂或其它食品,甚至可以和家人团聚一次。

“亲情电话”每分钟一元。比邮电通讯贵了三倍多。尽管这样,二零零五年底借有吸毒人利用电话传递毒品信息为由终止。到二零零六年所有劳教人员有事常难办。要多次向警察报告批示,再向厂中队大队请示允许才行,这些人的基本权利都被加了种种条件

五.五原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更多迫害的手段

高强度劳动。每天到大田种地、锄草、挖大渠、修公路 、挖树苗、种树(每人每天50~80棵,树比铁锨把粗)。每天收工回来,还没来得及洗脸、洗手就被喊去吃饭。匆忙吃饭后,再匆忙去厕所,接着被喊去“上学习”,实际就是强迫直坐小板凳两个多小时。天天如此。劳教所有土地,有砖窑,这些苦力活全是被劳教人员干。

到了冬季搞所谓的“冬季整训”,时间是三个半月至四个月左右。强迫背“劳教守则”,第一条就是拥护邪党政策、纲领。不论有无文化,年龄大小,老弱病残,必须人人会背,否则就遭毒打、电棍电,有的还被延长关押时间,加刑(每天干活时间都在十二个小时左右)。

还经常用“考试卷”和“作业”的形式强迫答题:污蔑、谩骂大法和师父。如不答就被关小号、戴手铐、电棍击、毒打。

二零零五年除夏,内蒙赤峰大法弟子田福金在一次答卷上写了师父的诗,被一大队警察刘宝华和赵乃东合谋诬陷为在学习中书写反革命标语,破坏场秩序,戴上手铐开会示众,加期几个月。又由两名吸毒犯包夹监控、关进小号。

六.毒打、电棍击

二零零五年十月后,恶警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二楼通道两侧墙上,贴满了诋毁法轮功的大幅图画。宣传、煽动仇恨的东西。法轮功学员每天都面对这些。一天内蒙霍林郭勒的大法弟子刘子臣把这些全部撕下来。几个吸毒犯就大打出手。大法弟子肖海站出来制止,事后警察找“谈话”、威胁。刘子臣曾多次被迫害,毒打、电棍击。这次又被关小号,由吸毒犯监控。在关小号期间,恶警又动用电棍电他,由于电流太大,电的他全身抖动。后来洗澡时,很多人都看到他全身上下留下了电击后烧伤的痕迹,惨不忍睹。当时恶警赵乃东在“谈话”时说:“我要是国家主席,把你们都枪毙了,我们把几根电棍都充足了电,过两天非电的你们哭爹叫娘的,好好收拾你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