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五常市洗脑班被迫写“三书”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2005年11月,我被单位邪党人员绑架到五常洗脑班。刚一进去我就被五常610的恶警付延春逼着写“转化”书,不写就被罚蹲,双手被铐在两个床上,接着就威逼恐吓。第二天又被几个已“转化”的人围攻。

洗脑班在五常市市区种子公司三楼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周围都是居民楼,窗户正面是主街。姓付的被称为“转化”学校校长,叫荆棘的女人被称为副校长。(付延春在这几年里不知迫害过多少大法弟子,自己有车)。最邪恶的就是那个邪悟的周和珍和其姜姓的丈夫,以其邪悟言论不知坑害了多少大法学员。不写了保证书他们就围攻,皮带拳脚等暴打,甚至60多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用方便袋套头,憋得就剩一口气再摘下来,不写再套,威胁劳教、判刑。有许多同修就这样违心的屈服了。我在围攻下违心的写了“三书”。

这个“转化”学校就是个小监狱,那个周和珍、她的丈夫和另一个不知姓的男邪悟者可以自由进出。写完“三书”后,他们就庆祝你成为他们的一员。以周和珍为首,天天在一起谈体会。那个荆棘逼你看完攻击大法的录像还要写体会,那滋味对于大法弟子极为痛苦。这还不算你真正“转化”,你要再去“转化”其他坚定的,叫做“帮教”,还要看你的言行是不是真的,根据这些定下你的关押期限。

有单位的一个月要拿2000元“转化费”给洗脑学校,为了挣钱他们就超期关押,有的关了一年多。

每天晚上还逼大家在一起唱歌、跳舞,让你觉的很快乐。还要你转化在家接触的大法弟子,电话免费用,逼给家人打电话把书交出来,目地只让大法弟子彻底脱离法。

有单位的最后还得来人审核,合格的才放人。这个五常洗脑班还有几个不定期地回来的“帮教”,帮恶警做“转化”。当然也有出去后学法醒悟回来的。

奉劝那些恶警、邪悟犹大不要再对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犯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