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莱芜市王奉芹一家又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下午,山东省莱芜市方下镇龙泉官庄书记李秀成带领方下镇派出所所长李伦德等四人,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王奉芹家强行搜查,将王奉芹学法炼功用的大法书籍、录音机、影碟机、MP3等私人物品抢走。事后又多次到王奉芹家骚扰,致使其无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被迫离家出走。二十日这帮人又到其哥王奉玉家寻衅滋事,到处搜查没有得逞。

龙泉官庄的人都知道,修炼法轮功以前王奉玉、王奉芹家境贫困,因财产问题兄弟之间关系搞得很僵,致使办事人无法调解;邻里之间也是是非不断;王奉玉的妻子和王奉芹的妻子体弱多病,常年药物不断,根本无法下地干活;王奉芹因计划生育做结扎手术留下后遗症,腰腿疼痛,干不得重活,给家庭经济造成很大困难,生活困苦而又无奈。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他(她)们的身体不药自愈,家里、地里的活都能干了,觉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同时他(她)们的心性也在不断提高,财产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兄弟之间也和睦了,邻里之间也不去计较谁是谁非了。农田灌溉要排号很长时间,他(她)们多数先让给他人,自己在最后;并且街坊邻居有什么困难,乐于帮助。有一次王奉芹帮他人盖房时,不小心把锁骨打断,也没吱声,一分钱也没跟人家要。他知道自己是炼功人,不能给人家找麻烦。好坏出自人的一念,结果二十天就好了。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他是决不会这样处理这件事情的。他(她)们一家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家庭经济情况也逐渐好转,生活也觉的有意义了。他(她)们更加感觉到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祸国殃民的江泽民利用共产邪党掌握的全部国家机器发动了一场,针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炼功群体的灭绝人性的迫害运动,无数的人被投进拘留所、劳教所、监狱,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卖钱致死,致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就是这样一个有益于国家和社会,造福于人民的好功法,一群有利于社会稳定、道德回升的善良的炼功群体,一贯做坏事横行惯了的共产恶党却都容不下,置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于不顾强行镇压。

莱芜市一部份利欲熏心的人,在江氏流氓集团的威逼利诱下,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昧着良心,不分青红皂白疯狂抓捕大法弟子,只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律劳教三年,甚至判刑。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邪党村书记李秀成和村治安主任亓涟水带领一帮恶警,又闯进王奉芹家,象土匪绑票一样不由分说,将正在准备出豆腐过年的王奉芹的妻子扛出家门,塞进警车非法劫持。王奉芹在外收废品,回家时天已经很晚了,这帮恶警还在守候着,恶警李军玉(音)说:在你家等一天了,你去方下派出所把嫂子接回来。结果一去不回,当天就被送进了莱芜看守所,一个月后非法劳教三年。在此期间还向王奉芹家索要了七十五元的生活费,这就是共产邪党的“人民警察为人民”,把你绑架了,你还得支付生活费。流氓都耍不过它,共产邪党比黑帮还黑,真是喝血(和谐)社会。

这些恶警连孩子也不放过,事后,他们又数次找到王奉芹正在服装厂干活的孩子,进行非法审问和恐吓,要她交三千元罚款,吓得孩子到处躲藏,工作也没法干了,只好辞职。因父母都被绑架,家也不敢回,东一天,西一天,在孩子心灵上造成极大创伤。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正在家中干活的王奉玉,被莱芜市公安强行绑架到孝义洗脑班,逼迫其写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停止修炼法轮功。王奉玉向他们摆事实讲道理:“我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有什么错?我对“真、善、忍”的信仰,是宪法允许的,我悔过什么?揭批什么?向你们保证什么?”莱芜市公安及“6,10”的恶人、恶警,根本就不讲什么对与错,他们讲的只是共产邪党的流氓强盗逻辑:让你写你就得写,不写就把你劳教。王奉玉从洗脑班闯出来后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抚养三个孩子的重担及农活劳作全部落在妻子一人身上,还要应付恶人、恶警隔三差五的骚扰,给其妻在精神上和生活上造成很大压力。零四年十二月份,一直漂泊在外的王奉玉,又遭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九年。就这样好端端的两个家庭,被这些邪恶之徒折腾的支离破碎,无法团圆。

当问及李秀成为什么要带警察来迫害大法弟子时,他说;我只要干着这个(邪党书记)我就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只要听恶党的一天话,你就走近地狱一步。再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祸害这些诚实善良的人,中共很快就要灭亡了,到那时你如何面对父老乡亲?你为你的亲人和后代只留骂名吗?还有和你同样的那些政府和公安人员,都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些好人,可是你们在共产恶党的胁迫和利益的驱使下,还是昧着良心干坏事,不惜踏着大法弟子的鲜血往上爬。你们没有想一想,当你们花着因迫害大法弟子而得来的昧心钱时就那么心安理得吗?当你们和妻子儿女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就是因为你们作孽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你们良心何安?

有人说:治安,制造不安。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这话真不假,现在是政匪一家,警匪一家,黑白两道都用,哪里还有老百姓的活路。特别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他们利用一些社会渣滓、地痞流氓、村霸、邪党恶徒,蹲坑、盯梢、监视、监控、电话监听、上门骚扰,搞的人心惶惶,无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说抓就抓,说罚就罚,被逼的流离失所。反而造谣说:修炼法轮功不工作、不干活,不照顾家庭、不管老人、孩子。人在家就抓,被逼出走就说你不照顾家庭。法轮功学员向人们讲清被迫害的真相,就说你搞政治,破坏法律,扰乱社会治安。你被迫害了还不允许你说话,你被绑架了,要感谢党的挽救之恩;你被无罪释放了,要感谢党的宽大政策,这就是恶党的流氓强盗逻辑。

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从来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近八年来他们丧心病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所使用的手段极其残忍和阴毒,如:吊铐、钉竹签、绑死人床,强奸、电击、电烙铁烙、关精神病院、药物注射迫害、甚至活摘器官等,有多少大法学员被逼疯、致残、致死,可是这些都被邪党狡猾、奸诈、粉饰的表面现象所掩盖,如果不是当事人揭露出来,甚至他们内部有的人都不相信一贯自我标榜“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会做出这种事来。他们这样疯狂的迫害,只是因为大法弟子不愿放弃给他们带来第二次生命的“真、善、忍”的信仰。江氏流氓集团为了达到它们的邪恶目地,制造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傅怡彬杀人案”栽赃陷害法轮功,挑动不明真相的人仇视法轮功。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是每个公民合法的权利,而他们却因为行使自己的正当权利,却被扣上“破坏法律实施”“危害社会”“扰乱社会治安”的帽子,被绑架、关押、拘禁,甚至酷刑致死。究竟是谁在践踏《宪法》?谁在危害社会?

《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作为法轮功学员,切身体会并深信法轮大法好,因此自觉自愿利用各种方式向社会公众介绍使自己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本是一片善心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修心向善,净化心灵,摆脱疾病的折磨和无尽的烦恼,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高尚的道德情操;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恶党残酷迫害,被大量关押、劳教、判刑、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致死,肯定要向人陈述,为同修及自己辩护,维护自己的基本人权。并呼吁各界有良知的人士起来制止这场给亿万中国人造成深重灾难的迫害运动,恢复人们的道德良知;因为所有媒体被封锁,法轮功学员才被迫采用下载、复印、传真、电邮及制作传单光盘等讲真相方式,都是应受到宪法保护的,是完全正当的行为。何罪之有?!

共产邪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呢?因为共产邪党赖以生存的哲学“假、恶、斗”受到了法轮佛法“真、善、忍”的冲击,法轮功学员展示出来的道德风貌象一面镜子,照出了中共的一切不正,中共发自内心的恐惧与嫉妒可想而知。所以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所掌握的全部国家机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灭绝人性的一场迫害运动。

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在咱老百姓心中都明白,欺负善良老实人的决不是好东西。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不打人骂人,与人为善,不欺行霸市,乐于帮助别人,恶习不沾,人人都说好,可邪党恶人就受不了。对法轮功的非法打压,由此带来的是社会道德的大滑坡。人们不讲天理、良心,惟利是图,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做人的根本都迷失了。现在人们看到、听到的都是色情暴力、娼妓遍地、赃官横行、黑社会猖獗、犯罪率上升。过去作为笑谈的:笑贫不笑娼。人们在心理上已默然接受。共产邪党搞的“假、恶、斗”,已经使中国的自然环境越来越恶化,社会矛盾激化,人际关系紧张,人人都没有安全感。只有解体中共,邪党垮了,才有新中国。没有了“假、恶、斗”才有太平盛世。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块上嵌“中国共产党亡”的天然奇石,在贵州平塘县桃坡村掌布谷被一个叫王国富(亡国夫)的村支书发现并报导出来,“天灭中共”实乃天意。紧接着《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引发了汹涌澎湃的退党大潮,人们纷纷声明退出党团队,至二零零七年三月已有二千万人退出党团队邪恶组织。赤祸当灭,这是千年前就注定了的。大法弟子历尽千难万险,一遍一遍的把真相讲给有缘的众生,就是希望你们能守住人性中善良的一面,退出中共,远离邪恶保住性命。珍惜大法弟子为你们所做的一切,就是珍惜你们自己的生命。人不退出,天灭中共的时候,自然就会祸及那些中共的党徒,就是众神消除的目标。

“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动念已先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宝鉴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全都来报。违背天理,打击善良的,报应迟早会降临到他的头上。莱芜太阳礼品公司的经理谷体景,在孝义洗脑班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侮辱大法学员,没过多久现世现报,与其姘头在泰莱公路上被汽车撞死;莱城区小曹村的亓广海,蹲坑、盯梢、举报大法弟子,对其讲真相,不听不信,我行我素不知悔改。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五,在莱芜西海公园附近被汽车撞成植物人,至今一年有余,还在莱芜中医院病床上躺着,生不如死;莱城区汶阳村的刘老九,仇视大法,不听大法弟子的劝善,将李洪志先生法像上的两眼划破,结果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在其父生日当天,在莱钢刷锅炉时,锅炉爆炸被炸死,两眼炸烂,下场可悲。里辛乡东峪村村主任赵怀山鬼迷心窍,数次举报在其村东山上举办夏令营的大法小弟子,被莱芜恶警大举压境迫害,造成很大损失,大法小弟子的书包、衣物至今不肯归还。结果事隔三天,其母暴亡,祸及亲人。那些罪大恶极的邪党恶徒,一旦失去利用价值,将会得到更大的恶报。中共为了保护自己向来是卸磨杀驴,连能用的工具都可以牺牲掉。文革结束时,在全国军管干部中有十七人、警察七百九十三人共八百一十人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为蒙骗家属给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以隐瞒内幕,杀人灭口。当时的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则在追查开始前就畏罪自杀了。无独有偶,江泽民也曾经通过美国的亲信试探法轮功口风,提出可以象文革一样枪毙一些打死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来偿命,换取法轮功不起诉,还说可以比文革处理的更严厉些,可以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枪毙多少警察。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在此真心希望莱芜市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关人员及方下派出所的李伦德和龙泉官庄的李秀成,能够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悬崖勒马,不再与邪恶为伍迫害大法弟子,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我们将陆续彻查、揭露莱芜市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曝光其所犯罪行,以儆效尤。

山东省莱芜市方下镇派出所所长
李伦德: 0634-6287513、 8852556、653150、6611212
手机:13863469080
方下镇龙泉官庄书记李秀成:6617258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