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阴毒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手段是利用那些被判无期和死缓的黑社会分子给恶警做打手,用最坏的坏人来迫害最好的好人。

由于大法弟子不断的揭露邪恶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五月,原德阳市监狱长马爱军被双规。几个月后,即九月二十四日,德阳二监区入监队洗脑班彻底解体,现在与八监区合并组成“生产大队”强迫干奴工。目前邪恶的嚣张气焰虽得到一定的约束,但迫害依然如故,只是转为更隐蔽。

新上任的监狱长叫刘远航,他在监狱中私设刑床,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至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将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的大法弟子魏斌戴上手铐、脚铐,把他仰卧绑在刑床上进行迫害。每天只允许他“方便”四次。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二监区入监队非法关押了六名大法弟子,他们是何远超(成都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十年),罗晓星(攀枝花大法弟子,被非法判九年),凉山州大法弟子耿德欣(被非法判九年)、陈京西(被非法判八年半)、龚文友(被非法判八年),龚官雷(攀枝花米易县大法弟子,被非法判七年半)。被绑架入监后,何远超、罗晓星、龚文友说,我们不是犯人,拒穿囚服,结果均遭殴打。二监区恶警崔唯刚在强迫罗晓星穿囚服的过程中口骂粗话,并打罗晓星耳光。罗晓星还因此被非法关押到当时二楼的所谓“监督岗”房间内,遭恶警暗中指使的绵竹无期罪犯王成(现在德阳市监狱六监区)的毒打,企图强迫罗晓星认罪。他们还将大法弟子用不干胶封住口进行毒打、体罚(从早上六点罚站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左右)、曝晒。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日左右,这六名大法弟子拒不唱恶党的“改歌” 、不背所谓的“规范”,被恶警体罚——绕二监区外面“军训”大操场跑五十圈、一百圈、二百圈等,反复迫害。何远超为了反迫害,以头撞墙昏死过去(注:尽管是反迫害,这种做法是不在法上的),恶警却对何远超“严管”两个月,即每天上午六点至八点三十分罚站“军姿”两个半小时,长跑八十圈;下午罚站“军姿”一小时,长跑八十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恶警对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又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分散关押,将何远超、龚文友绑架到广元监狱;将耿德欣、胥斌绑架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杨友润、宋子明、魏斌、李成东、罗晓星、龚官雷、干劲、许天福、邓维健、吴明山、袁小东、陈京西等仍留在监区内遭受长期迫害。

在此期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曾贵福(监区长)、马成德(副监区长)、崔唯刚(六一零主任)、陈平、张俊、黎润民、杨述斌、邱慎等人。

二零零五年七、八月份,大法弟子许天福、罗晓星不配合邪恶军训中“扶首”动作(“扶首”即两腿下蹲,用双手抱头,是一种非人性的侮辱动作),而被监狱内管军训的罪犯卢家强(现在三监区)、曾祥俊(现在一监区)骗至一楼电视房内毒打。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许天福被罪犯卢家强扇耳光;罗晓星被两罪犯毒打了一小时左右。据罗晓星说:主要是打肋骨和耳光。罗晓星向恶警杨述斌、崔唯刚反映此事,两恶警以“你不是罪犯”为由拒不受理此事。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大法弟子罗晓星在四监区因拒穿囚服,被赖登洲(四监区六一零恶警)和两名罪犯(吴俊,另一个不知姓名)强行扒下外衣,赖登洲用拳头打罗晓星的头部、腹部,并硬将囚服套在他身上。两、三分钟后,罗晓星当着他们的面脱下囚服,堂堂正正的从邪恶的办公室走出来。为此邪恶气急败坏,并非法没收了他的外衣。在此期间恶警赖登洲还利用职务之便扣压罗晓星的购物卡,以此威逼罗晓星服从他们的所谓管理教育。星期天监狱非法加班,罗晓星以他们非法扣压购物卡为由拒绝出工。在与罪犯唐国辉(四监区特种机组长)的拉扯中,罗晓星左手臂被扯裂长达四公分左右的血口子,在罗晓星向四监区戎峰(监区长)反映后,恶警赖登洲才不得不把非法扣压长达五个月之久的购物卡退还给罗晓星。

大法弟子罗晓星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特种机强迫干辅工(每天早上八点至下午五点半左右),干的都是违反国际人权法的活——加工生产出口服装。承接的是对外称作“广颖公司”的活,再以“四川省服装进出口公司”的名义将服装卖往国外。恶警赖登洲利用罪犯张俊、唐洋红两人充当监工(每月给他们各0.5分,相当于四天的劳动分)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九五厂(也就是德阳监狱)邮编:618007
德阳监狱新上任的监狱长刘远航
德阳监狱六一零主任吴跃山
四监区狱警蓝福兵
四监区六一零恶警赖登洲,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还有:曾贵福(监区长)、马成德(副监区长)、崔唯刚(六一零主任)、陈平、张俊、黎润民、杨述斌、邱慎等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