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白马垅劳教所恶警将七旬老人拖至晕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四十三岁的朱桂林,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向民众讲清真相,曾经数次被非法关押,还曾被绑架到石门县人民医院的精神病科注射不明药物摧残。目前朱桂林被株洲白马垅劳教已劫持迫害了两年半。近日,朱桂林的母亲和其他家人前去探望,遭劳教所恶警凌虐,七旬老母被恶警拖至晕厥。

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的大法弟子朱桂林,已被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二年半。到今年四月八日,所谓的“劳教期”已到,但白马垅劳教所仍不放人。

四月九日上午,朱桂林的母亲、弟弟、弟媳和嫂子前去白马垅劳教所看朱桂林。

朱桂林是被人扶着出来的,她已无法走稳路。家人看到朱桂林被折磨成这样,心痛得泪水都忍不住掉下来。朱桂林的母亲看到女儿变成这样,失声痛哭。接见室的一个警察,警号尾数为031,上前制止,不准家人哭出声。但天下父母哪有不疼惜自己的儿女的?女儿被折磨的不成人样,老人实在无法停止痛哭流泪。

被搀扶出来的朱桂林,头部、手、手腕、肘弯、膝盖、腿等处都是伤痕累累,人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家人接见了不一会,男男女女来了好几个劳教所的警察,其中一警号尾数为249的大个男恶警冲着家人大吼:“不准哭!”朱桂林的嫂子要警察不要这样恶狠狠的说话,朱桂林的母亲有心脏病、高血压,受不的刺激。

面对劳教所警察的蛮横凶狠,家人为朱桂林辩白:“朱桂林只不过信仰了‘真善忍’,炼了法轮功,又没有犯什么法,你们把她迫害成这个样子!人被迫害成这样了,我们连哭都哭不得了吗?……”见到家人论理,大个警察更加凶恶:“你们家属这个态度,停止接见!”母亲拉着朱桂林的手不放,不愿离去,几个警察上前强拖老人,一旁的嫂子怕母亲犯心脏病,拦住拖拉的警察,几个警察转向嫂子,有的扯头发,有的扳她的手,有的掐她的脖子,衣服纽扣也被扯掉了。几个人把嫂子从二楼接见室拖到一楼,两个男警察又将她架起,扔到劳教所的大门外。嫂子被扔的摔在地上,头部、后背着地,头上起了大包。

接着,又有几个人来拖朱桂林的母亲,丧失人性的恶警,把七十多岁的老人在地上拖,最后老人被拖的晕了过去,他们才罢手。

当时,接见室中还有其他人在场。众目睽睽下,对家人,白马垅劳教所的恶警都这样蛮横欺压,可想高墙内,不见天日处,他们又是采用怎样的暴力手段残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不能让这种罪恶再肆无忌惮的延续下去,恶人必须得到惩治!我们呼吁全社会、国际正义组织,请关注在白马垅劳教所持续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共同谴责制止恶行!

注:朱桂林曾经数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更甚者还曾被绑架到石门县人民医院的精神病科注射不明药物摧残。

二零零零年八月,朱桂林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石门县公安局政保股接回后,非法关押在石门看守所达四个月,家人被逼交纳三千元“罚款”才被放出。

二零零一年二月,朱桂林被石门县“610”强行从家中绑架到拘留所。为抵制这种无理迫害,朱桂林在拘留所曾绝食抵制迫害。后被“610”恶人覃春平送到石门县人民医院精神病科,给她注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人由此变的痴呆。而“610”不法人员竟还说是朱桂林炼法轮功炼的。在医院被迫害了一个多月后,朱桂林再次被投入拘留所。因为被注射药物,朱桂林当时在拘留所坐也坐不得,站也站不起来,走路虚弱至极。直到被非法拘禁三个多月后,至奄奄一息时,家人才被同意将她接回。

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朱桂林再次被恶警绑架,同时家中被抄,朱桂林被非法判二年半劳教,非法关押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白马垅劳教所因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备受国际人权等组织关注和指责,曾有上千名法轮功修炼者的家人联名上书国际社会要求公开调查、制止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人对待。被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的朱桂林,同样因为不配合他们的“转化”饱受凌辱折磨:三天三晚被强迫不准睡觉;二零零五年七月左右,朱桂林在劳教所内被打致晕死,送到株洲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今年一月至三月,她绝食两个月,期间多次被野蛮灌食、输液打针,输液到手臂已找不到血管。即便如此,在恶警的纵容之下,看押她的劳教人员还在她输液期间抽她耳光。左手腕被弄伤,至今仍留有伤疤,双手浮肿、冰冷,在长年的折磨下,现在的朱桂林人已经瘦的变了形。

劳教所以输液为借口,几次扣押朱桂林家人给她的生活费用,前后共克扣六百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