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古稀老人的诉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我是河北省涞水县赵各庄镇的一名老年法轮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岁。得法前我是一个重病缠身的人,不吃饭也得吃药,西药片儿成把的吃,中药汤子一碗一碗的喝,被病折磨的成天眉头紧锁,痛苦的表情常挂在脸上,让人看了也不舒服。家里有个钱都让我与老伴吃了药了,日子一天比一天过的清苦,不但家里、地里的活干不了,还得让儿女们跑前跑后的照顾,连累的他们成天提心吊胆,怕我们老俩口病病歪歪的说不定哪会儿就不行了,又远离村庄住在高山上找个医生都不方便。看着我们老俩的样儿,孩子们也一筹莫展,为了我们老俩口孩子们也过的很紧巴,因为山里挣个钱是很不容易的,她们还要经常给我们攒钱买药,被病折磨的我真不知道没病是什么滋味。

一九九六年我喜得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象脱胎换骨一样,变了一个人。六十多岁的我腰板挺直,面色红润,走路轻盈,紧锁的眉头展开了,快乐和幸福在脸上浮现,总是乐呵呵的;山上山下的跑没有累的感觉,盛一百多斤的大背篓装满核桃,一气我能背五、六趟,一趟要三四里的山路。我在山上还种着三、四亩山地,播种、收割全靠我自己,在山区农田机械化是用不上的,就这样我们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我真正尝到了没病是什么滋味!我老伴不识字,每当我读《转法轮》时她就在一边听,这样她也丢下了抱了十几年的药罐子,成了无病一身轻的人,整天屋里屋外的忙,愁容满面的她不见了。孩子们也高兴了,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中共疯狂迫害大法,造谣污蔑法轮功。我的女儿说:谁说大法不好我都不信,两位老人的身体在这摆着呢,是大法救了我的父母,是大法把快乐带给我们这个家,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神奇!

这么好的功法却遭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遭疯狂迫害,就连我这个住在远离村庄,要行四、五里崎岖山路才能到家的,六十多岁的老人也未能幸免。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二点,龙门乡政府及龙门乡派出所的恶人闯进我家,以龙门乡河口村大法弟子在家人数不够为由,对我家非法搜查。恶人把我拽到院外面用手铐铐在汽车上,他们用刨镐(一种刨玉米秸的农具)刨开我的大木柜,偷走了我一分一分攒起来的一千六百多元现金,这是我们老俩口好几年的收入;一个小铁盒子里的一盒硬币也被他们抢走了;最后实在没什么可值钱的东西拿了,他们爬到我院子里的香椿树上,把香椿芽全掰走了。那时集市上香椿芽一斤可卖到十几块钱(香椿芽就是香椿树的嫩叶子,特别清香鲜嫩,可做菜)。

我的家被抢劫一空后,邪恶之徒把我绑架到龙门乡政府,毒打我,好几个邪恶之徒围着我一个六十多岁人打,我的鼻子被打破了,嘴被打破了,不停的流血,脸被打的青紫,浑身疼痛难忍。这次迫害我的是龙门乡赵田里、杜见柱(音)。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夜里十一点多,赵各庄镇及派出所的一群邪恶之徒从外面跳墙进到我的院子里,因房门没插,他们直接闯进我的屋子,不由分说,从炕上拉起来就往外拖;不管我年岁大也不管天黑夜冷我穿这单衣服,就一路颠簸二百多里山路,把我送到涞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因我年岁大了,又不让学法炼功,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身体原来的病都反出来了,生命出现了危险。这时他们才通知我的儿子,要我儿子拿三千元钱来赎我,不给钱就不放人,我儿子凑不起这三千元钱在家急的团团转。又过了几天,当我生命垂危时,邪恶之徒怕我死在拘留所里,才允许我二子拿着东拼西凑的一千六百多元钱把我赎回家。我这六十多岁的人又背上了外债。

二零零三年四月初九中午十点多,我正在休息,赵各庄镇的邪恶之徒又闯进我家,见我在炕上躺着拽起来就往外拖,塞到汽车里绑架到赵各庄镇恶党政府,对我非法关押,五天后,我被勒索现金一千元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八日晚上九点半,赵各庄镇政法书记李银、副镇长冯喜带着十来个人,开着两辆汽车闯进我家,这次他们对我家进行长时间的非法抢劫、翻查,电视机、VCD、录音机、大法书籍、讲法光盘、值点钱的东西等都被他们洗劫一空,墙上贴的大法的东西也被他们刮的刮、撕的撕弄的乱七八糟,他们比土匪还加个更字。

只相差一个月的时间,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八日赵各庄镇的邪恶之徒在绑架我的女婿(大法弟子)之后,深夜又开车闯入我家,翻墙越院,撬开窗户闯进屋里,把我老伴吓得不敢动,在炕上直哆嗦,邪恶之徒恶狠狠的问我老伴:你老头儿上哪了?老伴哆嗦着说:到外打工了。邪恶之徒见没人也没可拿的东西,吓唬我老伴一顿才横着膀子走了,但我唯一的录音机还是被他们抢走了。近八年中,我被赵各庄镇勒索的现金达七、八千元,家已被赵各庄镇的邪恶之徒抢劫的一贫如洗,给我正常生活造成困难,使我这近七十岁的人负债累累。

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正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涞水县赵各庄镇的邪恶之徒也在劫难逃!

附:河北省涞水县龙门乡迫害大法弟子的参与者与个人信息

龙门乡村干部:王恒全,男,50多岁,因被中共蒙骗,不明真相对大法及学员有些成见。其妻:商秀兰,住宅电话: 0312―4617258

龙门乡村干部:王更武,男,60多岁,受中共蒙骗太深;大法弟子多次向其讲真相,拒不接受。其妻刘金莲曾经学过大法,但迫于邪恶的压力放弃修炼了。住宅电话:0312―4617362

龙门乡村干部:王丙奎,男,40多岁,不明真相。其妻赵凤琴曾在小学任教,现已退休。

龙门乡派出所:王小乐,男,20多岁,受中共欺骗,曾积极参与迫害、搜查、翻抄大法弟子的家,现已不在龙门乡派出所任职,其妻贾秀秀。王小乐手机:13730162284

孙仲敏:女警察,因不明真相,协同所长迫害大法弟子,现在涞水县公安局上班。孙仲敏手机:13703280332

杜见柱,男,30多岁,警察,积极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抓人、打人、野蛮搜查大法弟子的家,口中脏话不断的诽谤大法弟子,现在涞水县公安局上班。家庭住址:河北省涞水县雅特家园;杜见柱:手机:13780329058

赵海燕,女,20多岁,警察,协助迫害大法弟子,整迫害大法弟子的材料,丈夫张小安受中共蒙骗太深,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赵海燕手机:13703321057  张小安手机:13780329169

河北省涞水县明义乡南秋兰村村干部:李国顺,手机:1340043471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