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女子监狱及其恶警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浙江省被非法判刑的女大法学员都被送往浙江省女监进行迫害。这所监狱大门深在小巷中,不为外人所注意,是中共所谓的“部级文明监狱”,那么我们看看这所“文明监狱”是怎样的“文明”。

在这所监狱,除入监队、出监队和老病残监区是早晨6点多出工,晚上9点-10点收工外(中间有两次各1小时的就餐时间),其余的监区都是还早和更晚的出工和收工。

浙女监生产的产品很杂,但大部份是不需要技术的那种产品,有服装、羊毛衫、橡胶指套、雨伞、一次性筷子、线圈、牙签、中国结等等,这些奴工工作都是枯燥而且时间长的,因要求的产量很高,做起来都得是手脚快速运作才能完成。有的犯人就是因为长时间从事这种被迫的奴工式的劳动而精神崩溃,表现为痴呆、发作癫痫、大喊大叫或脾气暴躁。曾经负责包装的所谓的高级卫生筷和牙签都是由卫生条件极差甚至是带有各种传染病的犯人徒手装入袋子中的(食品卫生法是管不到大陆的监狱和看守所的)。

由于入监队、出监队和老病残监区是相对“舒服”点的地方,所以这些地方集中了大量的有门路的犯人,是经济犯(因钱涉案的一类人,如非法集资、贪污受贿、偷漏税等)的集中地,这些人都曾经在社会上有钱或有权,或现今他们的亲属有钱或权,这些人大都在这些监区中充当一定“官职”,是警官们的心腹。每个警官都培养自己关系网中的心腹,负责密报各种消息,这类犯人减刑的速度很快。

自99年打压法轮功后,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利立刻成为拥有种种特权的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积极分子、夹控分子、帮教分子,负责对法轮功学员24小时的包夹、记录法轮功学员的每一言行,甚至是不放过一个眼神,举手投足都被记录在案。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浙女监对每个新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刚开始用的是软刀子,被强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要求半天劳动或不劳动或每周固定的时间不用参加劳动,而是学习邪恶的“转化”材料,生活上则给予小恩小惠式的虚假关心,包括可以和家人面对面的接见,这些看似优厚的待遇有一箭双雕的效果。

首先这种容易引起普通犯人嫉妒的做法,很方便地就将法轮功学员与他人孤立起来,再次是这种长时间的表面的虚假的“关心”、“恳谈”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中瓦解了有些人情还很重的学员的意志,使其产生“他们真的是为我能早出去着想啊、并不象明慧网上报道的那样邪恶呀,某某警官对我那么好,再不‘转化’就对不住她了”等等糊涂的想法,从而或早或晚、或真或假地“转化”,彻底掉了下去。

而且这种伎俩还用来挑起心中嫉妒心、攀比心没修去的学员的执著,使学员之间不能形成整体,互相不信任。但是这种“关心”之所以是伪善的,因为只要坚定的学员不吃这套软刀子,他们可就凶相毕露了:禁闭、不让睡觉、让普犯陪站彻夜不许睡觉、长时间劳动、干最苦最累的活、不给订食品甚至限制订日用品、开批斗会、电棍威胁、取消接见等等五花八门。

其中禁闭和不让睡觉是常用的手段,不管法轮功学员是多大年纪,身体状况如何。普通犯人需要关禁闭时还有套审批的程序和时限,大法学员可就随时可被关进去且没有时间限制。一关几个月,等把人放出来时,学员已经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再有的手段是关在每个监区的阅览室或整个监区腾出来一个屋关一个。曾有段时间每个监区的影碟机和电视机都被搬去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为防犯人互殴和自杀的不许关门糊窗纸等禁令对法轮功学员也不适用了,每个被用作“转化”的屋子的房门窗户都糊了厚厚的报纸,而里面任意地干尽坏事,不“转化”就不让睡觉。而为达到不让学员睡觉的目的这些犯人可谓煞费苦心,平时看起来还算温柔的犯人在密闭的屋子里在恶警的授意下变得异常邪恶起来。

在这种邪恶的“转化”下,有的学员变成了老年痴呆,有的学员旧病复发,有的学员在被迫“转化”后的生不如死的懊悔中生命日渐走向衰危,有的学员变成了神经质的人好发脾气,这些在社会上曾经是善良而健康的人,历经这地狱般的“转化”变得面目皆非,每日在生不如死中数着出狱的日子。而这些带着执著心“转化”的学员哪里知道邪恶允诺的减刑就那么容易落下来吗?

接下来,浙江省女监就利用被“转化”人迫切想出狱的心态逼迫引诱她们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公开的所谓“揭批”,名曰“考验”,把她们更深的推向地狱。浙江省女监还把被迫“转化”的学员组织起来出去“春游”、分批给予回家“探视”的机会、和孩子一块过节、学跳舞、学气功、听和尚讲课、学佛教等等,全方位地以“关心”的面目彻底地毁掉一个曾经在大法中修炼的人,把修的不扎实的修炼人拉入人情中,拉入地狱中。这种“转化”手段使有的人已经都在监狱中坚持了5、6个年头,却最后掉了下去。

浙江省女监还经常组织犯人搞“文艺表演”、美化监室、绿化监区等活动,但是所有所需要的工具、活动器材、用品、花草树木、清洁卫生工具都来自于犯人的家属,甚至是专门负责剪头发的犯人的工具也得自己掏钱买,监狱是不会为此花一分钱的,那些已经坐牢的犯人在本身还需要家人资助的情况下,为了讨好警官,为了加分、减刑,就都很积极的向家人索要,而这些家属为使自己的亲人早日出来,往往是买的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

浙江省女监经常请电视台来录象在社会上宣传,社会上的人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表面的美化都是犯人自己掏腰包弄出来的呢。天天喊司法公正,每周的所谓监区会议上那些警官们都讲得冠冕堂皇,可是看看每次的减刑的名单谁的心里不清楚呢?权和钱在中共的监狱里大行其道,那些因为权和钱进来的人又一次在监狱里发挥了他们的技能,连那些被警官看好的“骨干犯人”都经常感叹:在这里是越变越坏了。她们越是能与警官接近、越是参与到邪恶中来,越是能看到罪恶,越是在隐蔽的内心深处知道了共产邪党的末日疯狂,从而有些人选择了退出,但有些人在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的情况下,为了私利,还是选择了作恶。

浙江省女监的警官们你们都是在社会和家庭中为人妻、人女、人母的,请不要忘记女性特有的温柔和善良,请千万不要为着私利泯灭自己的天良,请静心听听法轮功学员慈悲的呼唤,找回真我,珍惜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不要在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迄今曝光浙江省女子监狱的文章不多,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浙女监这种特殊的软刀子方法。希望被非法关押在浙女监中的法轮功学员不要被这种伪善所欺骗,清醒过来,从新修炼,弥补修炼的道路上的污点和遗憾。

浙江省女监恶警:

冯嘉玲(浙女监,受恶党教育中毒很深,伪善,用各种伪善手段积极“转化”大法学员)
黄丽宏(浙女监,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言语恶毒、刻薄)
钟简(音)(杭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主管杭州地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