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受迫害:父亲过世母遭关押 儿女婚姻受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陈淑芬,女,四十五岁,是河北省保定市博野县城关镇白沙村人,和丈夫霍士敏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镇压后,因为要给大法讨回公道去京上访,被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大概十二点左右,陈淑芬又被一帮恶徒抓到镇政府。以胡博学、刘跃川、姚栓良为首的七、八个恶徒对其施暴,当时她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大脚趾也被弄破,一只眼睛被打青了。刘跃川还说:你的家庭和别人不一样,你得多拿钱,得拿个七、八千元。并非法抄走电视机一台,三轮车一辆。

二零零零年,以李莉为首的县公安局政保股的邪恶之徒,再一次将陈淑芬绑架,被关押五、六天,最后交款一千元才被放回家。然而回家后并没有得到安宁。恶警、恶徒经常上门骚扰。

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李莉带领三四个恶警又一次闯入她家,要带她到公安局,陈淑芬不去,与李莉等人交涉,李莉见其不走,又打电话叫来王宏利等三、四个人。陈淑芬当场揭露李莉私自贪污大法弟子的钱,李莉才说让陈淑芬的丈夫替妻子到公安局去一趟,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带人走了。

从此以后,陈淑芬不敢在家呆了,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涯,后来由于生活等种种原因,霍士敏也走上了流离失所的道路。邪恶之徒仍不死心,到处打听他夫妻二人的下落,连亲戚家也不放过。

二零零二年,国保大队竟然悬赏抓捕,李莉在抓捕大法弟子的事上也特别卖力气,妄图受到上级赏识,升官加爵,为抓捕大法弟子,李莉曾几天几夜不回家,恶警拿着照片到安国市到处叫市民辨认。由于形势所迫,陈淑芬夫妇在衡水市安平县租了套房子暂且安身。不料以李莉为首的恶警在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在李莉的指使下,恶警们跳墙到了陈淑芬家院子闯入屋内,将正在熟睡的陈淑芬之子霍磊揪着头发揪出被窝,往外走,走到院里落下一大缕头发。小霍磊死活不跟他们走,灭绝人性的恶警们强拖着走到门外,将其扔在车上,院里留下当时拖走时孩子的鞋划出的一道长印。

到了公安局后,恶警们逼他说出爸妈的住所,小霍磊怎么也不说,恶警们像土匪一样对孩子拳打脚踢,狠命的打他,用电棍电,受尽了百般折磨,还威胁说:“你要是不说出你爸妈在哪里,就打死你,打死了就把你扔出去,你们家谁也不知道。”边打边吓唬。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哪里经得起这种折磨和恐吓,最后孩子实在承受不住,被逼说出了父母的住处。

于是李莉连夜派出至少三辆车、十几个恶警到衡水市安平县。三点左右趁陈淑芬夫妇熟睡之际,将毫无防范的二人拖到车上,连衣服、鞋都没让穿,拉回公安局进行拷打,当时的情形可想而知,霍士敏的臀部上看不到一点好肉的模样,其中一个恶警还吓唬霍士敏说:“打死你了就说你是自杀!”

可怜的小霍磊被放回家后,不仅身体饱受折磨,精神上也有了负罪感,好几天不吃不喝,吃不下饭,起了满嘴的泡,总是说脑袋痛的不行,头皮不敢摸,难受极了,一直持续好长时间。那天恶警们还劫走一辆铃木王125摩托车。丈夫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在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遭受迫害(已于二零零四年秋后回家)。陈淑芬先是在博野县看守所、徐水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陈淑芬为反迫害绝食绝水几十天,曾被多次强行灌食,人骨瘦如柴。后被关到石家庄第二监狱,又转到石家庄女子监狱到现在(被非法判刑九年)。

陈淑芬的儿子在十七岁那年订了婚,女方的弟弟要去当兵,邪恶为了迫害陈淑芬一家,去女方家中威胁女方的家人说:“你家要不和他家(指陈淑芬)断绝关系,就不叫你的儿子当兵去!”

由于陈淑芬夫妇双双被非法判刑,导致家境贫寒,当时霍士敏父亲卧病在床,上有九旬老母,老父亲思念儿子、媳妇心切,悲痛不已。在二零零四年春天,霍士敏回家之前过世,现祖母、母亲健在,陈淑芬的儿子、女儿都已到成婚年龄,只因他们的父母学“真善忍”做好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关押,致使兄妹二人婚姻受阻,全家人及亲朋好友都为其发愁,这是什么世道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