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

  • 给齐齐哈尔检察院、驻泰来监狱检察科及泰来监狱的公开信

  • 千万不要再毒害孩子

  • 给齐齐哈尔检察院、驻泰来监狱检察科及泰来监狱的公开信

    齐齐哈尔检察院、驻泰来监狱检察科及泰来监狱的工作人员:

    我们是07年3月24日在泰来监狱不幸身亡的刘晶明的亲人。对于刘晶明及我们全家所面临的不幸,我们想和你们谈一谈:

    我们的亲人刘晶明,生于1968年7月23日,现年39岁。生前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他做采购员工作从不贪不占,为人和善是全院上下员工公认的好人。95年为医院保卫科发明的二节棍荣获为专利局批准的专利产品;2001年中医院全院跑水现象严重,多数水龙头长流水,医院花多少钱无法修理。善良聪慧的刘晶明不要任何报酬、自己动手、任劳任怨,将全院的水龙头修理好,方便了员工,而且为医院每年节水达几万元;2002年业余时间无偿为中医院刻的院徽至今悬挂在医院办公楼内。可是就是这样一位仁厚、善良的好人,自99年以来,竟多次被非法拘押、劳教、被勒索钱财、判刑直到2007年3月24日,在泰来监狱集训队仅入监46天便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新闻媒体曾一度宣传法轮功是益于身心健康的好功法,刘晶明因此于95年开始修炼。可是99年7月,新闻媒体一改先前对法轮功的正面宣传,全是不实报道。在各种压力下,身心受益于法轮功的刘晶明坚持说明法轮功真相、澄清事实,因此几年来他多次遭绑架、颠沛流离。几十年来的历次运动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教训是惨痛的:前任国家领导人邓小平三起三落,不得不在重压下写“永不翻案”的保证,其子邓朴方因不堪凌辱纵身跳楼而至今残疾;张志新因仗义执言而深陷囹圄终被杀害;曾经有海外亲属关系就一定是特务;四大名著一度是被付之一炬的“大毒草”。那么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呢?有没有一个正确的衡量标准呢?如今对法轮功的镇压是否又是一次民族浩劫呢?

    从法律角度讲,刘晶明坚守自由信仰受《宪法》保护,“任何组织与个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干涉公民信仰什么或不信仰什么”;印发真相资料是为了澄清事实,属《宪法》保护的“公民言论自由”范畴。也就是说刘晶明属合法公民,即便被送到泰来监狱,监狱警察也不能以任何所谓的强行转化为由触犯《宪法》干涉其信仰自由。更不能对其强行转化而犯下“虐待被监管人员罪”。

    3月24日晚7时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给我们打电话,告知刘晶明已于2007年3月24日1时40分“跳楼”身亡。当我们询问刘晶明的死因时,纪说:我们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狱规背经文,刘晶明的死是因为觉得刑期太长绝望而导致死亡。据纪恒泰提供的所谓的死亡经过:刘晶明所在集训队监号在3楼。3月24日1时15分,刘晶明要求上厕所,当时有两个值班犯人,其中一犯人周立新在监号门口抽烟,犯人听到铁窗的铁栏响声,便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右手,刘晶明甩脱后便在掰开的铁栏窗口处跳出窗外。5分钟后他们将刘晶明抬入监狱医院,刘晶明于2007年3月24日1时40分身亡。

    刘晶明遗体头部右侧严重塌陷、右大腿骨支出、右脚扭转变形、七窍出血、脸部肿胀、双膝盖部位紫黑淤血有硌痕、耳朵、双手、肚脐有血痕,惨不忍睹。

    对刘晶明的死因,我们提出几点疑问:“既然刘晶明已于凌晨1时40分死亡,为什么在晚上19时才通知家属,这18小时里泰来监狱及管教们在干什么?!关押在押人员的场所,窗口的铁栅栏就那么轻易的掰开吗?况且刘晶明每天遭受高压强行转化,身体正处于极度虚弱期间能有掰开钢筋的力气吗?刘晶明双腿膝盖部位呈紫黑色、有淤血和硌痕,定是长期跪刑所致”。刘晶明与一同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任英群等8人在同一监号关押,家人问到任英群时纪恒泰支吾着不语,后又说任英群于一个月前已调离集训队;而集训队的梁队长则说刘晶明出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25日,任英群被调离,且说刘晶明出事时任英群正在睡觉。纪恒泰与梁队长所言任英群调离时间不符,其中必隐瞒着什么?

    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及县公安局刑侦科、驻泰来监狱检察科两名工作人员一致认为刘晶明的死因是其觉得刑期太长,绝望而导致“自杀”身亡。这一论点是不成立的。首先这是对刘晶明心理活动的主观臆测和推断,不能以此作为事实的根据来鉴定死亡结果,而且即便是刘晶明“自杀”也是由于高压强行转化逼迫所致,而作为国家执法单位的执法警察对被监管人员酷刑折磨、强行转化,以不法手段逼迫自由信仰者,已经触犯了《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刑法》第251条的“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和“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因此,泰来监狱、主管管教纪恒泰及对刘晶明实行强行转化的相关人员,对刘晶明的死亡负有不可逃脱的刑事罪责。

    对于我们的亲人刘晶明的死因我们全家向齐齐哈尔检察院、监所检察处、驻泰来监狱检察科、泰来监狱等部门提出几点要求:

    一、要求法院等相关部门对刘晶明的遗体进行全面检查和法医鉴定,并留照片存档。
    二、全面调查核实刘晶明的死因,追究泰来监狱及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三、对泰来监狱监管不力造成刘晶明年仅39岁便失去宝贵生命的严重后果,我们要求泰来监狱给予刘晶明年迈父母以经济赔偿。

    刘晶明的全体亲人
    2007年4月1日


    千万不要再毒害孩子

    ──给纳溪区建设街河东小学校长、全体老师的公开信

    河东小学的校长、各位老师:

    今年刚开学,你们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给学生们分摊了一项特殊任务:把中共宣传的“邪教”让学生作为作业记住、背下来。这是非常非常错误的。

    中共邪党把法轮功诬陷为“邪教”而残酷迫害已经近八年时间了。八年中,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依法上访,向国家、政府讲真相,用散发资料等各种方式向人民群众讲真相,世人已逐渐清醒,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是跟中共走还是抵制这场迫害?在事实和真相面前,人人都在思考、在选择。许多曾参与迫害的人已经放弃了迫害,在用行动来制止与结束这场迫害,选择了正义和良知。在严酷、红色高压下的中国大陆各地区、各阶层人士突破封锁,于今年新年之际纷纷致电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问好,表达敬意与祝福。中国人在觉醒!

    目前,从你们学校的情况看,以作业的方式让学生背诵中共用“邪教”罪名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就是还在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更严重的是,你们让孩子们遭受谎言的毒害,还把他们推向邪恶一边。也许你们出于无奈,也许你们对法轮功的真相还不明白,我们有责任告诉你们真相。

    法轮大法洪传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修炼者遍及全世界。许多国家、政府感谢李洪志师尊传出高德大法济世度人,使人民身体健康、道德高尚,颁发褒奖2000多项,一些城市还定了“法轮大法日”,法轮功书籍也译成了几十种语言文字,法轮大法把美好传给了全世界。如果说法轮功是中共宣传的所谓“X教”,他能被诸多国家接受?能得到世界的赞誉和人民的热爱吗?凡是接受了大法的国家和地区至今没有谁在反对,更无人说是什么“邪教”。就台湾来说吧,同样的中国人,同样是有五千年文明的炎黄子孙,一海之隔两样状态。台湾的法轮功学员可以自由的、公开炼功,连学校的小学生也可以在老师的带领下炼功、交流修炼中身心受益的心得体会。台湾政府及台湾那么多的团体没有谁说法轮功是什么“X教”,并提出反对,取缔、打击的。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中共才污蔑法轮功是什么“X教”进行残酷迫害,这难道不奇怪吗?

    中共邪党阻止法轮功学员向人民群众讲真相,对依法上访及向民众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抓捕、关押、判刑、劳教、酷刑折磨。一个标榜全心全意为民执政的“党”为什么惧怕法轮功群众讲真相呢?将几十万人投进监狱、酷刑折磨致死致残数千,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盗卖,这不邪吗?邪恶至极!

    只有中共这个真正的邪教、世间最大的恶魔才干的出如此伤天害理、灭绝人伦的事来。有良知的中国人怎么能与恶魔为伍呢?拥有崇高地位的老师怎么能正邪不分参与迫害、助纣为虐呢?作为教师根本就不应该为了“上面”的检查昧着良心让孩子们背邪恶的谎言,按恶魔的要求诱导孩子们去敌视能带给人生命真正美好的法轮大法,把纯真的孩子们推入这场邪恶的迫害之中。

    中共的邪教本质就是撒谎,忽而说国家主席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忽而又说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忽而说邓小平是走资派,忽而又说是改革开放的领路人;看教书人不顺眼就说是小资产阶级、臭老九……总之,说谁好谁不好立个罪名张嘴就来。因为邪、因为恶,所以其行为完全是没有理智的。

    这个邪灵信奉假、恶、斗,要打击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当然首先要撒谎:制造假新闻如自焚、自杀等等,造的谣越耸人听闻欺骗性越大,老百姓的仇恨越大,镇压起来就越顺手。还有一些人认为,撒谎造谣怎么样?暴力镇压又怎么样?无所谓好与坏、对与错,没有什么正邪、善恶,一个政党为了达到一个目的采取什么手段都是正常的,无须大惊小怪。其实这正是“党文化”强行灌输几十年的结果,变异了中国人的思维,认为世间上不存在正邪善恶,党的需要就是是与非的标准、党的需要就是对与错的原则。中共就是把“党原则”渗透到无处不在的“党文化”中对中国人进行精神控制,谁冒犯“党原则”就打击谁。

    作为教师来讲,如果不摆脱“党文化”的控制,将会危害国家和民族。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的一言一行、肯定什么、否定什么,无时不在塑造着孩子的灵魂。家长都说,“老师的话是圣旨”,可见,老师强大的影响力使其掌握了塑造心灵的极大主动权,而塑造什么样的心灵就意味着有什么样的未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学生一夜之间变成造反有理的暴徒,斗校长、打老师,皮带抽、脚尖踢,抓其游街;冲进政府机关“夺权”;连小学生也带上红袖章,成立战斗团,身不由己的跟着闹。学生突然之间变成暴徒,在中国几千年教育史上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为什么中共统治下的新一代会这样?我们的老师在一代学生的心灵中撒下了什么样的种子就有什么样的未来。

    中共邪党讲“斗”,讲阶级斗争,按“党”的需要划分阶级敌人,人们就以“党”的需要去仇恨。老师按“党”的教育方针、在教育中不断的强化邪党意识,年复一年、日复 一日的灌输“听党的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到那一天,“党”一声号令:“革命小将造反有理”,学生最单纯、最听党的话,当然造反就最起劲。“党”叫恨谁就恨谁,“党”叫斗谁就斗谁。校长、老师一旦成了党指向的目标,也就无法逃脱学生的仇恨而挨打挨斗。学校、老师塞给学生心灵中的“党原则”,替代了普世的善恶是非标准、替代了普世的道德观。“党文化”是毒害学生心灵的最大因素,学生变成暴徒,老师、校长成了学生仇恨、斗争的对象,正是“党文化”结出的恶果。一代青少年的灵魂被“党文化”扭曲,被“党原则”污染、操控,民族的灾难是空前的,历史的教训是惨痛而深刻的!

    校长,各位老师,希望你们吸取历史的教训,摆脱“党原则”的控制。希望你们多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了解这场灭绝人性、残酷至极的迫害,认清中共邪教的本质,在大是大非面前作出正确的选择。为了民族、为了未来,为了对孩子们负责,希望你们千万不要让“党文化”再毒害孩子。

    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