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蔡贵菊和朱丽华说良心话遭“六一零”等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1999年,江氏以权代法,在妒嫉心的驱使下,开始了无理智的迫害。在这种情况下,大法学员蔡贵菊和朱丽华作为大法受益者,出于良心与正义,决定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她们按照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权利与义务,来到京城上访,却被不法人员劫持回本地,被非法关押迫害。

1.蔡贵菊,女,河北蠡县人,1997年底走上修炼之路,从大法中获得了新生。炼功后身心出现的巨大改变,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与支持。

1999年,蔡贵菊到京城上访,被恶人劫回,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0多天。期间多次遭到非法审问,家中幼小的孩子及家人在恐怖中不得不去托关系求人。后来被非法勒索三万元左右(夫妇二人合计)才得以获释。

2000年,蔡贵菊又遭到县610办公室、政保股人员翻墙入室、非法抄家,却什么也没有找到。以后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她都是被非法监控的对象,不断受到骚扰。由于恐怖高压,家人也不得不对她施加压力。为了还大法师父清白,2001年蔡贵菊再次进京上访,被关押到县公安局4天,经绝食抗议才得以回家。为了避免骚扰与迫害,她不得不离家出走,7岁的女儿交给姐姐照看。

2001年元旦晚,政保股陈桂星带人将她与孩子一同劫持到公安局,孩子受到惊吓,死死抱着母亲。恶警趁孩子睡着后,强行将蔡贵菊关进看守所。孩子醒后哭着要找妈妈,后被蔡贵菊的姐姐接走,接着,孩子全身长满了水痘。一个星期后,蔡贵菊被非法劳教2年。

因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正信,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她遭受超时劳役的迫害,并时常遭到辱骂,在长期折磨下,致使蔡贵菊出现呼吸困难、心慌气短。到期后劳教所拒不放人,经家人托关系送礼才得以回家。

蔡贵菊回家后,曾多次找到有关部门要求恢复工作,但至今未得到解决,造成生活上非常困难。

2.朱丽华,女,38岁,蠡县中医院职工。1998年修炼大法,全身的病都好了:乳腺增生、坐骨神经痛、胃溃疡、鼻窦炎、神经性头疼等。

1999年7月20日,在中共对法轮大法铺天盖地的污蔑宣传下,中医院院长王永泽逼迫朱丽华写“不炼功的保证”。

1999年12月18日她依法到北京上访,没找到信访局,只找到北京市政府,一句话没让说,只是做了登记,便被送进了派出所。蠡县驻京办的人给她的单位打电话,勒索了三千元钱。后来被蠡县驻京办的人员将其接回,非法送到蠡县看守所。50多天后,家人又请客又送礼,最后被勒索1万元后才放回家。其间还给李淑娟花700多元买了一枚戒指。

2001年,单位骗朱丽华到医院去,被非法关押在八里庄洗脑班好几天,在那又被勒索了1000元。

2002年,朱丽华又被抓到种子公司办的洗脑班,医院又被迫拿出1000元。其中卫生局党委书记王大强也参与了迫害。从2001年4月2 5日到2004年3月朱丽华一直发基础工资900多元。

作为修炼的人,蔡贵菊和朱丽华始终以无怨无恨的心态,时刻按真善忍的要求,善待他人,并期盼着参与迫害她的人们,能够早日明真相,弥补过错,从而早日为自己及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