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树市国保大队和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二零零二年五月十日在家被吉林省榆树市正阳派出所绑架到榆树市看守所。榆树市国保大队让照相,我不配合,他们把我打到墙旮旯,当时我正来例假,因为受到惊吓,例假不止,持续了一多月。

第二次提审我正赶上周日,后来我才明白,他们提审多半选周日,是因为周日多数人都休息,他们打大法弟子不至于让别人知道。这次提审我,他们狠狠的打我的头,把脸都打肿了,牢房里没有镜子,我不知道他们把我打成什么样,只知道,同监里一常人看见我哭了。后来我被判了劳教,判劳教之前国保大队提审我,我不配合,国保大队队长张德清恶狠狠的说:给你送劳教,让劳教所用酷刑对付你,看你说不说,××党还治不了你。他们把我推上了一个铁椅子,这个铁椅子锁手腕和脚腕的四个环,里面带有铁牙,用刑时,铁牙陷进了肉里面。

二十四天后,我被送往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他们往劳教所送大法弟子多数是早上天还没亮,偷偷送去的。到黑嘴子劳教所第一件事就是对我洗脑,由于怕心走了弯路。到那第二天正赶上洗澡,那里洗澡是用水龙头直接用冷水澡,那里关押的人很长时间才能洗一次澡,而且我例假没过,我就站旁边看她们洗。

接下来到车间劳动,早上四点四十五分起床,晚上十点半才能休息,分配的任务如果干不完,需加晚班,这样一晚只能睡两小时。

我身体虚弱又长期坐在地上劳动,受了潮湿长了疥疮,他们就给我打不知名的药物,之后疥疮没有好转,一次去吃饭,我晕倒在走廊里,他们还不放人,又给我打了不知名的药物,直到现在,过了五年之后,我的头还昏昏沉沉的。

大法弟子每天超负荷劳动,吃的很差,劳教所的冬天都是冻白菜,上边来检查时,食堂的黑板写的都是好菜,检查一过,吃的还象以前一样差。

有一个延边来的朝鲜族大法弟子叫金英爱,对法很坚定,由于不转化,被恶警罚站了七天七夜,还不让睡觉;她的门牙也被打掉了,脚肿得鞋剪开个口才能穿上。劳教所严格规定吃饭时间,有的大法弟子牙被打掉了,吃饭很困难;上厕所也规定时间和次数,有的人尿频,憋的直哭,有的尿裤子了。

郑微被恶警用几根电棍同时电,电了好几天,无理加期迫害得视力模糊,腿肿。

还有一个农村大法弟子叫刘淑琴,在食堂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恶警不让她上食堂吃饭,关在屋里派两个人看着她。

二零零三年正是萨斯病蔓延时,劳教所戒严,里不出外不进,再送来的人,被关进一个新地方,每个人分了不知名药物,逼着喝下去。

还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关在厕所里,被两个包夹看着,两个包夹去办事,回来说大法弟子要逃跑,把该大法弟子关进一个黑屋毒打,打的大法弟子精神失常之后,劳教所反而诬陷是大法弟子在家炼法轮功炼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