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张景英一家遭受的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宁夏灵武市有一家人,父亲已去世,母亲张景英及三个儿子都是修炼大法,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和邻居相处融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张景英一家被当地恶警迫害的家散子离,其中大儿子白斌被非法判重刑十年,二儿子白钧被非法判刑四年,三儿子白涛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大儿子白斌被非法判重刑十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邪恶的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占林带领一帮恶警闯入了张景英的家,搜书、抄走大法师父的法像,恶警当时就把白斌绑架到灵武市北门派出所,戴上手铐,铐在房间里的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笼子里。第二天,家里去公安局要人,张景英看到恶警把自己的儿子铐在铁笼子里,就象关一个动物一样,不禁伤心的哭了,她给警察讲真相,可警察说这都是上头的命令。后恶警勒索了三千元钱才放人。从这以后恶警差不多天天都到家骚扰,有时甚至三更半夜还去家里骚扰。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灵武市公安恶警又把白斌绑架走非法关了七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白斌和白涛去北京上访,灵武公安局派人去把他们抓回来,在拘留所关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白斌被恶警绑架,劫持到宁夏白土岗劳教所(现搬至吴忠市)非法劳教三年。因各种原因提前出狱。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白斌被恶警非法抓捕,在开庭时因白斌自我辩护讲大法真相,讲大法好,那些邪恶的法官非法判十年重刑,是宁夏地区最重的一个。白斌什么字都没签,被劫持到宁夏石嘴山监狱二监区。

到监狱后,白斌说自己没罪,不背监规、不穿监服,恶警在逼他做完苦役后就折磨他:罚弯腰弓背,背手后举,头顶墙等。在监狱,白斌写了一篇文章《欺世的谎言》,被狱警发现关禁闭。

每次家里人跑很远的路去看白斌,监狱都不让见。

二子白钧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二儿子白钧因做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往宁夏风机厂河东监狱三监区砖厂进行迫害。在抓白钧时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把白钧自己挣的六千五百元左右的钱抢劫一空。就因为白钧被抓后他养的四、五十只价值上万元左右的信鸽没人喂都被饿死了。

白钧的一个朋友去公安局说,白钧是个好人,你们把他给放了吧。政保科恶警科长张占林说,他家里只要拿出几千元钱,就可以放人。还说学法轮功十几、二十人的家里都出了钱,人都放回去了。白钧的朋友赶快给白钧的母亲张景英说了。张景英说公安局的人在骗你哪!哪个被抓的也没放!

张景英去了公安局说:“你们赶快放了白钧,你们把我三个儿子都抓走,剩下我一个老人让我怎么活呀?”恶警说:“让你交钱。”她母亲说:“你们把家已经折腾到这一步,家里哪有钱给你们,就是借钱给你们,买出了二儿子,那么不买大儿子,大儿子媳妇能愿意吗?那么还有老三哪?我一个人哪来那么多钱呀。”

政保科恶警科长张占林一看张景英拿不出钱,当场就把白钧的案子上交到检察院。白钧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河东监狱。

张景英去法院找法官讲真相,去要被抢走的钱。法官说,公安局上报是作案用的资金,没收了。他母亲去请律师,律师说你就是出了钱也没人敢给法轮功辩护,你也不必去花那个钱了。就这样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

在监狱里,白钧不背监规,恶警就给他扎绳子,就是用绳子把胳膊手拉到背后用绳子,紧紧的绑起来,一绑就几个小时。绑起后血液不循环,时间要是太长的话,人就会死掉的。后来让他出砖,一块砖砸在脚上脚马上就肿了起来,恶警没有让他休息。

白钧的媳妇去看他,恶警煽动他媳妇和他岳父仇视大法,他媳妇听信了恶警的胡言乱语,回来后就说,白钧只要炼法轮功,就要和他离婚。白钧被抓的当天晚上,公安局的七、八个人跑到他岳父家里去,二话不说乱翻一通,最后就把他媳妇和他岳父带到公安局审讯了一夜,第二天白天才把人放回家。

三子白涛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白涛因发真相传单被人举报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白土岗劳教所。

大儿媳妇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和白斌离婚,白斌的孩子白新宇现由奶奶张景英给抚养。

母亲张景英自从大法遭受迫害以后,她的单位多次开批斗会,让她批判大法、骂大法,可她一直给那些不理解大法的人讲真相。他们拿停止她的工作威胁她,让她放弃她都没有放弃。她逢人就说我从学大法后从来没吃过一粒药,给单位上也不知道节省了多少医药费。

公安局恶警的一次次抄家,一次次的迫害,几年下来,抄家和骚扰有几十次。受到经济损失二十万,三个儿子被抓。所有的这一切磨难都压在她母亲一个人的身上。要不是修炼大法,常人是承受不了的。

我们要尽快的制止这一切迫害,使迫害尽早结束。

迫害相关责任人:

原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占林,男(已退休)
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指导员:杨永强,男
灵武市公安局政委、“六一零”主任:马应龙,男
灵武市公安局派出所:石军
灵武市公安局派出所:姚菊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