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籍大法弟子牟强在四川雅安监狱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新疆籍大法弟子牟强,二零零零年在四川成都遭到邪党不法人员绑架毒打,被非法判重刑七年,一直在雅安监狱遭受残酷迫害,曾遭到狱警8000伏的电棍电击、罚站、殴打、关禁闭、批斗等迫害。监狱方面还欺骗其家人,让家人感谢恶警的所谓“改造”。

雅安监狱,又名“172厂”、“雅安汽车配件总厂”,位于雅安市西门大桥桥头。这里从二零零一年底开始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该监狱迫害的手段主要有:电击、体罚(罚站)、殴打、批斗、“违规学习”(即长时间罚坐)、超负荷跑操等;恶警安排刑事犯监视,包括上厕所、洗衣服、吃饭、洗碗、甚至睡觉都轮班监视,并作笔录;强迫大法弟子每半个月写一次思想汇报,强迫学习监狱法,强制剃光头,强制穿囚服,即使是家属送来的衣服也要强制印上“雅监”标记才能穿,不准系皮带,裤子只能用一条10多公分长的布带系上;大法弟子写的家信都要通过恶警非法检查。

成都大法弟子牟强,男、三十五岁左右、大学毕业、新疆伊犁人,九八年前后开始修大法。二零零零年六月左右,被邪党出动大量警力绑架。牟强被捕后,公安为了让牟强说出资料来源和曾与谁联系,对牟强进行了严刑拷打。直到当晚12点,整个派出所和附近的民楼能听到派出所内传出公安拳打脚踢牟强的声音。邪党公安还非法传唤大法弟子指认牟强。牟强被投入派出所置留室时,头部以及许多部位鲜血仍在流淌,整个身体已是遍体鳞伤,嘴也被打歪。

二零零零年十月牟强被非法判七年、非法关押在雅安监狱。牟强因撕毁邪恶攻击大法的标语,不穿囚服,多次被邪恶吴云等关禁闭迫害。牟强以绝食抗议,又遭野蛮灌食。

雅安监狱为了逼迫所谓的“转化”,即强迫违心的用虚假、诬蔑、恶毒的谎言写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雅安监狱入监队教导员吴云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让犯人把牟强带到监舍顶楼一间只有地铺的空号房内(这里没人会知道、听到、看到),六名犯人三人一组轮番对牟强实施折磨(另有四名犯人作为预备,随时准备接替对牟强的折磨),一人抓一支胳膊把牟强按住,另一人则在耳边大声念反法轮功材料。不准牟强低头、不准闭眼睛、不准动嘴巴、不准发出声音,稍有“不配合”,就使劲“收拾”,牟强的挣扎、反抗、无济于事,换来的却是犯人的恼羞成怒和更加粗暴的折磨。监狱干部是不会来“碰到”这些情景的,以为迫害就是他们安排的。每天从早上6:30起床到晚上10:00睡觉,除了被守着在马桶上解手和几分钟洗漱、吃饭时间外,牟强得不到片刻休息和喘息机会。

雅安监狱恶警除了在生理上、心理上、精神上的折磨,还要摧残意志,逼迫牟强同犯人“对话”,可这种对话本身是建立在对牟强的折磨之上的,根本不存在平等对话,并且犯人是受了指使的,干部可以随时用自己的职务、权力、身份对犯人的“改造表现”、“记分考核”进行要挟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所以只要当牟强一开口,立刻就会遭到犯人的围攻戏谑、冷嘲热讽、百般侮辱,使牟强难以形容的痛苦、疲惫、心力交瘁。犯人说“我们现在的改造任务,就是给你“洗脑”,要把你收拾到位,让你知道疼了,你就“老实了”,“这只是个开始,不行就延长时间,以后你晚上就别睡觉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发疯,要么写‘三书’并保持沉默”,“你就是疯了,也与我们无关,我们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炼疯的”…… 牟强在孤独、无助、屈辱、悲愤的折磨中痛不欲生的煎熬着每一天。

一个月下来,牟强被折磨的思维僵化、呆滞、行为机械、迟缓;面容苍老,脸色发青,皱纹深了,白发多了。这种折磨对牟强的心灵深处造成了深深的创伤和隐痛,这种创伤和隐痛是持续的,伤害永远都无法抚平,象一场恶梦,一想起就无限痛苦。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不能也无法相信这种残忍的折磨会发生在今天社会里的监狱内。

个别邪党干部在好大喜功、捞“政治资本”、挣“工作成绩”的利欲驱使下,采用欺上瞒下的非人折磨手段达到弄虚作假、走“形势”、“完成任务”的目的,终于弄到了又一份假“三书”,无法想象个别干部甚至会处心积虑的在“三书”上加上一句“以上是我真实意思的表达”;更不可思议的是监区长陈新颖还要叫牟强写一封感谢信给折磨牟强的犯人;还要逼迫说假“三书”是牟强自己写的;还要逼迫当众宣读。牟强已经说不出话了。牟强表示不承认这种由犯人口述,残忍逼迫笔录的假“三书”,声明这种假“三书”作废,并要求收回。

下面是大法弟子牟强写给家人的两封信,是由同情他的人员带出监狱的。中共监狱、劳教所为了封锁消息,通常检查、没收私人信件,阻止被关押的人员把里面的实际情况说出去。

(一)

妈妈、哥哥、姐姐、姨妈:你们好!

首先祝你们新年好!

我给你们写了很多信都被没收了,或退给我,说他们看不懂,甚至你们的来信也被任意没收不拿给我,我却无可奈何,你们无法想象我的实际情况,根本不知道我受到的折磨,无论电话还是写信都不能讲真话,否则你们就无法知道我的消息,同时我也会遭到进一步的严加看管和惩罚。吴云是最坏的家伙,他不仅残忍的折磨我,为了捞成绩,还不断编谎话欺骗你们,吓唬你们,你们以后再也别相信他的假话了。妈妈在电话里感谢他,我的心里有多痛苦啊!却不能对你们说。姐姐还要写信来骂我,我的心都碎了。妈妈要坚强、乐观起来,再也不要用眼泪和病体来逼迫我了。身体、健康、生命都是你自己的,为什么要听邪恶的谎言放弃大法呢?邪恶能给你什么?只能毁了你们。

在收到信后,不要在来信或电话里提到这件事,否则我的处境就更难了。
你们多保重!

(二)

清醒吧!

我很想你们!爱你们!

过年我给你们打电话,如果你们安全收到信了,就说我的同学祝我新年好,我就明白了。

我不怕恶人对我的折磨、摧残,可是我的家人被谎言欺骗、利用,转来对我施压,煎熬着我,却使我痛苦万分。因为你们是我的亲人,可你们不知道我所承受的和我所经历的是多么骇人的不可想象,而在我回来之前又无法向你们说明,所以你们再不要相信谎言了。

相信我,我是无辜的。我没有违法,是法律被恶人利用了。

哥哥,我给你写的信都被干部没收了。一个月只能打一次电话,以后可能打电话的机会没有了,因为我要揭露他们对我的迫害。别为我担心,形势会越来越好,因为人们都在清醒,了解真相。我知道你很辛苦,我又不能同你多说话,请你多保重,我很想你,请你多去看看妈妈,不管妈妈有什么错和缺点,她都是我们唯一的妈妈。

相信我,历史会给我公正的。不要再听吴云这个伪君子的假话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