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原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十恶警(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辽宁省沈阳龙山教养院的前身,是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开始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沈阳龙山教养院成立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专门非法关押沈阳地区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和普通劳教人员,解体于二零零四年十月。

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沈阳龙山教养院先后非法关押迫害男、女法轮功学员近千余名,王红、高蓉蓉、孙洪艳、王秀媛、温英欣、任淑杰、佟春时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龙山教养院虽然解体了,但法轮功学员将持续追查犯罪凶手及嫌犯,严惩凶手,还公义于天下。

1、恶警唐玉宝犯罪事实

恶警唐玉宝,男,四十八岁,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狱警,副大队长,部队转业,家住铁西区七马路爱工综合市场附近的沈阳水泵厂宿舍,楼号是热工街七号。儿子曾在沈阳四中读书。

恶警唐玉宝在龙山教养院电击毁容迫害致死高蓉蓉后,调入沈阳康家山监狱。地址:沈阳市苏家屯区白清乡康家山监狱。邮编:110113

恶警唐玉宝曾因殴打男普犯被停职。恶警李凤石上任后,特意把唐玉宝从家中“请来”任二大队副大队长,专任迫害法轮功打手。恶警唐玉宝经常毒打、电棍电击、奴工迫害法轮功学员,利用保外就医或减期诱饵公开向家属勒索钱财,是电击毁容迫害致死高蓉蓉的直接凶手。

二零零一年二月,恶警唐玉宝伙同其他恶人,电棍电击大法弟子张秀芳的脖子、头部、嘴。之后张秀芳变得情绪不稳定,突然就大哭大笑。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恶警唐玉宝打法轮功学员赵晓荣耳光,用脚踢她胸口,强制罚蹲。

二零零一年三月,恶警唐玉宝踢法轮功学员张立荣,并威胁正在室内遭受体罚的张立荣:“不“转化”给你送到马三家当慰安妇!”。

二零零一年八月,恶警唐玉宝对辽中县大法弟子王红施以高压迫害,导致王红肾衰竭,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迫害致死。恶警唐玉宝还对刚被绑架来的学员说,王红死了,能咋地?

二零零二年三月,恶警唐玉宝对大法弟子苑美云拳打脚踢地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因有一大法学员声明以前的不修炼“保证”作废,恶警唐玉宝认为与大法弟子孙凤新有关,把孙凤新叫到办公室拳打脚踢,并恶狠狠的威胁孙凤新。

二零零二年五月下旬,恶警唐玉宝伙同狱医李五一用电棍电冯桂芬,并且拳打脚踢。

二零零二年七月,大法弟子王秀媛因坚定信仰,被恶警唐玉宝一脚踹倒,头部被撞到暖气片上,划出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王秀媛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九月,恶警唐玉宝的指使恶人们迫害大法弟子孙凤新,这一次长达三十六天,前六天六宿,不让睡觉,看她困了,就用力推她,后三十天每天只让她睡二个小时的觉,平时不准挨床边,只准坐小凳,就是这样也得干手工活。

二零零三年四月,恶警唐玉宝把大法弟子黄世香打倒在地,黄世香是弯腰九十度残疾的老年人,还用鞋踹温英欣的腿,随后拿电棍电温英欣的头。

二零零三年六月中旬,大法弟子任淑杰,因向唐玉宝直告其应善待年老的法轮功学员,从而遭唐玉宝的电棍及拳脚的毒打。任淑杰的嘴被打肿并歪向一边,眼眶被打青并肿胀,白眼球被打充血,脸部变形,身上多处也有伤痕。

二零零三年八月,恶警唐玉宝打大法弟子冯桂芬两个耳光,大法弟子任淑杰站起抗议打人。唐玉宝不听,反向上级谎说冯桂芬不服管教。

恶警唐玉宝打电话威胁大法弟子温英欣的母亲,让拿三千元钱。有天他和恶警马再明带温英欣去做检查。温英欣跟医院医生揭露龙山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他把温英欣推到大厅,威胁把她从二楼扔下去。大法弟子温英欣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二月,恶警唐玉宝于十五日拽住大法弟子黄世香强行灌食。二月中旬左右他强行将大法弟子王玉英带回教养院。四月末他将大法弟子苏委唤带到管理科暴打,电击。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高蓉蓉拒不参加诬蔑法轮功的大会,被恶警唐玉宝从二层铺上拖下来,掐着脖子扭出去毒打。让两名队长把高蓉蓉架到管理科铐在暖气管上,拳脚相加,并用电棍电头,脸,脖子,手脚等处,长达半个小时。高蓉蓉的一只耳朵被他打耳光失聪。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恶警唐玉宝伙同姜兆华、王吉昌等犯罪恶警对拒绝参加奴役劳动、不写造假作业的大法弟子刘金枝、孙燕、金科桂、梁素杰、王玉、高蓉蓉分别叫到值班室铐在暖气管上,然后对她们大打出手。 其中高蓉蓉被唐玉宝、姜兆华电击长达七个小时,其面部严重毁容,肿大变形,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面目皆非,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来了。后高蓉蓉坠楼造成多处骨折。

恶警唐玉宝电击金科桂面部,脸上皮肤大面积严重灼伤、肿大,眼周围青紫,皮肤破处流出脓液,走路一瘸一瘸的。其女儿来探望,被心虚的狱警无理的拒之门外。女儿声嘶力竭的喊着:“妈妈,妈妈,我要见妈妈!”孙燕被恶警姜兆华、恶警王吉昌电击脸、嘴、手脚、脖子等处,脸上多处破裂,嘴肿大,手脚处被灼伤。刘金枝被恶警唐玉宝、恶警姜兆华拳打、电击。

恶警唐玉宝殴打法轮功学员刘素英,又送到一楼强行“转化”,不让睡觉,体罚蹲着,刘素英的腿蹲的起了大泡。

2、恶警姜兆华犯罪事实

恶警姜兆华,男,四十多岁,家住沈阳市大东区第五中学附近,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狱警。妻子朱琳(音)在大东区一街道办事处工作,有一男孩十四、五岁。

恶警姜兆华是电击毁容迫害致死高蓉蓉的直接凶手,其在迫害致死高蓉蓉后,调入沈阳康家山监狱。

恶警姜兆华伙同恶警唐玉宝、恶警岳军毒打、电击法轮功学员任素杰、脸被打变形,一连几个月颧骨都没有复位,不管被迫害的多重,只要没有生命危险都不允许上医院看病,怕暴露迫害罪行。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晚,恶警姜兆华把老年、残疾大法弟子黄世香叫到办公室,殴打、脚踢黄世香近两个小时。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恶警唐玉宝伙同姜兆华、王吉昌等犯罪恶警对拒绝参加奴役劳动、不写造假作业的大法弟子刘金枝、孙燕、金科桂、梁素杰、王玉、高蓉蓉分别叫到值班室铐在暖气管上,然后对她们大打出手。 其中高蓉蓉被唐玉宝、姜兆华电击长达七个小时,其面部严重毁容,肿大变形,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面目皆非,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来了。后高蓉蓉坠楼造成多处骨折。

恶警姜兆华电击、踢打梁素杰,造成其走路困难。

恶警姜兆华伙同恶警王吉昌电击大连大法弟子孙燕脸、嘴、手脚、脖子等处,脸上多处破裂,嘴肿大,手脚处被灼伤。

恶警姜兆华伙同恶警唐玉宝拳打、电击刘金枝。

3、恶警王春梅犯罪事实

恶警王春梅,女,年龄三十六岁,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狱警,家住沈阳市沈河区惠工街231-1号151。

恶警王春梅是直接参与医院监控高蓉蓉的涉案人,参与侮辱、虐待高蓉蓉。

4、恶警王吉昌犯罪事实

恶警王吉昌,男,四十多岁,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狱警。

恶警王吉昌伙同恶警姜兆华电击大连大法弟子孙燕脸、嘴、手脚、脖子等处,脸上多处破裂,嘴肿大,手脚处被灼伤。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晚九点,记者拨通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欲询毁容罪行相关事情,恶警王吉昌接电话,开口就按“标准答案”说:“这个情况不清楚。不清楚。”然后心虚的问:“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话的?”记者告诉他“读者投诉时留的电话”后,他说:“我不是这儿的,是来串门的。”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非法关押的都是女学员,当时应是就寝时间,不知王队长晚上到这里串的什么门。

5、恶警岳军犯罪事实

恶警岳军,男,一九七一年生,年龄三十六岁,部队转业。家住沈阳市和平区太原南街329号,浅蓝色高楼。岳军的妻子是外地人,儿子叫童童(音)。

恶警岳军是一大队大队长。二零零零年至今,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岳军曾在龙山洗脑班任小队长,期间辽中法轮功学员孙洪艳、体育学院的法轮功学员张晓丽都曾遭恶警岳军大打出手。

恶警岳军伙同恶警姜兆华、恶警唐玉宝毒打、电击大法弟子任素杰,将任素杰的脸打变形,一连几个月颧骨都没有复位,还不允许上医院看,怕暴露其迫害罪行。

二零零三年,恶警岳军经常搞株连等手段暗中挑动迫害。萨斯流行期间,法轮功学员夏玉兰不配合量体温,恶警岳军说:如果你不配合,我就让一大队全体学员罚站不许睡觉,这就是我的工作方法。

二零零三年,恶警岳军伙同管理恶警科长魏敏堂要强迫法轮功学员董梅踩法轮大法创始人照片,并对董梅说:如果你们继续绝食,我们就将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铺在所有学员经过的地方,叫所有的学员踩踏。法轮功学员董梅两年非法的非法关押,到期满了也不放人,被延期三个月。找到恶警岳军陈述延期非法关押的非法性,他说不“转化”就不放人。

恶警岳军对法轮功学员田秀琴暴力洗脑到深夜,不让其休息,不让其上厕所,还无耻当着许多学员的面说:田秀琴,我打了你,你生气了就没有做到忍。

二零零四年五月六日,恶警岳军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身,抢走了经文。二十四日当晚,伙同恶警院长李凤石对学员用电棍长时间电击,逼问经文的来源。对拒绝参加奴役劳动的法轮功学员傅艳玲、杨春华等连续几天将其双手吊铐在铁床上罚站。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恶警岳军不顾法轮功学员吕嫦靓长期被精神折磨和身体已极度虚弱,还无人性的施以电棍电击。

恶警岳军指使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侮辱、虐待,将高蓉蓉头顶部位的头发剪成短到挨头皮。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晚九点,恶警岳军被记者询问有关毁容罪行一案,他自己说明了:对此事不是不清楚,是“在电话里不能讲”。

二零零三年秋,恶警岳军把法轮功创始人照片放在灌食的床上,要大法弟子陈玉凤骑坐在上面。陈玉凤不配合,恶警岳军就打陈玉凤的耳光。

6、恶警张晓秋犯罪事实

恶警张晓秋,男,沈阳龙山教养院卫生科科长,家住沈阳市大东区凯祥二街警安小区。部队医院转业。

恶警张晓秋是直接参与医院监控高蓉蓉的涉案人。

7、恶警姜玉波犯罪事实

恶警姜玉波,男,一九六七年生人,年龄四十岁,曾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做护士,沈阳龙山教养院成立后调入并任管理科科长。此人给人的感觉文质彬彬,称自己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伪善背后是阴险和邪恶。是直接参与医院监控高蓉蓉的涉案人。

恶警姜玉波专门负责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编写攻击大法的书,制定迫害方案。被非法关押迫害学员非法关押期满前,恶警姜玉波主动与市、区“六一零”、邪党街道、社区联系,将学员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恶警姜玉波将一盆电水炉烧的开水泼在学员身上。
接见日门口,恶警姜玉波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强行叫接见的家属踩,一家属不忍心从上面过,绕着走,姜玉波一把拽住这位家属,恶狠狠地说:“你今天要是不踩,你就永远别见你妻子。”

二零零四年三月,恶警姜玉波多次威胁高蓉蓉:“我不想打人,但忍耐是有限的。”

8、恶警林桂芝犯罪事实

恶警林桂芝,女,四十多岁,未婚。原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狱警,中队长,干事,林桂芝现在张士教养院上班。

恶警林桂芝是直接参与医院监控高蓉蓉的涉案人。

9、恶警李丹犯罪事实

恶警李丹,女,三十岁左右,大连警校毕业,原沈阳龙山教养院一大队狱警,干事。丈夫张洪凯,是沈阳市东陵监狱狱警。

恶警李丹负责整理、上报法轮功学员洗脑、加期迫害的材料。

二零零三年前后,由于迫害严重,沈阳皇姑区大法弟子佟春时不能进食,吃了就吐,四天没吃饭,恶警李丹把佟春时衣服扒了扔在地上,对其拳打脚踢,强行拽手在不吃饭后果自负的保证上按手印。 佟春时食道癌复发,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被迫害离世。

10、恶警梁真犯罪事实

恶警梁真,女,四十多岁,二大队副大队长。家住沈阳市皇姑区,中医研究院附近。恶警梁真在高蓉蓉被非法关押期间,参与指挥和侮辱、虐待高蓉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