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子劳教所不择手段逼大法学员写“保证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一名曾被非法关押在安徽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叙述了劳教所的恶警为了了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不择手段的折磨她,教唆犯人对她大打出手、用电棍电、用大别针扎全身,直扎到骨头;恶警甚至给犯人减刑,叫吸毒犯拧断她的胳膊,只要能逼她写下所谓的“保证书”。这名大法学员遭迫害的经历,充份显示出中共恶党的邪灵本性。

以下是这名大法学员自述她遭迫害的经历。

我在一九九八年正月十六喜得大法,修炼不久,全身的病不翼而飞,丈夫和孩子的病也都好了,家庭环境也变好了,真是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正当我满怀信心修炼的时候,江氏集团却不顾亿万大法弟子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心都万分受益的事实,而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及亿万大法弟子进行了无情的打压。

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我曾四次进京上访,在北京昌平监狱受到了监狱恶警用电棍电、强行灌食的迫害,到了当地看守所又被迫没完没了的干活,干不完不让睡觉,同时被分局、公安局多次罚款。

2002年12月,我因讲真相被非法抓捕,2003年被非法劳教三年,恶警将我劫持到合肥安徽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在二大队,先是三个月强行洗脑,晚上12点睡觉,早上5点半起床。在此期间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拒不“转化”。2003年10月,我又被送到安徽南湖劳教所。恶警所长潘磊(女)恶毒的说:“到了南湖,鹅卵石都能化掉,我就不信‘转化’不了你。”由于师父的慈悲加持,20多天我也没转化,恶警只好又把我带回女教所转到一大队。

从2003年12月24日起,安徽女子劳教所开始迫害大法弟子。徐姓男所长找我谈话,我不配合,他就叫吸毒犯把我的手反绑上,吸毒犯们站在床上往上提我的胳膊,晚上被逼站立不许动,恶徒还用脚踢。

一次她们把我架到多功能厅二楼包房,叫三个心狠手毒的犯人看着我,其中有合肥的杨晶晶、马鞍山的徐丽、蚌埠的沈菊丽、二大队副队长恶警林芸、教育科的蒋姓科长,在场的还有几个恶警,林芸象疯了一样,用电棍电我的脖子和嘴,拼命的打我耳光,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我,恶警潘磊恶狠狠的说:“不写也得写。”

潘磊说完走后,三个吸毒犯一起上,拳打脚踢,把我的手反绑上,她们站在沙发上往上提我的胳膊,蒋姓科长来了,看我没屈服,就对吸毒犯说:开导开导。杨晶出去又进来说,恶警让她们把我的胳膊拧断一个,三个吸毒犯又同时上来对我大打出手,边打边说:打你能提前回家5天,不打你迟回家5天,没办法。

恶警还给她们大别针,让吸毒犯的扳直,然后把我按在地上,用别针满身的乱扎,都扎到骨头上,别针扎弯了扳直再扎。我的两条腿被她们打的无法行走。恶警进来看我还没写,又把我关在禁闭室,叫两个心狠手毒的吸毒犯看着我,一个是淮南的赵永平,一个是合肥的王琼,接着王琼叫两个吸毒的抓住我的手,林芸又用电棍电,用脚踢,打耳光,用手拧胳膊上的肉,都被拧出血来。

恶犯赵永平、杨晶打大法弟子最凶恶,都提前释放,赵永平提前三个月释放。

我最终没在法上悟,违心的妥协了,那一刻真是绝望,生不如死,虽然不久就公开写了两次严正声明,还是不能原谅自己,真是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

因为我写了严正声明,重新修炼法轮功,2004年10月15日恶警又将我弄进二大队刚成立的严管组,严管组的几个吸毒犯象魔鬼一样对待几个50多岁的大法弟子,带组恶警罗毅没完没了的骂脏话,纵容吸毒犯迫害我们。当时我们被逼做奴工,常常是没吃好饭就叫我们装车或卸车,晚上还要被逼写思想汇报,不写不让睡觉,还要罚站,平时只准干活,不准讲话,每天只准上两次厕所,还要请示,晚上洗脸洗脚时间只给5分钟,超过一点点时间就把水倒掉,有时还不到5分钟。

特别是原二大队队长邓祖霞带了一帮恶警,不仅成立了严管组,还让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打饭时站在所有犯人前面示众,到最后打饭只能打一个素菜,素菜卖完了就只给吃白饭,小卖部的东西不让我们买,连咸菜都不给买,干活又是最重的,最多时每天要做16-18小时,经常饿的难受。

二大队头目邓祖霞迫害法轮功最狠,05年她被升到所部,而恶警林芸因迫害大法弟子卖力被升当二大队头目。

迫害大法徒,天理不容。劝那些仍在迫害大法的人看一看已经曝光出来那么多的行恶者遭报的事例吧。不要为了眼前的那一点利益而造下永远也还不清的罪业,从而失去生命的永远。现在越来越多的世人已明白了这场迫害,从而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纷纷退出了恶党,在这关键时刻,希望你们能理智思考,改邪归正,做出正确的选择。其实,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们自己和你们的家人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