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艳的妹妹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辽宁省绥中县大法弟子李晓艳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已被迫害的四肢、脸浮肿,医生称其肾功能衰竭。以下是她的妹妹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有关人员的信。

劳教所所长、一大队大队长:

我们是李晓艳的妹妹,前几天收到姐姐的来信,说肾不好,心脏有毛病,我们很着急,我妈更是忧心忡忡,老太太七十多岁了,经不了一次次的长途跋涉和见不到女儿的打击,所以我们这次没让她来。我姐当初就是因为胆结石生命垂危才从马三家教养院回来的,本来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她,回家后通过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回想当时的心情,我们全家为我姐的康复高兴,我们好象捡回了个姐姐一样。这次又说病重,不知她近况如何,昨天去看,你们没让我们见,不知何故。

回来后,我们心情很沉重: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几年里,我姐经历的太多、太多了,三年劳教后回家时,原来不懂事的孩子已经快初中毕业了,老母亲想女儿已经满头白发,与她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丈夫已经离她而去,原本幸福的一个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了。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些变故的人,是不会体会到那份艰难与辛酸的。刚刚回家不久的她常被公安警察骚扰,被迫走上了流离失所的路,为了安全,她尽量不外出,有一次,她看着别人出门去买东西,便不由自主的说:“我可什么时候能随便出出入入啊。”当时听到这话的人都流泪了——一个好人竟然连基本的自由都被剥夺,让人心酸。

就在她刚结束流离失所的日子回家不久,又被抓了,送进了你们这里关押。年近古稀的母亲,三次乘坐没有座的火车,一路几十个小时站到济南去看望失去自由、备受煎熬的女儿,每次都失望而归,回想起母亲一次次的拖着沉重、迟滞的脚步,老泪纵横的带着见不到女儿的失望,一步步挪出教养院,满头白发被风吹的凌乱不堪的场面,真让人揪心啊。

其实,我姐从小学习成绩优秀,始终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家里至今还有她读书时和工作时的奖状一大摞,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农业局当干部,工作认真负责,她的工作是别人眼中的“肥差”,可她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从不贪占,单位上下有口皆碑。我姐心好,爱帮助人,同事都很喜欢她,她也很能干,与姐夫白手起家,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和和美美,要不是镇压法轮功这件事,怎么也想不到我姐这样的好人怎么会跟“监狱”、“劳教”这样的词联系起来啊。有时我们也想,法律管束的应该是人的行为而不是人的思想,怎么因为人的信仰而把人抓起来呢?把好人当罪犯抓起来,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为了啥!

作为妹妹,我们也很难,要安抚老人,又要牵挂姐姐的安危。我姐的儿子正在读大学,听到她妈妈再遭迫害的消息,孩子情绪非常压抑,小小年纪整天愁眉不展,男孩子外表坚强,不说想妈妈,但私下里偷偷的流泪、叹气。你们也有父母儿女,将心比心,相信能理解这份心情。我姐被迫害的这八年来,孩子很少能和妈妈在一起,无论是对我姐还是对孩子,相信你们都能明白那份骨肉分离的凄苦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我们姐妹几个,带着妈妈的牵挂和嘱托,真诚期待你们让我姐早日回家,这样既成全了我们一家,同时,善待修佛的人也会给你们的未来积累福德。

李晓艳的妹妹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五日

李梦婷的母亲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的信

葫芦岛南票区大法弟子李光(又名李梦婷)目前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劫持迫害。以下是李梦婷的母亲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有关人员的信。

二大队大队长:

我是李梦婷的母亲,昨天刚从锦州过来的。梦婷关在这里有七个月了,算上这次,我已经来过四次了,前几次你们都说有规定,没让我见。但是天太热了,梦婷还没有换季的衣服,我还得来。

其实,来一趟也不容易,就拿这次来说,我做了十五个小时的火车赶到这,也挺疲劳的。

来之前,我就想,不管能不能见到女儿,我有几句话也想跟你们唠唠。

我今年七十二岁了,就自己一个人,原来梦婷和她儿子和我一起住,互相有个照应,梦婷一被抓,家里里里外外都靠我一个人了。每天早起给孩子做饭、洗衣服,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是有些吃力,但是最让我难过的是孩子想他妈,情绪低落,不爱上学,老师天天往家里打电话问,我急的心都突突。我也怕孩子去网吧或者跟坏孩子学坏了,那可咋跟他妈交代啊,也对不起这孩子啊!虽然我挺难,盼着梦婷快点回来,同时我也想到了你们。

我年轻时在检察院上班,我们单位有个“右派”,别人都不敢也不愿沾他的边儿,怕受牵连,但我很同情他,对他说:“老×,你要上哪去出差,车费我都给你报销。”他说:“行吗?”我说:“都是一个单位的,一视同仁。”那个“右派”很感动,后来下放了没再见过面。但我想起那几年,就觉的心里安生,觉的自己的良心很安稳。其实,世事可能总会纷纭变化,但我们得把心摆正。

我也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经历的事多了。法轮功的事我是这样看的,咱们国家几十年了,各种运动不断,运动完了再平反,历次整死、冤死了一批又一批,周而复始的这样干,细找找,差不多哪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梦婷炼法轮功是要做个好人,她是冤枉的,我们中国老人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讲个因果报应。共产党把修炼佛法的修炼人、把好人抓进监狱关押迫害,这都是伤天理的,一定要遭报应的,这可是天理啊!

中共虽然害了我们一家三代人,即使这样,虽然是你也被动参与了中共的运动,但大姨觉的你更是受害者,所以大姨得告诉你:灭中共是天意,是它自己做到那了,不是谁诅咒它、推翻它,如果顺着它去干坏事,真会跟它一同被淘汰。生命是可贵的,大姨希望你为了自己要多想想,好好权衡一下利害关系,别误了自己,要真正的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啊,同时啊,要善待这些炼法轮功的,善待好人那也是给你自己积累福份啊!

梦婷的妈妈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五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