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武侯金花洗脑班迫害郑友梅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叫郑友梅,今年六十岁,修炼前患有心脏病,十二胸椎压缩性骨折,风湿等疾病,那时让我痛不欲生。九六年底有幸得大法修炼,一身疾病不翼而飞。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亲身受益的我去北京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被抓回重庆,我原工作单位长寿川维厂保卫处史维加从重庆将我直接劫持到长寿看守所。在长寿看守所被关一个月后,我又被成都机投派出所警察拉到他们的置留室,警察当着我的面把真正的犯人放走,而把我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关进去。按他们的制度,留置室只有二十四小时的置留权,最多四十八小时就必须要上级主管单位批准,但他们却非法将我关在留置室整整半个月。我被非法关押在此期间,留置室马上就安装上了监控器,我一炼功他们就在外面喊。半个月后他们将我与刘贞海,张盛荣,陶渊四人一起被非法关押在联防队半个月左右。其间白天不准闭眼、坐着、不准弯腿,怕我们炼功。

后我被武侯区机投派出所强行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又被非法延期五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才放回家。

刚回家两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武侯区晋阳街办前书记李伯华、朴主任、晋阳派出所曾凤鸣警察等一行6人,把我从家中绑架至金花洗脑班。

地下监狱──金花洗脑班

金花洗脑班恶警有刘晓康(队长),王晋平(副队长),武侯区各派出所每月轮流派出两名警察、八个保安到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被关小间,一包夹二十四小时跟在后边。每个小间里面多重铁门,并喂有狼狗,真是比监狱还监狱的黑窝。

我被绑架进去就被强行洗脑,被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坚决不配合,站起来抵制这种对大法师父的栽赃式的流氓攻击,使其无法继续。刘晓康把我叫出去站在房顶顶端的过道处,重拳打我头部,接着向我的头部左右猛打几十拳。打得我都站立不稳。

我绝食反迫害,当时洗脑班共关有九名大法学员,除一人未绝食外,其他的都全部绝食声援我。绝食期间,恶人为做我的工作,特许我姐经常来看我。我将刘晓康的暴行告诉了我姐,我姐抗议他们对我施暴行,说如果以后我呆痴要他们负责。刘晓康假惺惺的向我道歉三次,并给我姐道歉。我不接受他的道歉。

自从被刘晓康击打头部以后,我经常突然眼睛发黑,大脑里一片空白的状态。这之后,刘晓康假惺惺的向我及我的家人保证不打人保安如果打了人查实后他们要处理。这一套说辞完全是中共假、恶、斗的真实写照。事实上保安唯其鼻息、眼神行事,对大法学员常常大打出手,肆无忌惮。他们当着我们的面说处罚,事实是,事后恶保安都颠儿颠儿的去领奖金。

二零零二年初一天午饭后,大家几个大法学员想互相说说话。这本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保安却不准,强拉我们回牢房。我们拉着手不动,并给他们讲真相。保安王怀成等将录音机开到最大音量来干扰我们,并敲响金属脸盆、怪叫、放鞭炮等,大概持续了半小时,刘晓康、王晋平和一姓吕的警察来了,刘晓康狠狠的吼了句:“回去!我数三下。”我们把手紧紧的挽在了一起,恶保安如狼似虎般向我们扑来,连打带拖的将我们拖回牢房。刘贞海的小腿连二杆处被恶警踢出鸡蛋大的血包,后感染、腐烂;张世清被一姓蒋恶保安脚踢、凳子打,导致小便失禁。

在洗脑班,任何事都在恶人的监视下,晚上睡觉几十分钟查一次房,男男女女冲进冲出,随意拳脚相向,让我们精神和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

一天早上,恶保安王怀成、小马看见我在炼功,立即跑过来对我拳脚相向。我跑到走道上大喊“保安打人啦”,警察全都装聋作哑不见一个人影。两恶徒又用拳头打我的胸腹部,头部,使我脸部受伤,脸和下肢约浮肿约一个月。期间根本就看不到刘晓康的影子。

金花洗脑班是原来的法院旧址,审判庭对面是三层楼,两室一厅的家属宿舍,共六套,每套房关三个同修。

一天早上天刚亮,我就听大法学员倪月华(原监狱管理局的警察,六十多岁)在大声抗议恶保安对她的侮辱。她当时坐在床上盖着被子,保安说她是炼功,拉她的手,动手动脚的。我出来上厕所为倪月华说了几句公道话。等我上完厕所回牢房,一姓赖和姓张的恶保安立即跟进门,随手把门关上,对我大打出手。我的头上被打起包,腰部软组织受伤。我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向对面的同修揭露说了保安行凶的事实,对面的同修房慧等人声援我,我们都在阳台上发正念反迫害。

我们要求见刘晓康,绝食反迫害。刘晓康被迫让王晋平出面解决,王晋平假惺惺的表示要处理赖姓保安,让两个保安给我和倪月华道歉。实际上是演一出双簧给我们看,因事后他们更加猖狂。我向刘晓康提出要诉讼法律,要求他提供纸,笔和相应的法律文件。刘晓康威胁说:“你材料上要写明你是炼法轮功的被打,看你告不告得着。

那天我正坐在床上,武侯区政法委书记高明亮和另一个区的什么处长带着一帮警察来了。高明亮气急败坏的亲自上阵指挥警察、保安,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强行拖进洗脑班。高明亮踢原患有血液病的康泰菊一脚;房慧、倪月华都是被他们强抬来的。洗脑班四周站满了警察和保安,高明亮和那个处长在上面攻击大法。有的法轮功学员大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是宇宙大法,是造就一切生命的大法”。

那个处长就说:“你们说宇宙是怎么回事,是怎么构成的?”并点明要刘贞海回答。刘贞海受师父点化大声说:“宇宙是由真、善、忍构成的。”我们全体大法学员报以热烈的掌声。后来我又揭露了我在劳教所里所遭遇到的迫害和超期非法关押我四个多月的迫害。在大法学员帮助下,他们在上面无法正常讲话,只得宣布散会,我看高明亮灰溜溜的象泄气的皮球。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日。刘贞海正在院子里盘腿发正念,我就在刘贞海旁边坐下发正念。一段时间有人来叫刘贞海起来,刘未动。最后听动静好象将刘贞海抬上汽车拉走了。一会儿有声音又叫:“郑友梅起来,否则把她也装上汽车拉走。”我不动,一会有两人架着我的胳膊把我抬到街沿上。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身边有人说话,我睁眼一看,大法学员都在我身后盘坐着。只见一恶保安提着一桶水准备往我们坐的地方泼水,我想不能让他这样糟蹋我们,我们就站起来了。这时是正午时间。其他大法学员问吃不吃饭?我说吃,吃了饭下午接着打坐。后来听大法学员说刘贞海被汽车拉到一个联防队,罩上麻布口袋,让联防队员拳打脚踢一阵,才把他拖回来的。

正念出走

在长期的高压迫害下,我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原来我能吃一大碗饭,胃口很好,遭迫害后根本就咽不下饭。为了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二零零二年五月底,我与大法学员康泰菊绝食绝水反迫害,5天后,恶警强行插鼻管灌食,恶人毫无人性的继续反复强行给我插鼻管,好不容易插进去了,牛奶灌不进去,又扯出来再插,导致我一口一口的吐血。

由于被恶警刘晓康猛击头部后,留下了后遗症,我经常眼前发黑,大脑一片空白。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左右,我突然眼发黑,不省人事。醒来后发现整个人扑在地上,双手被压在身体下面,嘴旁地上有一大滩血,整个上嘴唇全部摔裂,头上一个大包。我起不来,动弹不了。后被送到金花镇医院。医生说我心力衰竭,脉搏仅50多下。我连夜被转到武侯医院肠道急诊病房。到武侯医院我仍坚持绝食,两个包夹开始劝我吃饭,见我坚定就不再劝了,二十四小时直接给我罩上氧气。

最后他们找我姐来给我交底,我姐给我说了很多,也说服不了我。突然我姐说出了她不可能说出的话,大概意思是:你吃了那么多苦,在床上躺了几十天为了啥?你想出去,你路都走不了,你怎么离开?

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叫我离开这个邪恶的地方。我开始吃饭,身体开始恢复。开始吃饭的第二天,医院安排拆嘴上的线并通知出院,当时两个人扶着我才勉强能走。这时肠道急诊室住进一个严重传染病的人,就把我转到门诊观察室。但两个包夹随时跟着我。

星期六那天,我那天正在床上打坐,一会儿脑中冒出了强烈出走的念头。我经过医生的门诊室侧门走出去,正好一辆的士停住,下来一个人。我尽量快步走稳一点走向公路,双手用全身的力气才打开车门坐上去。当车驶过医院我知道,我自由了。

因我在医院开始计划出走,曾让亲戚给了我一百元。我在一家公用电话处停了车,当时我四肢不灵,双手肿得厉害,掏钱都困难。我给大法学员打电话没打通,亲戚因怕受牵连,到儿子家去了。我只好住进一私人旅馆。钱也没有了,所有亲戚家的电话都被监控,也不敢打。我稳住心,一遍一遍的分析可去之处,最后选定要去之处,但长途汽车要六十元,还要打车,而我只剩下五十元了。我找旅馆老板,婉转说明意图,向他借三十元,他借给我五十元,还说他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肯定是跑出来的,还说我可能活不了多久。

我到达目的地时,只剩二元多钱。接下来我靠学法、发正念、炼功,恢复了身体。这次正念走出金花这个黑窝,完全是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才走出来的。

后来才知道,成都的亲戚家都被监视起来,电话也被监控了。连我远在外地的儿子也被威胁,监控了。两年后的二零零四年警察还到处找我,真是邪恶至极。

参与迫害大法学员郑友梅的相关人员及单位(电话区号-028)

四川省成都武侯区610办85531041、 85558685(传)
成都武侯区610办 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
副主任:罗义祥(办)85531041、(宅)85061298、13008125252、(小灵通)88178528
成都武侯区综合治理办 85557410(传)
原区政法委副书记、原武侯区610办公室主任、金花洗脑班负责人:高明亮 88875675(小灵通)办85559679、宅85065618 移13018234166
原区政法委副书记 杨晓钢(办)85532382(宅)85622000、13708029209
原区综合治理办主任马泮友(办)85534190(宅)85450433 、13688336915(小灵通)88094175

武侯分局机投派出所  电话:87483110 87433110  87431197 87433654
地址: 成都市武侯区潮音路8号   邮编:610045

武侯分局晋阳派出所 电话:87428110 87445110  所长办 87433567
地址:成都武侯区晋阳路368号 邮编:610045
警察 曾凤鸣(调走)

武侯区晋阳街道办事处 电话: 87428937
地址:成都武侯区晋阳路366号 邮编:610045
李伯华(前书记)  朴主任

成都市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电话: 85034039  85367039  邮编:610045
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金花镇永康村草金街66号
队长 刘晓康(原武侯区浆洗街办事处司法所所长)
副队长 王晋平(原武侯司法局宣传科科长)
保安 王怀成 蒋某某 赖某某 张某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