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龙泉大法弟子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更新: 2016年10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

1.大法弟子鲜明珍遭绑架迫害

鲜明珍,是成都市龙泉区法轮大法修炼者。2001年6月的一天早上8点,有人敲她家的门,她把门打开,来人是她们单位保卫处的杜培、张军。他们说:听别人说你家有法轮功资料,赶快交出来,不然就罚款、拘留。说着就进屋,把书、资料、录音机等全部抢走。接着,杜培打电话说带个搜查证。马上来了七、八个警察,其中有刘建平、郭小河、龚建国等,他们把鲜明珍带到航天分局派出所,同时恶警们把鲜明珍家翻个底朝天。

晚上,鲜明珍说要回家,杜培说,我叫你女婿来接你,你女婿来了你要叫他拿钱。鲜明珍问拿什么钱?杜培说:拿认识费,因为在你家搜出了东西。鲜明珍问他要多少,杜培说:4000元。鲜明珍说4分都没有,我只有50多元生活费,没有钱。我家有沙发电视,你去搬。张军说:谁要那些东西,要的是钱,我们在你家翻到有钱。鲜明珍说那是生活费和大女儿交保险的钱。杜培说:什么生活不生活,保不保险,我们要的是钱,不拿钱就不放人,要拘留。后来鲜明珍女婿和亲家在杜培和张军的威胁恐吓下拿1000元钱,才救出了被绑架的亲人。

2001年11月11日晚,鲜明珍与大法弟子李芳玲在长柏路航天医院家属院贴真相不干胶,被恶警抓住,送到航天分局。刘建平、余洪、郭小河等人又抄了鲜明珍的家,同时把鲜明珍带到航天分局,盘问东西哪来的?后把鲜明珍铐在二楼右边楼口上,李芳玲铐在左边。直到第二天早上5点左右,恶人怕别人看见,又把两人铐到后院露天坝的铁柱子上。她们就大声讲真相,办公室没人吱声。中午又把他们送到北干道派出所。等他们酒足饭饱后,又把鲜明珍两人带回来,非法搜了她们两家。下午6点钟,又把鲜明珍两人送到龙泉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5天。

2005年6月,有一天下午6点钟,有人敲鲜明珍家的门,当她打开门,突然闯进来3男2女,要拉她走,鲜明珍就跑到厨房阳台上大声喊:土匪又闯民宅了。这时2个女的来拉鲜明珍,鲜明珍推开她们,大声说:你们没有资格拉我,我是修真善忍的,你们不配。后来两个女的,一个男的连拉带推,把鲜明珍推出门外。鲜明珍死死的抓住楼梯的铁栏杆,大声说:无论如何,我都不走。一个高个子男子(龙泉镇610头子、综治办主任朱彰林)就说:我打电话调30个人来,锯掉栏杆,也要把你带走。见鲜明珍不怕,又来的说:到居委会写个“保证不炼”,就回来。

这时,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在场,有不明真相的说;共产党不会骗人,你去嘛。恶人又对鲜明珍的女儿说:保证去一趟就回来,我们好交差。鲜明珍的女儿听信了他们的话,哪知道下楼后,就不让鲜明珍的女儿同去。鲜明珍的女儿说:我妈妈不会写字,我去帮他写。他们不让,鲜明珍的女儿方知被骗。恶人说:骗下楼就走。鲜明珍的女儿硬行上车,到了航天宾馆门口,北干道派出所来了4、5个警察,强行把鲜明珍的女儿拉下车。拉的时候,鲜明珍的女儿气的差点休克,过一会儿苏醒过来,一头撞汽车上,哭喊道:你们把我妈骗走了,我不活了。在这种情况下,鲜明珍说:等我女婿来,把我女儿交给他,以防出事。恶警一齐说:出了事是你的事,不是共产党的事。他们毫无人性,强行把鲜明珍拉到新津洗脑班,非法迫害了一个月。

2.大法弟子李芳玲遭绑架和洗脑班迫害

2001年11月11日晚,李芳玲和鲜明珍到航天医院家属院发真相资料,进院后,两人各上一个单元楼上去发,发完下来,她们两人就走散了,后来李芳玲在院内边发资料,边找同修。带的资料发完了,就剩两张不干胶,看院内没有同修,就从院的后门出去到马路上的电线杆上贴了一张不干胶,走了大约有200多米的电线杆上,又贴一张,被便衣恶人发现。

便衣恶人把不干胶撕下向李芳玲追跑了几步问:这是你贴的吗?李芳玲没理他,直往前走,便衣恶人跑上来,拉着李芳玲的衣袖,喊了三轮车,把李芳玲推上车,马上就拉到航天分局,在航天分局里,龚建国拿来手铐猛的抓住李芳玲右手,往背后一拧接着拉过左手,手铐往李芳玲手背一打,边扣手铐边说:我叫你嘴巴狡。然后把李芳玲推到墙根前。

后来他们押着李芳玲到她家去非法抄了李芳玲的家,七八个男警察和一个女警察把李芳玲家的抽屉和箱子、柜子三个房间都翻遍,把李芳玲家的《转法轮》、师父新经文及所有的大法资料和炼功用的录音机、磁带全都抄走了,又把李芳玲带回龙泉驿公安分局,已经快到12点,把李芳玲和鲜明珍的双手铐在进大门的楼梯的扶手上一边一个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多,又把李芳玲两个转铐到后院停车棚下的铁柱子上,有个叫邓红的男警察看守着她们,到十二点钟又把她俩绑架到北干道派出所,又单个审问和搜身,直到下午5点多,又把她俩绑架到看守所。

2003年5月15日下午,李芳玲和另一位孙姨骑自行车去百宫堰发真相资料,看见政府门口安了举报箱,李芳玲就经过举报箱投了一张真相资料,被几个恶人看到了。当李芳玲两人骑自行车走了大约有400多米远左右,骑着摩托的一男一女的年轻人追上去,强拉着她们两人的自行车,强行让她两人跟他们走,一走进一家院门,什么都没说,就把李芳玲两人连人带车一起推上汽车,很快就拉到龙泉镇派出所。下车后把她们关起来,单个非法审问。另外他们开着警车去了十几个警察抄李芳玲家了,把李芳玲家的箱子,柜子的锁全都撬坏了,三个房间都翻了。把所有的大法书、资料、炼功用的录音机,磁带,全都抄拿走,而且连李芳玲的女儿也被带到派出所,非法审问了好几次后,双手戴着手铐,铐在大院的停车棚的铁柱子上过了一夜一天才放回。后来一女恶警手拿一块提前折好的有三寸多宽的红布,把李芳玲的眼睛蒙上,又来了两个恶警把李芳玲强行架到警车上。马上把车子开得飞快,大约把车子开了有20多分钟,停车了,打开车门又来了二个人把李芳玲从车上拖下来,又强行往楼上拖,拖到六楼一间小屋子内,龙泉驿公安分局一科邓姓科长,龙泉镇派出所张春民等参与了这次非法审讯。就这样双手带铐坐木方凳上审问了三天三夜也没审出什么,就在5月20日下午5点多又把李芳玲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多天才放回。

2004年的5月21日早晨8点多钟,几个恶人,其中一人是明江社区杨红(原龙泉062基地乙区派出所的警察),还有一个脸形方正,肤色较白的中等个头,可能是龙泉镇综治办的朱彰林,强行把李芳玲拖下楼,推上车,马上就开走,大约开了1个多小时就开到新津洗脑班,就在洗脑班北关了快2个月。在这期间,强行她写下“三书保证”。

3.成都大法弟子施兰芳多次遭迫害的经过

施兰芳,是成都市龙泉区法轮大法修炼者。几年来,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殴打和抄家。

2001年的夏天,有人托施兰芳去看望赵本勇的母亲,(龙泉区航天工业学校教师赵本勇迫于所在单位的压力,被迫流离失所,赵的母亲到龙泉儿子的家中帮助收拾东西。)

到赵本勇家没人,下楼时,遇到一老太婆,同时还有一男一女,上楼,(那二人是派出所的,男的叫郭小东,女的不知名)。由于施兰芳不认识赵志勇的母亲,也不知他们是派出所的,就问:你是不是赵志勇的母亲。她伪称说是,派出所的郭小东问施兰芳是否炼法轮功,施兰芳说是。当时派出所就把施兰芳绑架到龙泉区航天工业学校保卫处。随后龙泉区航天工业学校保卫处的马春就把施兰芳送到北干道派出所,当时赵志勇的母亲也被绑架到龙泉区北干道派出所。就这样仅仅受人所托去看望一老年人,派出所的恶警把施兰芳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2001年底有天晚上在航天甲区送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航天分局马上把施兰芳抓到公安分局。王建国逼问施兰芳资料哪来的,并拿警棍狠毒打施兰芳头、身上,把施兰芳的两只手都打坏了,肋骨打伤,腿也被打伤,头被打肿的象发好的馒头,眼睛打的象黑皮蛋一样,无法睁开眼睛,也看不见。第二天,被送派出所。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吃惊的说:要不得,谁打的这么狠。但派出所还是又把施兰芳关到一间小黑屋,吃、喝、拉、撒全在内,两天后送到龙泉区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了15天。

2004年6月的一天下午,施兰芳在家做家务,龙泉区航天工业学校保卫科的马春、毕云、王伟突然闯入施兰芳的家中,硬把施兰芳拖到楼底下上车,他们强行绑架施兰芳。施兰芳不肯走,说:外孙女马上放学,家里没人,她进不了家,要哭的。他们不听,强行把施兰芳拖上车,送龙泉翰林山庄洗脑班。第二天龙泉区“610”头子何锡文用皮鞋踢施兰芳小腿,并恶狠狠的威胁说,要把施兰芳的女儿、儿子、外孙女都关到洗脑班。洗脑班的恶人见施兰芳在厕所炼功,便狠狠的打了施兰芳的耳光,一只手打痛了,又换另一只手打。

洗脑班的陈得才(龙泉区政法委副书记)在给施兰芳洗脑时,施兰芳说:我修大法修定了,你“转化”不了我。于是陈得才就又打施兰芳的耳光。后来又叫王建国、罗军把施兰芳转到新津洗脑班。

一到洗脑班,医生检查施兰芳身体,发现高压200,低压120,脉跳很快,医生吓倒了。但就这样,还是在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施兰芳六天后,看到实在快不行了,才把施兰芳放回家。

2004年10月26日,施兰芳到楼下磨菜刀和剪刀,花园有两个老头在看报,施兰芳顺便拿了一张真相资料给他们看,其中一个老头拿到公安分局去了。恶警马上把施兰芳抓到分局,后又送到北干道派出所,北干道派出所非法判了施兰芳15天治安拘留。

在看守所第三天(28日)所长来查监,她说了施兰芳好多坏话,施兰芳说了一句:我们做好人,你们这样迫害我们,以后要遭报的。她就受不了了,叫犯人把施兰芳铐起来,一头铐右手,一头铐左脚,蜷成一团,站也站不起,睡觉也伸不直,就这样整整铐了11天,才给施兰芳解开。解开后施兰芳站都站不稳,其他在押人都说:叫我一天都受不了。

2006年7月25日晚上,施兰芳在街上走,龙泉镇派出所的警察看见施兰芳后,把施兰芳抓住,问施兰芳:你在干什么?施兰芳说:我没干什么。他又问施兰芳:李洪志是啥?施兰芳说:是我师父,是我最好的师父,也是全球大法弟子的最好的师父。全球有80多个国家的人都在修炼法轮大法,只有中国不准人做好人,不准炼。他们马上搜施兰芳的身(施兰芳是女的,而搜身的都是男警。)搜不到东西,就打了施兰芳一耳光,打的施兰芳脸通红。后又把施兰芳拖到车上,拉到龙泉镇派出所审问。非法审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后来有一个老头和一个青年人一直看守施兰芳。到凌晨大约4点钟才放施兰芳回家。施兰芳回到家发现家里已被抄了个底朝天。抽屉、相框弄的一桌子都是,连缝纫机的肚子都抄了。

4.沈淑芳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遭迫害

2006年4月11日中午12:15,沈淑芳被龙泉当地派出所一伙(五人)恶警强行抄家,被绑架到龙泉拘留所。15天后,沈淑芳被龙泉610绑架到新津洗脑班遭迫害。邪恶的包夹人员严密的失去人性的控制着沈淑芳的日常生活,干着伤天害理的事。

2006年4月11日,恶人推坏沈淑芳住的卧室门锁,抄走沈淑芳所有的大法书、大法师父的法像、真相资料、炼功带等。2点左右,恶人把沈淑芳带去派出所审问室,非法审问三个多小时。沈淑芳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根本不听,恶人叫沈淑芳在他们写的上面签字。沈淑芳拒绝,不配合他们的要求,没有签任何字和按手印。

当晚10:30,沈淑芳被绑架去龙泉拘留所,关押在20平方米的监室里,吃、住、洗、漱、拉屎、尿、都在监室内。那屋里原已住有诈骗犯、盗窃犯、杀人犯、卖淫女等共有8人。到了看守所,他们才交给沈淑芳一份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书”,上面写着拘留沈淑芳的缘由,污蔑沈淑芳99年4月“煽动”黎光琼炼法轮功,而2004年以前,沈淑芳根本不认识黎光琼,黎光琼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完全出自于她个人的心愿和所为。

坐牢15天,时间已满,恶人并不让沈淑芳回家,而是在龙泉610策划下(龙泉镇610头子朱彰林参与此事),又直接把沈淑芳从龙泉拘留所绑架去新津洗脑班强行洗脑。610办在龙泉找了两个与他们关系密切的包夹人员非法押着沈淑芳随往洗脑班。

610办亲自给包夹人员送工资、买东西(出口香蕉,荔枝、水蜜桃)慰问包夹人员,让610办给她们经济上,物质上的好处后,迫害炼法轮功的好人。她们严厉的控制沈淑芳洗漱、喝水、吐痰、拉屎、尿等,事先要得到同意、安排,否则哪怕有时屎、尿憋的难受极了,不批准也不准去,就是准许,也得看到外面确无一人,才准去,并且是包夹人押着去。蹲在厕所里,包夹人守在外面(厕所)嘴里不停的吼叫:快点、快点、快点,不要叫人看见了。

每天的门窗紧闭不开,只有两个小纱窗透点空气,晚上还拉上厚厚的窗帘布,让人每天感到难以忍受的窒息。她们用不让沈淑芳得到足够空气、氧气摧残着沈淑芳的生命。那是在5月18日那天上午,沈淑芳特别难受极了,几乎是窒息死亡之际的状态,沈淑芳强行支撑着不听使唤的身躯,去打开房门,想通点空气,又被姓杨的包夹人吼叫着:谁叫你开的门,你要干啥?有病就送你去医院,把门拉过来,留个小缝。你坐到门后去。正在这时查房的来了,看见后怕出人命,慌乱叫包夹人员:快弄她去外面通空气。

两个包夹人,白昼轮番换着到外面去通空气,睡觉、玩耍、织毛衣等,在屋里盯着沈淑芳时,叫苦连天。嘴里喊着没空气了,要憋死人了。她们为了金钱、物质,干着伤天害理的事,出卖良心,迫害炼法轮功的好人。它们对沈淑芳说:我们的工作是龙泉安排好了的,我们是来“陪你、帮教你、管好你的吃、住、行走”。在新津洗脑班,强迫沈淑芳看污蔑大法的电教片、图展,轮番找沈淑芳谈话、交代、威胁等。外表看它是法制教育中心,只要去过那里的人都知道,其实是地道迫害炼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大魔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