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法弟子阳从梅及家人受迫害经历(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新民镇河屯五大队的阳从梅,2003年因刑事案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与大法弟子接触,幸得大法,开始修炼,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身心发生巨大变化。身心受益的她积极向被谎言蒙蔽、不明真相的世人讲明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人们大法的唤醒世人的良知,救度世人。

2007年4月4日上午10点左右,十多名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610恶人、三河派出所的恶警,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冲进阳从梅在三河开的理发店,粗暴的将阳从梅打翻在地,既没有说明任何理由,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及相关手续,强行将她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救度世人的两箱《九评共产党》和100张光碟。


阳从梅在三河大件路旁开的理发店

当天,恶警把阳从梅绑架到三河派出所二楼,用脚镣、手铐将她铐在木椅上,并用绳子捆绑她的全身,使她不能动弹,并且不给吃喝,一直铐了50多个小时。国保大队天天来刑讯逼供。


新都区三河派出所

隐藏很深的黑窝“金牛区洗脑班”

“金牛区洗脑班”入口

之后又把阳从梅送到了成都金牛区踏水村古靖路的“金牛区法制教育中心”,那里专门酷刑折磨不招供的大法弟子。在那里他们把阳从梅铐在铁床脚下,脚镣、手铐都用上的,人就坐在地上,长达十多天。新都区国保、成都国保每天轮番的来刑讯逼供,有时用树条抽打头、脚,有时吊在窗子铁条上,有时将人铐在铁床脚下,脚放在板凳上,称之为“老虎凳”。

金牛区洗脑班位于踏水村古靖路的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外面有一个“群英幼儿园”,弯进去要走二百米左右,大概是一个废弃的农家院子,没有门牌标记的圆型门里。为了对付不妥协、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有几个保安,还有请来的帮教,有一个家住荷花池、叫欧阳红的女人最为阴险、恶毒,她曾用针扎、用鞋底扇耳光等对待大法弟子,阳从梅她也打过。当时里边还关了一个荷花池的老太太,有七十多岁。曾经有一个大法弟子被迫害得脱水。里面还有几个工作人员。

阳从梅的父母到三河派出所询问她的下落,被告知是新都公安局把人抓走了。然后又到新都公安局国保大队询问,当时负责接待的年轻女警察蛮横地说:“人是我们抓的,关在哪里我不知道,即便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你。”阳的父母又提出要见女儿一面并给她送一些换洗衣服也遭到拒绝。

4月17日阳从梅的家属及亲友再一次到新都公安局要人,但仍然未得到任何消息,这么热的天气连换洗衣服都送不进去。当家属及亲友质问警察为什么不按照法律执行时,得到的回答是:“没有通知你们家属送换洗衣服,说明她不需要。法轮功是特殊情况,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当时阳从梅被绑架到哪里去了,遭到怎样的殴打、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家人一概不知。

在金牛区洗脑班刑讯逼供十多天后,恶警们将阳从梅送到新都区看守所。这天是2007年4月28日,阳从梅的父母才得到三河派出所的刑事拘留证,是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予以拘留。拘留证上没有拘留期限,甚至连办案警察的名字没有,要求的“如未在拘留后24小时内通知被拘留人家属或单位,请注明原因”一栏也是空白的。只有一个“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区分局”的章。

5月8日新都公安分局、三河派出所的警察把阳从梅的父母带到了新都区新民镇派出所分别审问。5月9号阳从梅的嫂子和她妈刚要出门去要人就被十几个警察堵在了家里,并威胁她嫂子说:“你又把你妈带哪去?不准把你妈东带西带,不然把你也抓起来。”


新都区新民镇派出所

新都区看守所

新都区人民医院住院部

阳从梅的姐姐阳从清在2005年6月29日晚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被关押在新都区大马桥看守所期间,被恶警强行戴上脚镣手铐,身体无法站直,无法正常脱穿衣裤。恶警主管张惠叫嚣:不写保证,不交待,不写悔过,就不开锁。要无期限关押。后来阳从清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阳从梅的丈夫在省外打工,婆婆双目失明,以前她常常回家照顾老人,现在她被绑架,两个老人在家无依无靠。5月底,她那双目失明的婆婆到三河派出所要求立即释放自己孝顺的儿媳阳从梅,恶警不但不释放人,还对老人恶语相向,并扣留了带路陪同的好心人。

阳从梅的丈夫得知家中的情况,辞了在省外的工作,匆匆回到家中刚一、两天,便于6月18日下午被彭州市九尺镇派出所穷凶恶极的邪党打手绑架。

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阳从梅长期绝食抗议对好人的非法关押、迫害,生命垂危,后被送到新都区人民医院住院部四楼灌食、输液。

6月29日,阳从梅的母亲樊秀英到新都区人民医院看望绝食抵制迫害的女儿,被看守所警察粗暴拒绝,闻讯而至的110恶警赶来,对老人围打并扭送上警车,送到新都公安分局。恶警将她关在警车内,在烈日下暴晒,并对她嘲笑辱骂、威逼恐吓。饱受惊吓的老人深夜12点过一瘸一拐回到家中,手脚红肿青紫,浑身疼痛。

阳从梅的母亲樊秀英被恶警打伤的手、胳膊和打肿的小腿

阳从梅被绑架三个月后,在阳从梅的父亲再三要求下,新民镇司法所的所长刘清泉与河屯大队的村干部同意向有关部门反映,终于在7月13、14日在新都县医院见到生命垂危的女儿。阳从梅眼圈发黑,嘴唇发乌,脸色苍白,无精打采,生命垂危。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仍被戴着沉重的脚镣。

医院也成监狱,阳从梅生命垂危躺在病床上曾经仍被戴上脚镣

看着生命垂危的女儿,阳父多次要求释放女儿回家进食,保命,恶警反而说:她饿死都与我们无关,你们可以看人,我们不会放人!

为了推卸责任,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三河派出所的恶警于2007年7月17日下午,将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的阳从梅送回新民镇河屯五大队的娘家。但是恶人们并未罢休,他们继续与当地不法分子不分昼夜24小时轮番守在阳家院子,不允许阳从梅外出一步,也不允许外人到阳从梅家探视,使阳家也变成了监狱。这给阳从梅一家带来巨大的伤害,阳从梅只得继续绝食抗议。

阳家成监狱,不法分子24小时守在阳家院子外

难道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罪吗?难道家属连到有关部门询问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吗?想见家人一面都要冒被抓被打的危险吗?难道只要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就不是中华民族的公民了吗?就被剥夺了公民的合法权利了吗?恶警们这种严重违法、侵犯人权、执法犯法的行为,难道就不应该受到谴责、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在此,我们正告新都区国保大队、三河派出所和新民镇政府与派出所迫害阳从梅及家人一案的涉案人员,立即停止迫害阳从梅,将功补过,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家人的幸福,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同时也请善良的人们看清这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残酷与邪恶。

那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610、国保、警察及各级官员们,赶快清醒吧!你们应该忠于的是国家而不是政党。中共恶党作恶多端,天要灭这邪党,抓紧时间退党、退团、退队,保命吧!法轮大法珍惜每一个生命,不管你以前对法轮功和大法弟子做过什么,只要真心忏悔,将功补过,神看人心!大法弟子愿意帮助每一个愿意回归善良的生命。

参与迫害阳从梅的相关单位及人员(区号:028):

新都区公安局:吴影梦13438067700
新都区国保大队610:队长: 陈德荃 13608171360
副队长:谭毅 电话:89122522 杨传述、 赖伟、薛良军
新都区三河派出所 所长:王以东13908089116
副所长:郑波13881788033、邓海柯 刘灿(教导员)13980797567
宋健平(直接参与绑架阳从梅)、吴少华(警号013194 直接负责阳从梅的案子)、刘恒(教导员 警号013071)、吴奉成(警号013326)、吴兵(警号013322)
新都区看守所 所长:黄平 副所长:苟世平、熊伟、张兴琼
比较邪恶的管教:袁树文、周忠国
新都区新民镇派出所 所长:张文武 电话:83075005 13908229566 13540625888
新都区新民镇镇政府 电话:83075739 83075017
镇长:刘学斌 石景昌、余飞 书记:陈真明 刘清泉(专管法轮功)
新都区新民镇河屯高祖村(阳从梅家所在村) 书记:黄学彩 村长:
新都区人民医院 电话:028-83972235 028-83972235
住院部电话:028-83993017
住院部四楼电话:028-83993019
四楼外一科电话:028-83993085、83993084、8399307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