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秀灵狱中揭露周口市邪党公检法人员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我叫杨秀灵,现年五十岁,原籍沈丘,现在家居河南周口开发区(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家属院)。因为不放弃对大法的坚定信仰,向民众讲大法真相,我屡次遭到恶党迫害:坐牢、遭毒打谩骂、戴手铐脚镣。去年五月初,我又被周口沙北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接着被非法批捕。川汇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判我有期徒刑十年。我不服无理判决,提起上诉。周口中级法院不支持“一审判决”,发回重审。第二次开庭,改判七年徒刑。我再次向周口中院上诉。今年七月三日,我接到中院“维持原判”的裁决,即将面临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魔窟──河南新乡女子监狱。

在这里,我向周口父老乡亲和海内外善良的人们揭露周口公检法邪恶对我的残酷迫害,揭露中共邪党破坏人权、践踏法律的无耻行径。

二零零六年四月,周口技术学院家属小区的墙上,出现几张揭露中共在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然后焚尸灭迹罪恶事实的不干胶粘贴。该学院保卫处新上任的处长赵自强,急于效忠恶党,悄悄把我举报到周口公安。五月四日,沙北公安分局的李辉、韩勇等四名恶警开着警车,非法闯到我家,不由分辩强行查抄,抄出电脑、打印机和一些大法资料。然后,不顾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当时一人在家需要我赡养,丝毫不管老人的死活,把我强行绑走,关押在周口看守所迫害,至今已达一年零一个月。

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沙北公安分局宣布对我非法“批捕”。八月二日,川汇区法院对我非法秘密开庭,出庭的有审判长王桂荣,审判员黄华、张晖,公诉人李涛、许海艳,旁听席上坐着三十多个身穿便衣的人。我在法庭上义正词严的辩驳强加于我的所谓“罪名”,并借机向法官们讲述大法真相,揭露恶党打压大法的卑鄙无耻。坐在审判台上的法官们自觉理屈胆怯,草草退场。但由于上级邪党部门层层施压,川汇区法官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不惜践踏法律,非法判我十年重刑。八月二十九日我接到他们的非法判决。然后上诉到周口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组成合议庭,以“重大犯罪事实不清”为由,推翻了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十一月份,川汇区法院对我第二次开庭,我儿子聘请了一位律师为我辩护。法庭上坐着审判长刘国君,审判员刘红兵、满援朝,书记员孙楠,公诉人李涛、许海艳。律师到场做了精彩辩护。这一次非法开庭,法官们没问我几句话,开庭完全是在走过场,判决结果事先已经内定了:仍然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我有期徒刑七年。我再一次向周口中级法院上诉。其后,在中院法官非法“提审”时,我把写给法官的一封劝善信亲手交给他们,希望他们呵护善良,不要助恶为虐,不要为即将解体灭尽的中共恶党殉葬,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在看守所被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我被严格监控,强迫做繁重的劳役。家人和同修送的东西,都被狱卒私自扣下了。因我不配合邪恶,女狱卒王静恶狠狠的威胁我,残忍的给我戴镣两天三夜。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下午,我接到周口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的判决书。得知此次中级法院审判长为马杰,审判员为陈建秀、庞威,书记员谢铭。

信仰无罪,两级法院对我的判决是完全非法的。我完全无罪、“判决”不成立 。

在此,我善劝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周口邪党及公检法人员:你们心里都清楚大法弟子是无辜的,对大法的迫害是违法的,只是惧怕邪党,保全自己,而不敢行使自己匡扶正义的权利和职责,而被恶党当枪使,从而把自己和家人置于万分危险的境地。这决非危言耸听,你们很快就可以看到这一点。实际你们已经看到了,那些对大法行恶的恶人,大量遭到恶报。远的不说,仅《明慧网》曝光的我们周口遭报的公检法人员就有二十余例。这些案例都是“偶然中有必然,巧合中有因果”。

神已经通过多种形式向世人透露了“天灭中共”的天机,《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引发了二千三百万退党大潮。愿你们的良知苏醒,为自己的生命长远计议,不再做行将就木的中共邪灵的帮凶,不为恶贯满盈的中共殉葬,秉持正义,呵护善良,立即释放周口所有被非法羁押的大法弟子。“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