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桃墟镇季永宪一家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山东蒙阴县桃墟镇季永宪及其父母、弟、妹均修炼法轮功,八年来,当地邪党恶徒从未间断对他们一家人的骚扰、勒索、绑架。

季永宪,男,四十六岁,家住西陡山村,是名小学教师,因婚姻的不幸,家庭的压力,身体就落下了一身毛病。一九九四年冬,季永宪喜得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他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并把大法的美好洪传给本乡镇的父老乡亲,很多家庭在大法中受益,身心健康,道德升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全面开始迫害法轮功,桃墟镇恶党原镇长刘醒世、不法人员石运平等人把季永宪家中大法书全部抄走,并勒索三千元。桃墟镇恶党原书记蒋永健宣布停止季永宪二十多年的教育工作。当时全乡镇所有大法学员都被强行罚款二百至上千元不等。

季永宪、季永师兄弟二人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进京上访,被县公安局及镇人员遣回。季永师被逼离家出走。

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四上午,季永宪被原桃墟镇派出所所长刘勇、恶警刁传军等绑架到派出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刘勇扒光他的衣服,一脚踢倒,逼他两腿伸直。刘勇站在上面猛踩狠跺,痛不堪言。原桃墟镇派出所指导员张道欣薅着他的头发前后猛推猛拉。原桃墟镇派出所副所长李长祥让他坐起,逼他伸直两臂与两腿保持平行,稍有下倾就用打火机烧手。原桃墟镇派出所恶警刁传军用冰冷的凉水浇在他身上,随即打开电风扇。过后又用开水烫。当迫害致不省人事时,就用凉水灌耳朵眼激醒。还猛拔鬓角发,疼痛钻心。

晚上,原桃墟镇派出所指导员张道欣扒光季永宪的衣服铐坐在铁椅子上,两个手腕用特制手铐铐在铁椅子两边,两个脚脖锁在铁椅子腿上。白天是以上的折磨,晚上是这样的对待。

几天后,季永宪被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又转到桃墟镇与被非法绑架来的百余名同修一起遭受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一晚上,在原桃墟镇邪党头子蒋永健密谋操纵下,原桃墟镇邪党二头目刘醒世及李卫东、莫光利、包西堂、高保华、张兆辉、周子俊、带领打手秦成志、来现录、李强、张洪蒙、莫光亮、高克勇、张玉军、吕虎等二十多人闯入镇财政所三楼会议室,对非法抓来的大法弟子进行了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毒打。

刘醒世亲自动手打季永宪,对他拳打脚踢,一拳打在他脸上,顿时季永宪的鼻孔鲜血直流。另一凶手用牛皮鞋底抽打他的脸,还用椅子腿砸他的头部。刘醒世实在累坏了,一屁股坐在排椅上,捋起袖子,嚎叫着狠狠的打。三、四个打手扯起季永宪两腿满屋子里拉拖,衣服都拖烂,季永宪的头部被打的肿胀,脸部脱相,眼睛看不到人,嘴巴肿的三天都不能吃东西。恶徒看人快不行了,就将季永宪扔在墙角。

恶警秦成志、来现录、高克勇、李强等人打人打红了眼,把好多大法学员打的昏死过去。恶徒张兆辉抓起季永宪的头发逼他骂师父,刘醒世走到他跟前指着被打在地上的学员说:“看看吧,这就是法律!”刘醒世并指示打手们把大法弟子的家人送去的吃的、盖的被褥等物品从窗口扔到下边厕所的垃圾坑中。

恶徒作恶时把屋子里的灯都关掉,只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秘密进行。大法弟子的鲜血染红了会议室的地板。毒打过后,凶手还逼他们两手高高举起,脚尖、鼻尖紧贴墙壁,长时间的站立,稍有离开墙壁值班的打手就用脚狠狠的踢。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四,季永宪和其他同修一起被转到远离二零五国道的司法所(原邮电局)关押。每晚那些失去人性的打手,喝的醉醺醺的,手持木棍、竹竿、鲜树条等毒打他们,逼迫要钱。凶手轮番逐个抽打,木棍打断了,就拳打脚踢,直至把所有巨额罚款全部交上为止(据不完全统计仅这一次强行收取的非法罚款达四十多万元)。给的收据没过三天又被强行索回。不上交的再重罚一次。邪恶至极。那些殴打的惨景,被路人偷看到时,还被恶徒莫光利、包西堂、来现录等人手持木棍追赶好远。

打季永宪时,几个恶徒齐上,有用本地槐鲜木棍的,有用香椿树竿的,有用竹片的,满身乱砸猛打狠抽,疼的他昏迷多次。凶手打累了,还逼迫同修逐个的打他、踢他。

那一夜是多么的邪恶,多么的漫长!季永宪躺在地上,只觉的是躺在玻璃碴上一样难受。送饭的父亲目睹了他再次被毒打的惨相,惊吓过度,卧床不起。其三舅担心季永宪有生命危险,就流着眼泪跑了二十多家亲戚朋友,十多天才凑齐了八千多元交给恶徒。

恶徒高保华、莫光利、刘醒世等镇上头目还扬言以后向农民收提留集资时,也得采取这打人办法。这就是恶党的流氓本性。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月份,季永宪因征集给联合国的签名,再次被派出所绑架到县洗脑班,非法关押达五十多天,受尽类延成、李枝叶等六零一头目及手下房思敏、王欣等十几人的非法折磨。当时他的儿子正在学校读初二,恶人向他儿子索要五百元钱,导致其被迫辍学打工。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季永宪在去其父亲家的路上,被镇上张兆辉一帮人绑架到镇计生委大院,当晚八点左右,莫光亮闯进屋中,用黑布罩住他的头,三、四个人把他拖到后院停车场暴打,高保华用力踩着他的头,来现录、秦成志等十几个凶手,手持木棍、橡胶棍轮番抽打、毒砸,直到他昏迷过去。

第二天晚上,派出所郑杰、侯吉民把季永宪铐去原工商所办公室折磨。张道欣、刁传军把他反铐在木椅子上,然后把木椅扳倒,使椅子腿顶着他的后背(因后背打的紫茄一般),疼痛难忍,还不敢乱动,手铐未锁,一动齿就往肉里卡(即使如此他的右手无知觉长达一年有余。)。汗水不知淌了多少,口渴了,刁传军就给他洗脸水喝,白天就把他铐在派出所楼前曝晒轮番折腾五月初七,又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其间强行给他挂牌去坦埠、垛庄等集市游街,阳历九月三号,恶徒把他劫持到淄博王村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期间,一次季永宪的头被一桶滚烫的热水烫伤,整个头部都起了包,流黄水,疼痛无比。警医有烫伤膏也不给用,而是拿酒精棉棒给他擦,被他拒绝。即使如此,恶人仍逼他继续缠线圈。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季永宪才出劳教所。

恶徒无穷尽的骚扰、勒索

二零零四年中秋节,镇派出所伊永涛、石矿伙同六一零及镇上一伙人深夜十一点多钟上季永宪家骚扰,满屋子乱翻。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五日,季永宪的弟弟去北京上访,回家后被迫出走,镇上胡发明、石运端等人把季永宪的弟妹和刚满两周岁的小侄子绑架走,关在司法所和计生委大院长达四十多天。家中所有的东西全被拉走,包括大衣橱、菜橱、沙发、缝纫机、八仙桌、小圆桌、椅子、茶几等家具,打农药的喷雾器、铁水桶、大铁盆等农具,还包括电视机、录音机、电风扇等家用电器,其它还有餐具、食用花生油、别人送的礼物等。宅基旁栽种的树木也被锯倒拉走,连小小的脸盆架也未能放过,被恶人石运星抄走。包西堂扬言还要把房门摘掉,把房屋拉倒,当场被正义人士劝下。最后逼交款一万元才把母、子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镇六一零头子李兆法带领张继满、莫光亮、秦成志、来现录等十几人非法闯入陡兴庄村他妹妹家搜查真相资料,当时他妹妹不在家,就把他母亲绑架到镇大院关押二十多天,被打昏休克多次,最后被逼交罚款四百多元才放回家。

漂泊在外的妹妹于农历八月十二日晚十点左右回家,深夜十二点就被恶人举报遭绑架,送到县洗脑班关押折磨,还有那不满两周岁的小外甥一同被关押迫害两个多月,亲戚朋友不忍看他母子受苦,就托人送礼四百元,又被勒索三千六百元才放回家。

同年八月十三日,季永师再次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被天安门恶警抓捕,遭毒打,面部脱相,昏死数次。后被送本县看守所及洗脑班轮番迫害。十一月份送王村劳教三年。短短几年里、不计作物、经济损失,仅仅他们一家就被邪党勒索就达三万余元。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邪党不法人员从未间断对他们一家人的骚扰迫害,使他们无法过上平静的生活。在此,奉劝那些干过伤天害理的人不要听信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用自己的理念想一想,真相总有大白的那一天。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干出无法弥补后果。愿看到他们经历的人,善心常在,幸福美满!也真心希望世人在佛恩浩荡的今天,早明真相,珍惜这亘古未有的机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