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黑幕曝光(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吉林省公主岭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以监狱长沈杰祥、副监狱长安平为首的邪恶流氓团伙,八年来积极充当江罗流氓集团的走卒,用毒打、电击、群殴、关禁闭室(小号)等酷刑方式,残酷的对信仰“真、善、忍”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甚至用对待精神病患者的残忍方式,将一个原本正常的人活活折磨致死。为免其罪恶曝光,公主岭监狱恶警甚至要求探监的大法弟子家属要出示不是法轮功学员的证明及公主岭市“六一零”开的证明,方能接见。而种种消息封锁,也就使得这座“人间炼狱”的残酷罪恶迟迟不能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


吊挂


毒打

群殴

多根电棍同时电

其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法轮大法在中国大地洪传的恩泽,也普降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内。当时的一些在押犯人们也都学炼了法轮大法,由于大法的无边威力,使那些原本警察根本就改造不好的犯人们,却由于学炼了法轮大法发生了根本上变化,他们学会了怎样做一个好人,并走上了生命返本归真之路。面对这些犯人们翻天覆地的变化,监狱里的警察们都感到惊奇,并对法轮大法也都有了正面的认同。

但是,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迫害开始以后,中共的所有国家机器都开足了马力参与了迫害。而以监狱长沈杰祥、副监狱长安平为首的流氓团伙为达到一己私利,也全面的扑向了当时监狱内的所有在炼法轮大法的在押人员,这其中被迫害的最严重的是姜啸天。

监狱为了让姜啸天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人们把他整天吊挂在监狱大门上,由于种种非人折磨,最后把姜啸天折磨的精神失常。但监狱恶警们还不放过已精神失常的姜啸天,用各种对待精神病患者的手段来对付他。众所周知,在社会上的精神病院里的患者是被怎样对待的,更何况是在监狱里由犯人直接管理的精神病患者。那些犯人经常把姜啸天绑起来,用木棒毒打,还逼他抽烟等等。特别是当他不自觉的一有炼功动作,就会招来拳打脚踢,一顿暴打。由于长期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姜啸天刑满释放回家不久,就含恨离开了人世。在中共暴政的铁蹄下,一个仅仅想拥有“做好人的权利”的生命就这样被扼杀了。

而打着“迫害法轮功有功”这面恶旗的沈吉祥,也于零五年底调离了公主岭监狱,爬上了吉林省劳改局狱侦处处长的职位。恶人沈吉祥走了,但是公主岭监狱恶劣的环境并未因沈吉祥的离去而有所改善,因为取而代之的是流氓出身的“坐地炮”安平,而副监狱长则由主管改造的陈忠斌接任。

从零五年八月至零六年九月间,长春铁北监狱陆续的把在押的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转监到四平石岭子监狱和公主岭监狱。除了长春转监来的法轮功学员外,公主岭监狱还非法关押了从延吉等地送去的一些法轮功学员,所以现在公主岭监狱大概共关押了约三、四十名法轮功学员。

自从公主岭监狱接收法轮功学员以来,也是一直采取严厉打压的手段。他们让四个刑事犯来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并不准被包夹的法轮功学员跟任何人说话,否则就用“罚分”等方式“株连”那四个刑事犯。这也将中共集权暴政体现的淋漓尽致“你长了嘴,但却不准说话”。而那些包夹的刑事犯,也因怕自己受牵连,对法轮功学员监视的比看死刑犯还要严厉,连上厕所都不离开半步,以上种种的非人折磨给法轮功学员的日常生活带来许多不便,更在精神上造成很大压力。

为了能达到迫害的目地,监狱内恶警们用各种借口来迫害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七监区,法轮功学员蔡福臣就曾因在狱中炼功,而被狱政科恶警干事刘海洋关过小号进行迫害。

公主岭监狱为了挣钱,强迫法轮功学员出工干活,每次都长达十多个小时。为了抵制奴役劳动,很多法轮功学员们遭受到监狱恶警们的酷刑折磨。如:三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张辉就因各种不公正待遇和抵制奴役劳动,而遭受过狱政科恶警干事刘海洋的毒打和被三监区的教导员王吉庆多次关入小号进行迫害。

在原四监区,法轮功学员杨慧勇也因各种不公正待遇和抵制奴役劳动,不但被原看守大队恶警队长赫庆国关入小号进行迫害,还给他上固定床(死人床),并唆使其他恶警一起同时用九根上万伏的电棍电击杨慧勇,致使杨慧勇当时就被电昏死过去。还有法轮功学员付宏伟也遭受此种酷刑迫害。

在六监区,法轮功学员刘文涛、徐贵军等人,刚转监时,也都曾被强行关入小号迫害过。

以上仅是公主岭监狱的看守队和狱政科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情况。而其它大多数监区也有很多类似的迫害发生,因太多,故不能一一举例,现列举一个迫害比较严重的案例:

一监区非法关押着一位叫陈光武的法轮功学员,是二零零五年由延吉看守所送来的。他刚入狱时,身体就不太好,狱医体检时说他是因以前得过肺结核所致。零六年五月,一监区教导员刘兵让陈光武出工干活,从早六点至晚六点长达十二小时。一天奴役劳动下来,原本身体不太好的陈光武感到胸疼的比以前更厉害了,在此种情况下他向刘兵提出了不出工的要求。然而恶警教导员刘兵却说他装病,又让陈光武到医院拍片。第二天刘兵告诉陈光武说:肺结核已经钙化,胸和心脏都没毛病。陈光武一听就知道刘兵所言全是谎话,因为心脏有没有毛病那得通过做心电图或其它仪器来检查,拍胸透是检查不出来心脏病的。所以陈光武再一次要求在其家属的监护下,到监狱外的医院做外诊。

没想到恶警教导员刘兵不但没应允,反而在第二天就将陈光武关入小号,并上固定床(死人床),然后又回到生产车间将干事马文义唤来,两人同时用两根上万伏的电棍电击被固定在死人床上的陈光武。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而这些邪共的走卒们完全丧失了人性,不但直接在陈光武的脸上电击,还“行凶”至两根电棍的电全部耗尽才不甘心的罢手,并扬言第二天接着电。没过几天,两个恶人真的又去电被关在小号里的陈光武。到那一看陈光武的脸已被电棍电击的严重毁容,不但被电的满脸的大水泡,整个脸和耳朵都被电棍电的严重肿大、变形,整个脸已经面目皆非了。面对这样的惨状,两恶人不但没有一丝悔过,还变本加厉的用电棍在陈光武的身上又电了起来。陈光武原本身体就很虚弱,经历了电击、死人床、被关入小号长达二十多天等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后,更是弱不禁风。而恶警们还不死心,还强迫刚刚从小号里出来的陈光武出工干活。

就这样,至零七年八月份,陈光武出监时,已经被恶警们迫害的有气无力,整个人瘦脱了像。而且两个恶警那次对陈光武的电击迫害,使陈光武身上、脸上留下了不少疤痕;长期死人床的迫害,使陈光武的右手臂的手筋发生萎缩;而电棍电击脸部时产生的强大的击打力,致使陈光武的数颗牙齿严重松动,吃东西困难。据说当陈光武家属看到他所遭受的残酷迫害时,产生了极大的愤怒与震惊,正在通过法律起诉所有参与迫害过陈光武的人呢。

但以上所举的案例,仅仅是冰山的一角,更多骇人听闻的迫害,因重重封锁未得以曝光。

公主岭监狱的恶警们敢于如此嚣张的为所欲为,践踏国家法律,监狱长安平、副监狱长陈忠斌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这场泯灭人性的迫害能得以延续,也主要是中共邪党与江泽民的相互利用的结果。但天惩的序幕已经拉开,退党大潮更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希望公主岭监狱所有警察们能认清形势、停止迫害,不当中共的替死鬼,为自己选择一个未来。

同时正告还在参与迫害的恶人们,如不停止迫害,我们将继续把你所犯的罪行全部曝光,你们最终在世人们的唾弃中遭受天惩。

参与迫害的单位、个人的部份电话号码: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邮政地址:吉林省公主岭市1002信箱 邮编:136100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电话总机号码是:0434-6287281
0434-6289063
将总机号码拨通后有语言提示:请拨分机号,查号拨“0”
分机号码:
2001 是 监狱长 安平
2002 是 副监狱长 苏宝臣
2003 是 副监狱长 付国栋
2004是 副监狱长 陈忠斌
在拔分机号2005、2006…等依此类推,就可拨通公主岭监狱各科室和各监区的电话。

住宅电话:

安平 0434-6452267
陈忠斌 0434-6288637
苏宝臣 0434-6201399
付国栋 0434-6287043
刘海洋 0434-6287869
刘兵 0434-6285255
马文义 0434-6229137

吉林省劳改局电话:

0431-82750568,此电话是门卫值班室电话号码,通过它可以查询劳改局各局长和各处的电话。经查证狱侦处的沈吉祥的电话是0431-82750547,那么在0431-82750501至0一431-82750568(值班室)间就是劳改局各局长和各处的电话号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