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信俊被迫流离失所 初为人父难见亲生女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在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人民医院妇产科,随着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声,甘信俊的女儿出生了。然而初为人父的甘信俊却在被迫流离失所中。

产床上的妻子看着刚刚出生可爱的女儿,本应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可她欣慰的脸上挂着深深的遗憾。此时的她多么需要丈夫陪在自己的身边啊,又多么希望丈夫能亲眼看看自己的亲骨肉。由于邪党对甘信俊一家没有人性的迫害,就连这最最起码的人之常情却成了奢望。

甘信俊家住徐州市贾汪区夏桥新庄,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在当地是一个有名的混子,有工作不干,整天就是喝酒、打架、赌博,使得他年纪轻轻就把自己糟蹋的一身病。甘信俊一九九八年九月底开始修炼大法,十几年的眼球、髋关节、膝关节、睾丸疼痛、前列腺炎、乳糜尿等疾病修炼半个月后完全消失,一身轻松。随着学法修炼的不断深入,他时时刻刻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言行,一改过去所有的恶习。就是这样一个过去人见人厌、看似不可救药的人,修炼了法轮功后,变成了无论在家、在单位还是在社会上都是最受欢迎的人,道德标准越来越高,思想境界不断升华。熟悉他的人都惊诧于他的变化,更称赞大法的神奇。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甘信俊多次被抓、被毒打、被非法关押、被暴力洗脑、被酷刑、被电击、被劳教。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三年七月间贾汪区前“六一零”头子高桂华,曾与罪恶满盈的淄博王村劳教所暗中勾结,在本人及家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伙同夏桥派出所恶警徐许等,先后两次把甘信俊秘密押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進行暴力加恐怖的洗脑,强制他看辱骂师父和大法的音像制品。长时间坐小条凳(板面长二十五公分,宽十公分,高二十五公分左右,强制大法弟子从早上五点坐到夜里十一点左右,双手落膝,身体挺直,否则就遭打手毒打),电击,熬夜,毒打,罚站等酷刑。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贾汪“六一零”头子赵如剑伙同夏桥派出所恶警徐许,在江苏“六一零”与徐州“六一零”指使下,将甘信俊戴上手铐绑架到贾汪“六一零”在徐州师范大学贾汪校区内办的洗脑班,两天两夜站军姿,不让睡觉,吃喝拉撒不许出屋,迫害了一个月。由于多次被迫害,其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甘信俊的家更是被恶警不断的骚扰,年近古稀的父母每每都惊恐不已。他父母想不通:儿子炼法轮功改邪归正了,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有什么错?多年来甘信俊一直在遭受迫害,往四十岁跑的他何时才能成家也成了二老的心病。当热心人把一个漂亮姑娘介绍给他时,贾汪区建委已把他当包袱扔,而给他结算,使他失业了。姑娘明白真相后,对甘信俊深表同情,同时也被他高尚的道德和人品所折服。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他们结婚那天,有的人不理解还在议论,姑娘为什么拒绝家有独院楼房、存款数十万当教师的帅哥求婚,却甘愿嫁给一个无钱、无房又无业的甘信俊时,姑娘却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真正可以托付的好人了。品格无价。

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甘信俊的一个朋友父亲出殡,他前去帮忙,发现有特务跟踪,特务看准时机并打电话通风报信。甘信俊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念突破恶警们的围追堵截,安全走脱。

甘信俊在被迫流离失所时,妻子已经怀孕八个月了。由于他妻子妊娠反应较大,行动很困难,原来都是甘信俊在悉心照顾她,可想一个临产的孕妇无人照顾有多艰难,再加上对丈夫的思念和担心更是度日如年。这也更让她看清了恶党的邪恶,为了丈夫、为了未出生的孩子,她变的坚强了。每当恶警去她家骚扰时,得到的都是她义正词严的谴责而灰溜溜的走开。甘信俊的妻子在怀孕时已经是三十多岁了,大龄怀孕又是初生,分娩是有一定风险的。四月七日分娩那天,他妻子心里也忐忑不安,生怕大人孩子有什么闪失。但她转念又一想:李洪志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应该顺利把孩子生下来。她就在产床上静静的背丈夫教她的师父的经文——《论语》,经文还没背完,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孩子生下来了,她还不知道呢。就这么顺!使周围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夫妻俩早就给孩子起好了名字叫纯洁,就象美丽的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永远美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