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制止对李春梅、任学英两位老人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周口市的李春梅、任学英两位老人数度遭到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下午三点左右,她与李春梅在各自的家中同时被绑架。

任学英,女,五十八岁,周口体校退休高级讲师,退休前连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她曾于九九年十月、二零零零年九月两次依法赴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第一次被劫持后中途机警走脱,后来被周口政保得知后非法罚款数千元;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期间工资被单位全部非法扣发。

李春梅年近花甲,原在周口师院后勤处上班,已退休。修大法之前,她因患脑血管畸形,遍寻名医,在洛阳做过伽玛刀手术,也无济于事,一年至少有三百天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脸肿的吓人,神志恍惚。每次上楼,都是长子背着她。她修炼大法一个月,百病皆除,肿胀消退,头脑清晰,精力充沛,常扛着单车上自家住的五楼。每年为单位节省数万元医疗费。其丈夫师学增全力支持她修炼。

九九年十月,李春梅赴京和平上访,被当地警察劫持,交由周口公安带回,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她坚持在看守所炼功,被狱警戴上三十八斤的重镣,同时还给她强行套上为死囚犯特制的“马夹”。二零零零年九月底,李春梅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在中南海被绑架。周口六一零、政保恶人非法将她三年劳教。去了一个来月,她的脑血管症状复发,获释回家。

从劳教所回来后,学校对她家人施加巨大压力,对她的监控更严。在红色恐怖下,丈夫师学增的精神几近崩溃,因惧怕恶党,忍气吞声,却把一腔怨恨迁怒于妻子,全不念夫妻情义,更不顾修炼前的李春梅重病缠身,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修炼后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事实,对她张口就骂,举拳就打。几次夜深人静时,他辗转反侧睡不着,踢开老伴的门,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没有身在其中的世人很难理解,大法弟子的家人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其实这一切全是由这个中共邪党一手造成的,和它在历次运动中对被打击者的家人进行迫害如出一辙。

任学英、李春梅两个人所遭受的每一次迫害都直接与川汇区610和高峰等恶警有关。川汇区610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所有对川汇区大法弟子迫害政策的传达和制定都与它有关,对每一个大法弟子的拘留、劳教、判刑和监禁它都有脱不清的干系。这次任学英、李春梅两人一块去市委家属院发真相资料,在监控器上留下了影像,让高峰给认了出来。由周口沙南公安分局牵头,纠集川汇区六一零、铁路派出所、南郊派出所、周口体校等多家不法人员,分成两股人马,同时闯到李春梅、任学英家中,将二人绑架,非法抄家。这次恶人闯到李春梅家中时,李春梅修大法后从未犯过的癫痫病当场发作,瘫倒在地,在恶人监视下送医院急救。之后,送到商水看守所关押。看守所看她身体那个样,以号中人满为由拒收。川汇区六一零、周口沙南公安分局恶人不管她死活,表态把她带回周口看守所羁押。李春梅被投进看守所后,病情日见沉重,在医院治疗多次,回到看守所也只能瘫躺在铺板上。九月十二日下午,李春梅被放回家,周口师范学院派八个人对她进行监视。任学英则被非法关押在西华看守所。

这次对任学英、李春梅的劫持,是由周口市委书记毛超峰亲自指使,沙南公安分局局长赵建设一手策划,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高峰领头进行的。赵建设曾于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任沈丘公安局政委。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后,赵因配合恶党迫害无辜的大法弟子特别卖力,获得河南“全省斗争先进个人”称号。这个称号沾满沈丘大法弟子的鲜血,是一个极为可耻、可悲的称号。尤为可悲可耻的是,赵反而以此称号为荣,多次把这一犯罪标志作为资本,向世人炫耀。赵建设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任周口沙南分局局长。在此以后的几年间,沙南有九名以上大法弟子被非法劫持、关押,其中顾学敏、杨秀灵、胡新政被非法批捕并判刑。在赵之前,经川汇区公安之手对大法弟子报捕判刑尚无先例。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高峰自七二零以来,一直充当迫害大法的黑爪牙。他经常象一个幽灵一样,白天黑夜在周口大街小巷游荡,时刻觊觎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每一次对大法学员的非法骚扰、抄家、劫持,都是他亲自带队。高十分狡诈、阴毒,有多副面孔,在一般人面前满脸堆笑,而在不屈服的大法学员面前则如凶神恶煞,用最下流、最狠毒的语言侮辱大法弟子,他在看守所里对大法弟子咆哮:“你知道这是哪里?这里是人间地狱!我就是阎王爷,我叫你死,你就活不成!”女大法弟子杨秀勤被穿着皮鞋的脚踢成脑内伤,血压高达二百六十毫米汞柱,两年后含冤离世。迫害以来,高峰大量收受大法弟子家属送来的钱物,还厚颜无耻的向经济条件好的家人勒索现金,每次都在千元以上。

我们强烈要求必须立刻停止对两位老人的迫害,也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您的援手来共同结束这场对大法弟子的非法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