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一位老年大法弟子遭迫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河北保定市望都县大法弟子,七十多岁了,我很喜欢法轮功,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准则叫人修心向善。我在修炼的过程中改变了古怪的脾气,去掉了固执和争强好胜的毛病,因此,原本紧张的家庭关系变得融洽和谐;我原先有严重的关节炎、腰椎盘突出、高血压,这些疾病使我与扎电针、烤电结下了缘,成了药罐子。炼功后,我的各种病症逐步消失。

大法在修身养性、去病健身上的功效极佳。当然,大法洪传的主要目的还在于使有缘人能往高层次修炼,返本归真。

江氏因妒嫉“法轮功”的深得民心,与中共互相利用发动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民众的运动,打破了我们大法弟子宁静的修炼环境。我和同修以和平的方式去北京上访,为蒙受不白之冤的法轮功和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结果被不法人员把我们绑架到北京街道派出所非法扣押。

当天下午望都县去车接人。贾村乡书记何东把我踹倒在地上,在我慢慢爬起来之后,他一个耳光打的我眼冒火花、耳朵嗡嗡直响。自此我耳聋了。他们把我强行推上车,铐上手铐,带回望都县拘留所非法关押。

出来后,我们不甘心大法被冤屈,再次去北京,步行不多远,被博野县城东的不法人员抓住,被城东乡政府非法扣留了一天,下午被望都县贾村乡派出所押回本乡,把我非法关押起来。我们不吃不喝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儿女和乡邻向政府要人,被贾村乡头目耿新奇敲诈二百元钱,才放我回家。

邪恶的迫害,冷酷的现实,使我们不再想从国家首脑那里得什么公道了──他们不讲理,他们只想干他们的流氓之事,他们不会还民众一个公道的。江氏和邪党的谣言欺骗,栽赃陷害引起了不明真相的广大民众对我们的嘲笑和仇恨。

这场对“真、善、忍”的残酷镇压,把中国民众的道德逼上了歧路,伤害了百姓的良知和亲情。结果就是,儿女对我斥责,冷落和眼线监控,限制我行动自由。我很伤心,可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支持正义,做一个好人,给他们讲中共的流氓行径,不让他们听信流氓党的谎言。讲呀,讲呀,几年过去了,我们才从亲人所制造的牢笼中解脱出来。

二零零三年秋天,我在家看孙子,贾村乡派出所去了四、五个人,强行把我拖上一辆他们开来的出租车,硬是把我押到派出所,家人去要人,他们不放,说到望都走一趟就让回来。这是骗人的鬼话。到望都后,他们就把我关押在拘留所。起先他们说扣押半月,可到期并不放人,又将我非法关押了一个月,然后把我转移到彤霞六一零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我们白天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邪恶录相和邪书,和许多坏的充满着邪恶和谎言的东西。然后就把我们关在一个黑屋里。我绝不配合他们对我们的洗脑,我说我看不见那邪恶的录像,也看不见那邪恶书上的字。二十七天的洗脑折磨,我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恍惚,耳朵更听不见了,家人要求释放我,不知送了多少礼,送了多少大米、香油和好烟,恶警还敲诈我女儿七百元钱,他们才答应放人。

江氏和中共用谎言和暴政强奸了民意,使民众泯灭良知,摧残着中华民族的道德和文明,它迫害的不仅是我和我的同修们,它迫害着、伤害着众多生命。有的是直接的伤害,如中国的百姓、政府官员;有的间接伤害,如世界各民族的民众。它混淆全世界民众的视听,他欺骗世界民众的善良,它用欺骗和暴政把黄、赌、毒、恶、斗都灌进了民众的细胞和思想,谁要想和中共打交道,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成为地地道道的流氓恶徒,和它同流合污;另一个是走正义之路,退出邪党,还原做人的准则。

我只希望众生赶快清醒,明白善恶有报的天理,脱离邪党,远离邪恶,善待大法,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