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市杨虎利、贾佃枝夫妇被迫流离失所六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河北张家口市怀安县大法弟子杨虎利2002年5月23日被单位邪党人员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不堪邪党人员不断的骚扰,杨虎利的妻子贾佃枝随后也被迫流离失所。当时儿子杨文灏年仅六岁,一直由爷爷、奶奶抚养至今。

杨虎利是怀安县交通局运输管理站一名职工,在1999年4.25后喜闻大法,于2000年初开始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在修炼大法之前,杨虎利体弱多病,每年仅医药费就花去二、三千元,是单位有名的药篓子,炼功之后身体多种疾病不治自愈,身心快乐。妻子贾佃枝(计生局职工)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美好,也在2002年初修炼大法。

然而由于恶人举报,杨虎利、贾佃枝夫妇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被中共恶党各级610组织与单位一些不明真相的领导进行骚扰、迫害。

2002年4月17日,当杨虎利到单位上班之后,就被叫到站长办公室,站长王绪先,书记武海,之后有副局长叶满旺,工会主席李有等人轮番“做工作”,让他去第四屯办的所谓“转化班”。被他一再拒绝后,直到中午12点多下班,仍有单位同事监控,不让回家。在他责问他们为什么不让回家吃饭,才允许回家。

就在他刚到家不久,准备吃饭时,就有交通局副书记张汉兰、李有、武海等人到家里督促去上班。下午杨虎利到单位,还是被叫到站长室,又有多人轮番“做工作”进行精神迫害,无理要求去所谓的“转化班”。他对此无理要求坚决抵制,期间有几名警察来看过后就走了。单位领导就开始威胁说几点之前不去就怎么样,今天不去,明天就如何如何,极尽威胁之词。直到晚上不但不让他回家,更甚者他们还把他年老多病的母亲和哥哥等人从乡下找来。之后又有纪检书记王维俊,局长张进富等进行所谓的“劝说”,直到深夜两点。他们就指使家人强行往汽车上拽杨虎利。当时就有二、三十人在现场。当他们想再次往车上强拉的时候,因汽车启动不了,利用这个时机,杨虎利走脱了。

凌晨5点天未亮,就有单位10多人到杨虎利家里去搜寻找人,妻子和未满周岁的女儿受到了惊吓。

杨虎利被迫在外20多天,5月中旬刚回家不久,站长王绪先遇见他,让他上班。上班后,工作是与王绪先、李宏国一组上路查车,5月23日在外查车一整天,晚上8点多,同组其他人到饭店去吃饭,而杨虎利自己回家吃饭。晚10点,队长李宏国突然打来电话说有查车任务,要杨虎利马上到单位,或者开车到家去接。

杨虎利自己骑车到了单位,见已有王绪先、武海、李庆文、沈建新等人都在。之后他坐上车,武海开车,同车有王绪先、李庆文、沈建新,李宏国开车在后也赶来,他们却把车一直开到了第四屯“转化班”强制洗脑。原来单位的王维俊等人早已在场。可见他们早有预谋,是精心策划的。

当时在洗脑班里已非法关押有两名女大法弟子。还有警察、校长、主任什么的,其中一个警察还搜了杨虎利的身。之后留下武海与李庆文,其他人就走了。以后单位又轮流来了几人“陪着”,并且还有运管站站长王绪先、副站长马爱君等人多次到四屯“转化班”逼迫杨虎利放弃信仰“真、善、忍”。在那里,他们不让这些大法弟子互相说话,不让随便出入,上厕所有人“跟着”,洗脸有人“盯着”,吃饭有人“陪着”,睡觉有人“护着”,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其它时间就有所谓“帮教”轮番“灌输诽谤大法的歪理邪说,如果不配合他们的要求与指使,他们就强拉硬拽,软硬兼施。有些恶人还出言不逊,满口脏话,更甚者要动手动脚。他们每天上午在一间大屋里给这些大法弟子放录像或念诽谤大法的书,下午就是以各种方式进行迫害的“帮教”。

6月15日上午,县里去了很多人,各类头头脑脑站了一院,还有警察,运管站闫永宏开车也去了。之后他们让杨虎利等三位大法弟子收拾东西上车,单位闫永宏的车带走杨虎利,有警察与陪教看着。一共三辆车由县610副主任闫枝带领负责,他们把三位大法弟子绑架到了沙岭子样台村“转化班”继续进行迫害,而这一天正好是杨虎利女儿一周岁的生日。

在样台村洗脑班,邪党恶徒的迫害更加邪恶,他们安排每位大法弟子住一间屋,屋里有监控器,还有单位“陪教”看着,屋外门被反锁,屋前走廊,门口有警察24小时守着,比牢狱看守还严密。吃饭是陪教给打回,很少的一点儿饭菜。他们给每位学员配一组“帮教”轮番讲一些歪理邪说,甚至强词夺理,骂人、侮辱……。有些大法学员还被送到一间大屋,由10多人进行迫害:毒打、站凳子、不让睡觉、威胁等等。这些大法学员都遭受了很大的精神折磨与肉体上的痛苦。而针对杨虎利的有所谓的校长、处长、“帮教”、“犹大”,多次做所谓转化工作,使用威胁、辱骂、利诱等各种卑劣手段,都未能动摇杨虎利对师父与大法坚信的心。

2002年7月1日上午,县610副头目闫枝带两名警察去杨虎利家,向他妻子要人:说是杨虎利从样台村转化班跑了,是否回家?紧接着高龙(新任交通局邪党书记)、运管站邪党书记武海、站长王绪先去他家,因他妻子没有给他们开门,武海就打了电话,让他妻子去找人,找回来还得去洗脑班,找不回来单位就开除……

请善良的人们想一想,杨虎利是单位以上班的名义骗走,绑架到所谓的转化班,他们把人迫害到什么程度,家人谁也不清楚。他们怕承担责任,说是跑了,现在人在哪里?反而和家里要人。多么邪恶呀!人被他们绑架迫害,再来威胁一个弱女子去找人,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7月20日,武海、高龙、交通局贾主任(不知名)、计生局计生服务站站长高伟、郭华兰等人去杨虎利家,还是无理要求他妻子去找人。更甚者武海还找各种借口四处查看,似乎对电脑很感兴趣。次日中午,武海、高龙就领来两个警察又去杨虎利家中,其中一警察私自打开电脑。之后他们又叫来几个警察开始抄家,四处乱翻,抢走一套电脑设备、几盘大法磁带、台历等物品。

面对不断的骚扰与威胁,杨虎利的妻子被迫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也离家出走,至今流离在外。

然而,邪党人员们并未就此罢休,转而针对杨虎利夫妻双方的亲属继续进行骚扰迫害,使用的都是流氓手段——劫持人质、翻墙入室、威胁、辱骂、欺骗、利诱……

在杨虎利的妻子出走不久,就又有交通局书记高龙、运管站书记武海、带领警察到团山杨虎利的岳父家搜查骚扰,第二次在团山半路把他岳父骗到王虎屯,当时有县公安局政委、610人员、公安局司孝明、交通局局长张进富、高龙、武海、王绪先、王虎屯乡一些人。之后,又有110警察到场。到中午让人看着他岳父,而他们却去饭店大吃大喝。其中张进富、高龙非常邪恶,公安局政委也很邪恶。

2004年底,县公安局长与交通局高龙又把杨虎利的岳父叫到乡政府,妄图诱骗杨虎利回家,进行迫害,未能得逞。在此过程中,积极参与的有高龙、高文慧(运管站邪党书记)、王罗卿(邪党副书记)。公安局孟广云等人找他岳父数次,有一次酒后还与他的岳父吵架,态度蛮横。

以后,邪党人员又到曲家房村杨虎利的父母家多次骚扰,其中有警察以及交通局运管站的人,有武海、高龙、高文慧、王罗卿、张小平等人。2002年的一次,武海、怀安县公安以及怀仁县公安半夜翻墙闯入杨虎利的大姐家,对杨的大姐和姐夫进行审问并威胁;2006年4-5月份又有5人到他的大姐家进行骚扰。同时又对杨虎利的二姐家(望都县)骚扰两次;到王虎屯杨的哥哥家骚扰多次。其中武海和高龙去的最多。


参与迫害杨虎利及其家人的有关责任人名单:
怀安县610: 政法委书记、副书记、610主任赵永才、副主任闫枝;
县公安局: 当时的局长、政委、国保队长司孝明、孟广云等人;
县交通局: 张进富、高龙、武海、王绪先、王维俊、张汉兰、马爱君 后期有:王罗卿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