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大学法轮功学员王家芳八年来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从明慧网的大陆消息这栏看到王家芳被非法开庭迫害。现在把我了解的王家芳的情况写出来。

王家芳是广州大学数学系教授,武汉大学毕业。王家芳的儿子有先天性心肌类疾病,很难治,也可以说无法治。后来她听人说,炼法轮功出现很多奇迹,她带着儿子走入了修炼。奇迹真的出现了,儿子在师父的慈悲救助之下,化险为夷。王家芳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修炼。

九九年恶党迫害大法,校领导叫她同事李晓今去做她的“思想工作”。王家芳把这些神奇的经历告诉了李晓今,李晓今被深深打动了,当下带书回家看,很快她也得法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俩人一起去广州市白云区郊区地带发真相资料,因为她俩当时穿着上班服去,非常显眼,当地恶人告发并抓捕了她们。俩人在白云区看守所关押了一年多,受到很多非人的迫害。刚进白云看守所时,李晓今绝食抗议恶党的非法关押,几次被强行灌食、殴打。

因为看守所流动性较大,有些人进去没多久就可能被家人用钱买出去了。所以恶人总是在风场或者仓外走道里灌食迫害法轮功学员。灌食时的痛苦声、打骂声不绝于耳,几个仓都可以听到,法轮功学员往往一听到法轮功学员喊口号,便马上呼应,同时喊口号消除邪恶,当时我们还不知道发正念,都是喊:“大法好!停止迫害!”后来,邪恶害怕了,便把法轮功学员拉出去离我们远的地方迫害。据一个女犯讲,有一次,李晓今被恶人拉到风场,还强迫她下跪,管仓的女恶警粗暴的扇她耳光,声音非常大,仓内都可以听到。

王家芳因为影响力较大,恶警授意仓内恶人不要粗暴的打她,其它方法照用。恶警经常利用她丈夫来诱骗她放弃修炼,自从她遭迫害后,一直都不告诉她有关儿子的任何情况。王家芳丈夫是军区处级干部,为了保官发达,自然极力讨好恶党,儿子修炼法轮功而得到身体康复的事实他也矢口否认,说是治好的。还扬言,王家芳绝不能因为炼功影响他的前程,后来用离婚要挟。

看守所常常以恶毒手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譬如:强迫观看诽谤录相、电视,强迫人犯念诽谤文章给学员听,禁止炼功,绝食钉镣、下不明药物灌食,人身攻击诽谤甚至殴打学员等等。据王家芳回忆,有一段时期,恶警连她上厕所都念诽谤恶文给她听,一直不停,还不让她睡觉。

零一年前被捕的学员,仅仅只是发真相资料,甚至资料才十几张,恶党也冠以“数量巨大”,一律诉讼到广州市中级法院。在被关押长达一两年,也找不到任何法律条文来定刑,全部改劳动教养,送去强行“转化”。

零二年一月,王家芳、李晓今被劫持到槎头劳教所。因为不妥协“转化”,分别关禁闭。四个月后,到期仍不放人回家。在这几个月里,只有两三个夹控跟着她们,任何人不得接触,天天强行洗脑。广州大学派人到槎头“转化”她们,如不“转化”开除工作、丈夫离婚。甚至扬言:如不“转化”,广州市政府拨款二十万,每人十万,专门用于“转化”她们,直到放弃修炼,不够再拨。俩人不为所动,坚决表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此事当时在槎头每个人都知道,邪恶之徒无耻到了极点。

接着,王家芳被转送广州市洗脑班,李晓今被关到黄埔区洗脑班。有如此巨额的经济刺激,恶徒自然非常卖力。后来很快传出,李晓今到黄埔洗脑班第二天即被证实死亡。李晓今女儿被丈夫弃之不管。

在洗脑班,王家芳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恶人把她一个人关一间屋子,吃喝拉撒全在里面。与她接触的恶徒全部戴口罩,不同她说任何话,长达一年多,还有种种迫害,使得她几近精神崩溃。刚进去时,车轮战式的提审问话、长时间逼看诽谤录相,不给休息。最恶毒的是,大小解时,把灯关了,马桶里放师父像片,地上放大法书,然后告诉她:“你把屎尿拉在你师父的像片上啦!你把大法书踩在脚下啦!”以此恶毒方式羞辱学员,使王家芳精神崩溃,最后被迫写下“三书”。

王家芳违心写下“三书”后,被送回了学校。恶人以为她被成功“转化”,要摆功劳。于是校领导召开全校大会,开批判大会攻击大法,并要她上台讲述“转化”心得。王家芳断然拒绝,恶人反绑她双手押上台,她大喊:“法轮大法好!”台上恶人恼羞成怒,气急败坏,赶紧推她下台。

学校于是软禁她,去哪儿都监视着。后来,她离开了学校。一次回校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又被送去洗脑班,出来后就流离失所,一直坚持讲真相。因为她知道李晓今的情况,省“六一零”四处找她,连以前被她挽救过的夹控出来后找她都成了监视对象,吓得这个女孩子再也不敢接触法轮功学员。

王家芳从洗脑班出来后直到她去年在吴川被捕,这几年由于没能见到她,很多迫害情况不能深入了解到。希望知情学员提供讯息补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我们终要严惩那些恶人凶手,在此正告他们: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所干下罪恶一定要清算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