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法弟子刘桂芙两次被非法劳教、流亡海外(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北京大法弟子刘桂芙坚持“真善忍”的坚定信念,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受到了种种酷刑折磨;在广大正义人士的帮助下,在国际舆论的支持下,2007年8月31日才从北京女子劳教所释放;现在已经离开中国大陆。


1998年时的刘桂芙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后憔悴的刘桂芙

刘桂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恶警强制吃不明药物、不让睡觉、长达20几小时的严格的坐姿,站立体罚;遭故意殴打,伤害及非人的精神摧残;等等。刘桂芙在美国的女儿为了营救母亲,多方奔走,得到了美国各界民众的支持。美国法轮功学员将刘桂芙受迫害的案例通报了联合国,联合国人权调查员诺瓦克先生在视察北京女子劳教所期间要求见她,被中共警方阻拦。

迫于国际压力,北京女子劳教所将刘桂芙从攻坚队转到集训队,并允许家属探视,还改善了伙食。集训队中虽然肉体迫害有所减轻,但精神迫害更加严重,除了包夹和隔离外,还把她关在房子里面套房子的禁闭室内直到她离开劳教所。在此期间,刘桂芙要求集训队也为其他法轮功学员改善伙食,并进一步争取权利。

为了多关她几天,恶警甚至不惜修改劳教开始的日期,好将刘桂芙离开劳教所的日子推后几天。在刘桂芙离开劳教所之前的几个月中,劳教所为了销毁证据,停止了对她的肉体迫害,改善伙食,以使她出所后,无法从健康状况上找到明显的迫害证据。即便如此,刘桂芙刚从劳教所出来后仍然非常消瘦憔悴,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还长了很多老人斑。

刘桂芙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严重迫害。2001年2月,刘桂芙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5年2月28日,刘桂芙再一次在北京家中非法被警察抓捕。警察在她家中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只好捏造事实,说在刘桂芙家中发现二十多张法轮功传单因此要劳教她二年零六个月。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任何国家也没有在公民家中发现与信仰有关的资料就要被关押的法律。即便如此警察们为了实施迫害,还要造假证据。他们在刘桂芙家中实际上只发现了两张传单,却硬说成二十多张,还说传单多少根本不重要,反正就是要劳教她。

北京女子劳教所不让刘桂芙和其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接触,被非法劳教后不久就从7大队转到攻坚队进行单独包夹迫害。2005年8月16日,家属经过多次努力争取,终于在劳教所接见室见到了刘桂芙,根本都认不出来了,原来140多斤重的身体,看上去不足100斤。明显变矮小了,头发也白了,满脸皱纹,行动迟缓,比抓前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多岁。刘桂芙当时告诉家人说:“不许睡觉,每天罚站,开始每晚12点多到深夜4点休息会儿,后来深夜2点半到4点才叫休息会儿。同时强制吃一种药,胶囊状,吃后就吐酸水和黑水……。”

家人追问狱警宋丽丽:人没什么病,你们给什么药吃?宋丽丽脸色慌张,支支吾吾地反复强调说不是什么毒药之类的。

美国、加拿大、欧洲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做了大量的营救工作,她的家属也强烈要求探视的权利。探视中,家属发现刘桂芙身上有明显的创伤和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体重下降约40斤,人很苍老,于是家属进行了上诉,状告参与迫害的恶警宋丽丽。“国际追查”组织也对此立案。

北京女子劳教所迫于压力,回应家属的申诉,承认在劳教所中禁止刘桂芙炼功,并把她作为“重点人”进行管理。但声称宋丽丽以及四个包夹人没有对刘桂芙进行“打骂,体罚,虐待”。

被非法劳教期间,刘桂芙没有任何妥协,并始终在要求复议,争取权利,劳教所警察对她无可奈何。她正念闯出北京女子劳教所集训队后,劳教所警察授意地方警察把她送到“北京法制培训中心”,进行进一步迫害。但地方警察认为,劳教所警察都管不了的事,他们也不愿插手,但仍然对她生活进行监控并多次骚扰她。

刘桂芙遭受了种种迫害,九死一生。2007年12月29日,刘桂芙离开中国大陆,流亡海外。

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刘桂芙家庭一直承受着巨大压力,在美国上学的女儿因为刘桂芙修炼法轮功而上了中共的黑名单,母女7年没有见过一面。丈夫刘保国体弱多病。我们呼吁各界正义人士关注刘桂芙和她的家人,帮助他们早日团聚,恢复正常生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