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劳教所奴役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九台劳教所是吉林省劳教委直属部门,是吉林省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在这里目前有三个大队非法关押了120多名大法弟子,封闭式迫害大队非法关押了40多名,半开放式管理一大队非法关押了40名大法弟子,开放式管理大队非法关押了42名大法弟子。这些大法弟子来自于全省各地,其中以松原为最多,约占三分之一左右。

一、近期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严管大队被非法关押的吉林市大法弟子李文君,因不放弃信仰,不写“五书”被严管迫害,现在正在绝食中,劳教所的恶警伙同普教邪恶之徒,给大法弟子灌食,详情待查。

一大队近期被迫害严重的大法弟子:

1. 张国志:九台大法弟子,由于写讲真相资料于8月29日被恶警迫害;

2. 解学:吉林市大法弟子,60多岁,8月29日转到九台劳教所,因不写“五书”,被严管大队迫害,这位学员有严重的脑血栓后遗症,半个身子不好使;

3. 谢忠河:桦甸大法弟子,65岁,9月12日关押到九台劳教所,因不穿“号服”被严管大队迫害。

对于关押在严管大队的大法弟子,恶警们利用普教人员,24小时不离身看守,吃饭不准下楼,上厕所、洗漱都随身监视。每天早晨强迫学员4点起床,坐在地板上,面向墙壁、双手背后身体坐直的坐着,除上厕所吃饭之外一直坐到夜里12点才允许睡觉。被严管迫害期间的大法弟子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半碗粥或菜汤,直到写“五书”放弃信仰为止。

到目前,解学仍在被严管大队迫害当中,谢忠河因不穿号服,被几名包夹恶人拉扯强行穿号服,但在谢忠河的正念下,恶人没有得逞,解学现在仍在被恶管大队关押迫害中。

对于坚决不决裂的大法弟子,恶警们伙同恶人(普教人员)用绳子把双手、双脚绑在床头上,呈大字型,或把学员弄到洗漱间把衣服扒光,用凉水冲浇,直到说于法轮大法“决裂”为止。

有的刚被关押到九台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恫吓,如不“决裂”就绑单手指吊起来悠、或两手绑在床上抻起来,下边坐一个盆。

二、九台劳教所一大队奴役大法弟子

一大队非法关押了40名法轮功学员,年龄最大的64岁,每天外出工做混凝土空心砖。每天早晨5:30分起床、洗漱,6:20分下楼吃饭,仅5~6 分钟的吃饭时间,有的吃的慢的学员都是边向外走边吃,约7点左右到工作现场,从上石料、砂石、水泥,到运成砖码垛,都由被劳教人员完成,砖块最轻的有 8~9斤,最重的有36斤,每天装卸砖的人员要装卸1~2千块砖,中午11:30分左右回劳教所。午饭后12:20分出工,下午4:40分左右收工。

超负荷的体力劳动,每天都累得大法学员精疲力竭。在夏天高温烈日下,胳膊被晒出了水泡,脱了一层皮。生产事故频发,有的学员被砸伤了手、脚,砸掉了手指、脚趾甲,手指或脚被砸肿的很严重,还得照常出工。

最初外出工人员每人一根麻花,后因麻花涨价,转为出工一天给一元钱补助,而参与的干警,每出工一天补助35元。外出劳务的劳教人员每天每人劳务费40~50元,大部份钱都被扣所里拿走了,如今砖场已经干了4年。

劳教所规定每周一到周四都可以接见家属,但由于外出工的需要,一大队近期规定仅周二可以正常接见,其它特殊情况可下午三点后接见,从另一个层面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三、九台劳教所在生活上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九台劳教所的“学员”食堂,夏天每日三餐,冬天每周六、日二餐,早餐米粥和两个馒头咸菜,午餐、晚餐都是茄汇、海菜汤、白菜汤、倭瓜汤等,主食两个馒头约四两。夏天室内蚊子苍蝇横飞。端上来的馒头落一层苍蝇。海菜汤每年要吃3~4个月,每顿都能吃到很多的沙子、石头。

劳教所里喝不到热水,长年洗不到热水澡,用的都是冷水搓身。学员接见不让往里带日用品和食品。而让学员买小卖店的东西,而小卖店的东西都很贵,一盒牙膏在外面3元多,在这里7元,一卷卫生纸外面1块5左右,这里是3元,这里的所有商品都是外面价格的1到2倍。

四、九台劳教所“半开放式管理”一大队干部名单

姜敏  教导员 警号:司法2200566
卢延辉 改造大队长  现已调离
陈树国  干事  警号:司法2200433
张国会  生产大队长
张景文  干部  警号:司法2200525
王宏英  干部
谭长青  干部
刘宏春  干部
曹艳春  干部
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主要由卢延辉、陈树国、姜敏具体部署、实施,伙同恶人一同参与

九台劳教所
雷立峰  所长  0431-82515877(办)
孙某某  教导员  0431-82515355(办)
石强  副所长兼书记   0431-82515838
孙某某  副所长   0431-82515922
刘某某  副所长  0431-82515358

五。大法弟子杨德辉在九台劳教遭受迫害

2008年7月4日开始,杨德辉每天凌晨4点起床至半夜12点,除解手、吃饭外其余时间全部被迫坐板,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是卢延辉指使两个普教包夹他,其中李振涛用饮料瓶装满水,捅杨德辉的两肋,造成杨德辉不敢侧身睡觉半个月有余。还让杨德辉坐木条和不足半公分的床边上,为强迫他写“五书”,卢延辉将杨德辉打倒在地,杨德辉还坚持不写,卢延辉就指使普教杨晓光、李振涛等人将杨德辉两脚分别绑在床的四角,腰部垫上钢盆,扬言不写“五书”整死也没人知道,随便编个理由往上一报就完事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