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把她迫害致残?是谁将她再度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大法弟子田素华现年四十三岁,河南省项城市城郊乡文楼村人,她于零八年七月三日被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八月七日遭周口市川汇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并被非法关押到周口市看守所,后又转入项城市看守所。

田素华有过三次痛苦而失败的婚姻,因无力抚养唯一的女儿,只好把女儿送给了弟弟一家。她本人为生活所迫,学过裁缝,开过理发店,均以失败告终,后来沦落到歌舞厅,靠打扫卫生和卖唱为生。

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收入虽十分微薄,生活清贫,但她安贫乐道,谨慎做人。她曾于二零零零年因修炼法轮功遭恶人举报,被投入项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盛夏,周口市六一零把项城市作为迫害大法弟子的试点,对被非法劫持的大法弟子搞所谓的“军训”,拘留所所长吴勇的侄子吴振是个大学生,适逢暑假,也被招来参与迫害。这吴振曾连续几脚把田素华踢的昏死过去。在抢救的过程中,医生在她身上插了二十多根针,其中一根深深的扎在脚跟上。随后,田素华的双腿便失去了知觉,导致残疾,双目也变得视力模糊。在这样的情况下,因她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不动摇,又把她劫持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

从新回到社会上后,田素华的生活更加困苦。娘家的生活本来就够艰难的,加上家中已没有她的地,而她本人又是残疾。面对自己如此险恶的处境,她只好走出家门。

当时的田素华,不借助外物是根本就走不了路的。即使借助外物每分钟也走不了十步。她用弟弟和朋友接济给她的一点钱做了一辆手摇三轮车,开始了艰苦的流浪生活。

就这样她靠三轮车捡过破烂、要过饭、卖过花生、卖过馒头。后来,弟弟联系到她后,又资助她买了一辆机动三轮车。田素华跑车也是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和人争,不蒙人,加上她视力不好,所以收入也很有限,她就这样靠开三轮车载人的一点收入过着艰难的生活。

就是这样一个被迫害致残、生活艰难的弱女子,却遭到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非法劫持。劫持她的理由很简单,说是有人举报她送法轮功的资料给周口市交通警察大队的一个队长周常青,而举报人正是这个周常青。

逮捕她的理由也很荒唐,照例是共产邪党的那一套说辞: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十一月十七日上午十一时许,田素华被非法劫持到项城市南顿法庭。两个警察架着田素华艰难的下了车,她的妹妹连忙上前扶住了她。因她几乎走不成路,所以警察也就允许她俩坐在了一起。

法庭上的田素华不怯不惧,面对构陷据理力争。对造成她身体残疾的警察的暴行进行了揭露,并且要求无条件释放自己。

家人也很理解她,既同情她的遭遇,又担心她的身体。她妹妹坐在她旁边,面对恶人对姐姐的构陷不屑一顾,说:“法轮功有啥不好?就她这身体,你叫她上哪去印法轮功资料?人家放她车上的,她顺手发出去,还犯法了?”

她的弟弟以前也曾受株连被无辜非法关押到项城市看守所,在休庭时,他弟弟也用自身的经历说明姐姐的无辜。

事后,面对田素华的坚持和她家人的据理力争,一个警察说:“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呗,案子送到法院,法院不管行吗?”

是啊,法院的理由是检察院送来了案子,不审不行;那检察院的理由就是公安局把材料都报上来了,不批捕不行;公安局的理由是有人举报了不抓捕不行。那么,造成大法弟子如此残酷迫害的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呢?就是中共邪党及维持其独裁统治的这套专政机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