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大法中修炼的点滴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年轻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得法,一直开着天目修。在个人修炼时期,由于修的不扎实走过弯路,但大法在我心中时刻都没忘,都是真实的,从新走回修炼的路,我没有陷在懊悔的执著中,既然师父慈悲还度我,我就暗下决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二零零四年末,同修甲去我家劝三退,当时我不在家,回来后母亲告诉我同修的来意,我马上去了甲同修家,当时乙同修也在甲同修家一起学法,见到她们我流着泪水叙说着脱离大法后的苦痛,她们问我想不想写一份严正声明,得用真名,我当场写了严正声明并做了三退。

回家后丈夫知道了我去同修家就大吵大闹,我告诉他:再想阻止我修炼不可能,语气非常坚定,说着转身去厨房做饭。从这天起,丈夫一星期没和我说一句话。因我要做师父的合格弟子,我不会和他计较的,守住心性,他上班我就去甲同修家里学法、切磋。同修把以前的《明慧周刊》拿出来给我看,我严格要求自己,重视学法、修心、发正念,清理家里的环境,家里的所有共产邪灵的书和画像统统都烧掉。

过年后丈夫去外地打工,当然这都是师父的慈悲与苦心安排,使我能够接触更多的同修,参加集体学法,也给我能够在法上提高提供可靠的保障。

刚开始发放《九评》时,只是少量的在楼道里发放。一次去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同修有什么事不想让我知道,我理解同修,是为同修为法负责,我拿起《转法轮》要走,同修丙说:“既然来了,就有你要修的,我从外地运来一批《九评》我们正研究放哪呢?”我说:“如果你们信任我那就放我家吧。”同修丙说:“现在连运东西的车都找不到。”我说:“把我母亲家的三轮车借来。”就这样我和丙同修把《九评》推回我家,一个多月也没人来拿,集体学法时我们几个同修商量,我们自己把《九评》用自封袋装上,再配备上小册子和真相光盘,在市区发放。剩下的我们就到农村去发。

我和丁同修是老乡,对家乡的路很熟,我们找到开出租车的同修送我们,家乡房屋有两排,我和丙发前排,乙和丁发后排,当时发资料没经验,前排住户没放光盘,都给后排住户发了。几天后,回去讲真相,住在前排的住户的常人说:“我们前边的房子不合算啦,连一张光盘也没有,后排于傻子家都有,我要他不给,他说留着给外村他姨家送去,我们还得找关系好的人家借,看完还得还人家。”看过真相资料的世人多数都能明白,再劝三退也容易,有的一家几口人都同意退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再发资料前先看看有多少户,再去发放,在资料搭配上也齐全多啦。在那年“四•二五”那天我们白天装订、装袋,晚上又去发放,还挂了很多“法轮大法好”条幅,午夜十二点之前我们赶回了家,集体发完正念才回家休息。

从这以后我们白天在乙同修家装订《九评》,晚上运到我家抽出时间装袋,我和乙同修约定,晚上我家有外人你就把资料放门后,用麻袋盖上就走,我每天睡觉前都会去门后看一下。还有一个学法点的两位同修也来我家取《九评》,为了安全,我们做到没参与的就不对她们说,有很多同修发资料都不知道是从我家拿的,有时还少量的给我送来,我都收下,放到大堆资料里。

熟悉的农村发完,我们就去百里以外边远农村去发,有一次同修张罗了一星期也没去上,这次人员车辆都定好了,晚上七点钟天阴沉沉的准备出发的同修正在发正念,开车同修進来问天气预报有雨还去吗?我说:“去救众生风雨不误,现在的天气预报不准了,让它明天等众生把资料都拣回去再下雨。”说完我们一路立掌发正念,很快到达,两人一组,我们约定在哪分手还回哪集合。发完资料雨点零星的下着,我们坐在玉米地上盘腿立掌发正念,雨点没了,我们站起来接着走,走到乡政府所在地,坐早上班车回家,刚上车雨就象瓢泼一样下来了,回到县城下车时雨又停了半个多小时,白天雨下了一整天。我们知道这是法的威力,师父在制约着一切,也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自从我溶入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家里的变化很大,丈夫外出后,家里剩下我和十岁的女儿,家住平房院墙很矮,我出去发资料就把女儿锁在家里,第二天早晨回来从来没耽误女儿上学,有时女儿半夜醒来发现我还没回来,就洗洗手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加持,让妈妈早些平安归来,再去睡觉。女儿没修炼,但她相信大法好,是大法使她这个对未来没有希望的心脏病人有了健康的身体。一天早晨我正在厨房做饭,女儿光着脚跑过来说:“妈妈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梦见有人把我的心给摘下来了,用小刀刮血沫子。我喊快给我心脏,不然我会死的。他不理我,继续刮,刮干净了又给我送回胸膛,醒来后胸不发闷了,胸口的衣服也不剧烈的抖动了,妈你摸摸!”我一摸真的好了!当时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泪水不断的流。我告诉女儿,是你支持妈妈发资料救众生,师父救你的。以前女儿上学总是从家门口出来我用自行车把她送到学校教室门口,老师都怕她犯病,同学担责任,让她自己一张桌,不上体育课。这下可好,从此女儿每天自己走着上学了。

半年后,丈夫从外地突然回来了,当时我不在家,女儿就把她如何支持我发资料,她的病是怎么好的全告诉她爸爸了。还象往常一样女儿放学时间一到我就回家,刚到家门口就听到女儿欢乐的笑声,以为家里来了客人呢,進门一看是丈夫回来了,心里没准备很紧张,但马上调整过来了,想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做资料是为了救度众生,是宇宙最正的事,谁都没有权利反对。丈夫看我回来却乐呵呵的说:“孩子都跟我说了,做人得讲良心,咱每年花几千元给孩子治病也没好,你炼功孩子受益,就是因为孩子的病特意回来的,看来我带回的偏方没用了,大法救了咱女儿,以后你愿意干啥就干啥,干不过来我帮你,你的师父太伟大了!”从此同修可以随时来我家了。丈夫经常开车帮我取送资料,他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还很愿意花真相币,每逢亲朋好友聚会我们就带上《九评》送给他们,并且帮我劝三退。

从前丈夫是逢酒必喝,喝完必醉,砸东西,骂人,闹累了睡着了为止。现在亲朋好友聚会只喝一杯啤酒,对赌博也不感兴趣了,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是师父法的威力改变了他。

秋天资料点的同修被绑架,中午同修来我家说这事,问我能否把电脑、打印机等设备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我马上到母亲家借来三轮车,父母不在家,只有弟妹和孩子在家,我到仓库房看了一下有地方,就对弟妹说:同修家有一些东西想寄存几天,弟妹同意了,还找来毡布给盖上。我找来一把锁,锁上门,把钥匙交给了同修,第二天同修问我有压力吗?我说没有,你能想起我,这都是师父的安排,让我在这过程中修自己的,设备是救众生的法器,我也有责任保护好它。

一天我来到甲同修家听mp3,在听《大连讲法》中,师父讲啥我看到啥,讲德是一种白色物质,我才知道在我空间场飘荡而且不断增大的是德,还看到自己金灿灿的元婴结着印坐在金色的莲花盘里,金灿灿的莲花瓣搭到元婴的肩头,一张一合的闪动着,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每次发资料回来躺在床上都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看到师父把我的业力转化成德,再转化成功,飘到功柱上去。整个过程都非常玄妙、殊胜,浑身的每个细胞都舒服,身体轻飘飘的。

几年来,学法、炼功、发正念都不困,梦中遇到危险都知道发正念,天目看到的东西有的不知道是啥,通过背法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给自己订下每天学三讲《转法轮》,都是很入心的通读,看一篇近期讲法,这样既能保证修心性,又能跟上正法進程,遇事向内找,找自己哪一念不符合法,找对了会有一股暖流通透全身。

开着天目修,要经受的考验很特殊,必须理智对待,才能在自己所在层次上摆正自己和大法与其他大法弟子的关系,真正以大法为做好三件事的指导。我平时总是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一切。很多同修找我交流,来我家之前他(她)的状态也会对应过来:守不住心性的,怕心重的,色欲心强的,不炼功的,学法不入心的,不重视发正念的,没跟上正法進程的,三件事只做一件事或两件的。同修和家人的因缘关系我也都能知道,但是与他们心性提高没有关系的,我一句都不给他们讲,更不跟别的同修讲,只是善意的指出不足,并且说,这是在我这个层次悟到的。不管他带的思想业多肮脏,我也不看不起他。

有同修被病业长期缠着,很想让我给他看,我都会找出《转法轮》给他读有关提高心性的法:“他得真正去修炼,重视心性,真正去修炼才能祛病的。”(《转法轮》)也有同修是想知道自己和家人的因缘关系的,我会善意的给他指出不能求,即使知道了也没啥用,我会跟他在做好三件事上切磋。

几年来,只要是法中的事听到、遇到就去圆容,同修的mp3坏了送来,我再找别人给修上,资料点的复印机、电脑、切纸刀等设备为了资料点的安全,不让不熟悉的同修直接送去,就由我这做中转,家庭资料点的同修没处住,平时我总是留意那里有僻静的住房,在师父的加持下很快就能找到。农村来的同修没地方切磋就来我家,去农村发资料缺人,我会找人或自己去,哪怕昨天发一夜,第二天缺人我还去,没有疲劳感。有时我家来的同修太多,影响丈夫休息,一次他说我是编外协调人,当时虽然没动气,但也顶了他几句,出门就摔了一跤,当时手掌就肿起来了,我坐下来向内找,脑子里想起师父的法:“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平时我把名利心看的很淡,在微观上还有,当别人触及到了你的那颗心时你就受不了,和人家顶,通过向内找,修掉它再也就不发生这类事情了。

有一位走过七年弯路的学员,抱着一种好奇的心理和一位老同修来我家。当初她由于色欲之心重,掉下去了,从此她一蹶不振:修炼又怕法不是真的,人的东西失去了;不修炼又怕法是真的,失去这万古机缘。我给她讲我走回修炼路的过程,另外空间的美妙殊胜,正法时期真正的佛法神通的展现,她来之前对应过来的她的所作所为象录像一样展现我的面前,说出那男的也曾是个修炼人,由于长期不在法上,被色魔钻了空子,黑手烂鬼要在这方面彻底毁掉他,他却把你给拉上。为了他你不修值得吗?只要你回头再修炼会跟上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转法轮》〈第一讲〉)她流着泪写了严正声明,决心走好以后的路。她利用自己的便利条件找来本地邪党政府机关人员名单,同修给他们写信,把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电话上网,海外大法弟子给他们打电话讲真相,使当地开创出了一个好的修炼环境,她在周围同修带动下,参加集体学法。

半年后,她带着一种成就感来我家,把她的修炼体会谈了。这时又对应过来她没放下的色欲之心,暗地里和那个男的还有来往,我以平和的心态把这事说出来,她也谈到自懂事起,骨子里形成的变异观念。又下决心改。我也谈了自己在欲望方面是怎么修下去的。“在常人社会中有这种夫妻生活,才能使人类社会繁衍后代。”(《转法轮》)从师父的法中悟到,我已经有了孩子,不需要再繁衍后代,这种生活是没有用的,应该杜绝它。我丈夫未修炼,我就跟丈夫探讨,过去在深山老林里修的和尚、道士为什么活到一百多岁,还不是因为他们远离女色的结果吗?丈夫也很认同这个理。我在生活的小事上关心丈夫,使他觉的这种事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每天精力充沛的工作,我们已有两年多没有这种生活了,一样那么溶洽。我觉的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悟到师父的法理做到并不难,而且师父已经提醒过,“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转法轮》)我又跟她谈了在帮助她的过程中受到的干扰,在梦中那个男的来找我说:“你把我和某某拆散,我要吃掉你的脸。”张开血盆大口向我冲来,一股腥臭扑面而来。我当时立掌发正念,立刻醒来。第二天整个面部象开水烫了一样的疼痛,整个上午整点发正念,直到中午的正念发完就好了。从此她放下了在她看来那么难舍的一段孽缘。

病业同修我也去看过他们,同他们在法理上切磋。发正念回来后会有很多同修指责我,说我给病业同修看病了,而且变相的说我是自心生魔。我当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想着以后他们见到病业同修就知道我去那里说什么,做什么了。师父的法身看的最清楚,不需要带着人心去解释。发正念铲除造成同修间隔的邪恶因素,灭尽解体邪恶因素,同修再来我家象从来没发生过这事一样,我也从未提起。

前几天主要负责协调的同修来我家,问我还有哪些心没放下,同修都来你家,好好向内找一找,他们怎么不出去讲真相呢?你总愿意给人说,零三年就有很多同修都去一同修家而出现十多名同修被绑架事件,你的场已经不纯净了,以后订个日期来你家吧。我发着正念铲除我空间场的不正因素,没有和他同样对待,也没给同修定日期,同修有事该来还来。他走后我背了很多师父的法,那几天走路脚不沾地,走没人的小路,眨眼就过去,我知道又是师父在加持鼓励我。

我经常把同修当作一面镜子,对照自己的不足修下去,照出同修的优点自己也做到。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总是带上不干胶,边走边贴,遇上同一方向走路的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每天都把修炼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把人中的事放到次要位置上,可是工作、生活从来也没出什么差错。

要不是同修提醒和鼓励还是没想投稿,总认为离师父法中要求的标准差的太远,这是一种消极态度,知道差的远就得修,写体会也是修炼过程,心性提高的过程,虽然自己在走在神的路上做了一些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展现了很多神迹,但都是师父与大法的威力、威德的伟大展现。

如有不妥望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