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大法弟子关自平遭七年冤狱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关自平,男,30多岁,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河口南镇维尼纶厂职工,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邪党恶警绑架,自2000年至2007年遭到七年冤狱迫害,曾经被吊铐折磨十多天。

2000年11月7日,关自平在向世人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员非法构陷,遭兰州市新城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劫持到兰州市西固区寺儿沟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牢头恶霸把他身上穿的外套、毛衣、衬衣等衣物据为己有,给换上破破烂烂的一件大棉衣和一件衬衣。他被戴上手铐、脚镣等刑具,强迫每天趴在床上分拣好坏两种西瓜籽,他常常从早上四、五点钟起床,一直要干到晚上十一二点,由于长期俯视,本就600度的近视(不让戴眼镜)一到天黑就看不清西瓜籽,狱警才同意只在白天干活。

关自平后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甘肃天祝县监狱非法关押。监狱侦察科狱警张学武用电棍电击头部、脖子等处,不准炼功。一周后他被转到兰州大沙坪监狱一监区,狱警们为了“立功”,整天不吃饭、不回家,留在办公室做强迫“转化”,没有得逞。为强迫干活,参加监狱的所谓各项活动,几天几夜坐在小凳子上不让睡觉,眼前还用几千瓦的大灯泡烘烤,头上浇冷水,两天后因为不吃不喝,不准睡觉,被用灯泡烘烤,那张脸又黑又瘦又苍老,眼睛布满血丝,嘴唇也干裂,恶警还无耻的笑话关自平象个鬼。

兰州监狱各监区还不定期的向全监区犯人播放诬陷大法的录像,给所谓“转化有功”的狱警发奖金一千元或几千元不等,并由省上组织,免费到各地旅游。各监区还把做“转化”落实到刑事犯人的减刑积分上,如果被指定的犯人配合狱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就会奖励或减刑等。

关自平后来又被强迫参加所谓的技术学习,他拒绝参加考试,恶警就把他拉出去,一顿拳打脚踢,踏倒在地,然后又命令站起来,不理睬之后,他们又把他拉起来,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让他蹲下,如此反复几次,后又遭本监区狱警又一顿拳打脚踢,有一拳打在胃部,半天出不了一口气,把他两只手铐在了办公楼下面的树上好几天,关自平一直绝食,直到被松铐。

一年多后,监狱又一轮迫害开始了。关自平被强行关入禁闭室,恶警将他铐着两只手往里面拖,一百多米远的水泥地面,当被拖进去时,裤子都磨破了,手腕也勒破了皮。很快恶警又将关自平上全刑:戴了一副大脚镣,和手铐串在一起,名为“串心镣”,人直不起腰,只能蹲着走路。

2005年11月6日是关自平的所谓非法刑满日。但恶警因关自平不“转化”,在这天将他直接劫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邪恶洗脑破产后,恶徒把他关进了禁闭室,这里的残酷迫害更远远超过监狱,几十间禁闭室,一间囚禁一名大法学员,正值寒冬,又没暖气,冷的象冰窖,关自平穿着薄薄的一件羊毛衫和外套,腿上套了条薄裤,就这样背贴着冰冷的铁门,双手举过头顶吊在铁门上,吃饭时,冷的浑身打颤。禁闭室一关就是两三个月,而且连续二十四小时吊铐七八天,或十几天,几月、甚至更长,根本没法睡觉,困了就这样吊铐着睡着了;夏天炎热,蚊虫叮咬。

关自平被吊铐了十多天后放下,只给了一个床垫子,在严寒的冬天在禁闭室过了近一个月,才和王金平一起解除禁闭,回到洗脑班的二楼房间。2006年3月,关自平不配合邪恶的命令,不上操、不站队、不跑步,又被在楼下(一楼房间中铁床上)断断续续铐了一个月。

2007年春天,洗脑班的恶人要求关自平出去晒太阳,遭到关自平拒绝,恶徒气急败坏的把关自平从坐的床上架到了办公室,一阵拳脚相加,边打边骂:“怎么对待你都不行,你害的我们的工作搞不下去。”关自平说:“你们这是迫害我,我已经被非法关押六年多了,我要出去,我要回家。”他们说:“要走得办个手续,写“四书”、签字。”关自平反问:“凭什么写?我犯罪了吗?就算犯罪的话,我也被判过刑了,而且连社会都没进入,就又关在这里,这算什么,这算监狱吗?既然是学校,世界上有这样剥夺人生命自由的学校吗?你们这简直是集中营,你们这是迫害我们。”他们说:“我们就是要迫害你们,不写就迫害死,你去告我们去,不出去参加活动,那就在这站着。”

关自平被兰州监狱非法关押五年,被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年七个月,直至2007年7月,关自平才脱离龚家湾洗脑班黑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