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监狱:成都市新津洗脑班(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四川省政法委、“六一零”与成都市“六一零”联办的新津蔡湾洗脑班,恶徒们在饮水、饭菜下毒、欺骗伎俩等精神上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时,从肉体上使用各种酷刑残害大法弟子,妄图以暴力强制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在此列举其残害手段之二、三。

二、施暴、不准睡觉

通宵不准大法弟子睡觉,罚站、铐在座凳上,强迫学员放弃信仰。洗脑班恶徒王洪强、黄忠智、徐丹等,事先在一间屋里的墙壁上贴满了诬陷大法的挂图,然后分别对拒绝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宿刚、骆长勇、王小松、谢海峰等单独弄到屋里,通宵不准他们睡觉,甚至殴打,仍达不到目的。恶徒王洪强、徐、黄忠智、陈树涛、何××(洗脑班伙食司务长,新津人,曾当过武警,是洗脑班暴力殴打大法学员的主要凶手),6、7个恶徒一起上,拳打脚踢,把大法学员打的不能动弹后,强行拉大法学员的手,在事先写好的放弃信仰的所谓“转化书”上摁手印,并邪恶的说:“你不‘转化’,我们帮你认识,现在你已经‘转化’了,我们把你的‘转化’书和你的姓名、地址、照片全部发到明慧网上,你已经不能修炼了。”同时加大投毒量,调来国安、国保酷刑逼供,毒打折磨,林小全、蒋云宏被恶徒打成重伤。

三、注射毒药、野蛮灌食

大法学员以绝食反抗邪党利用非法组织洗脑班对大法学员的酷刑折磨、迫害,恶徒们就以野蛮灌食、同时输入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继续进行更残酷的迫害。绝食的大法学员此时既要承受毒药发作时的痛苦,又要承受野蛮灌食时那撕心裂肺的痛苦,邪恶之徒的目的,是从肉体上让受迫害者在经历万分痛苦中放弃“真、善、忍”信仰。

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注射到大法学员身体内,造成意识不清、神志恍惚。被关押在这座黑监狱长达1年零3个月长期遭受非人折磨的成都大法学员谭绍兰,就是被注射不明药物,2005年1月5日从洗脑班出去时已意识不清,不认识人。

因灌食插破气管、食道而致人伤残、死亡的事经常发生。新都的刘生乐、双流的李晓文老人、邓淑芬老人等均是被野蛮灌食、注射毒药而迫害致死;洗脑班一工作人员曾透露,2004年12月中旬,一不知姓名的大法学员就是被灌食而死亡的,由于严密封锁消息,死者姓名无人可知;成都大法学员李晓君一口上牙被撬掉;新津大法学员詹敏被绑在木板上,并将手、脚固定在木板上不能动,鼻孔、尿道都插上导管,几天几夜不松绑、不能动弹,被折磨得乙肝复发。大法学员余芙昭被插伤食道,同时还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导致她多次休克、尿血、小便失禁,还被恶徒毒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