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吕守增一家人受迫害看恶党骗人、敛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吕守增是山东省莱芜市钢城区辛庄镇岔道村人,他以前得过出血热,打针未好,一直发烧,后又引起肝炎,浑身无力,干不了重活,吃不下饭,病痛折磨了二十多年,每年吃药打针花费都很大。一九九八年年底,听别人介绍说炼法轮功能强身健体,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就跟着他们去了炼功点,谁知,天无绝人之路,经过几次炼功,感觉身体有明显好转,也愿意吃饭了,干活也有了力气。通过这些变化,他从内心想学法轮功,经过看书才知道,原来这是一部让人修炼的天书,从此以后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但一九九九年大法蒙难,大法弟子遭迫害。辛庄派出所侯庆三时常带人上门骚扰,不让炼功,并抄走大法书籍。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怕“四•二五”上访,辛庄派出所侯庆三带人来把吕守增骗到派出所,第二天,侯庆三又带人去吕守增家,对他的妻子说:“你去把吕守增领回来。”善良的人怎能知道这是一个骗局,当时就跟随他们也来到了辛庄派出所,谁知一去后就把她当人质软禁起来,随后给她的亲戚朋友打电话,让他们拿钱来领人。她姐姐及她娘家人一听说她被关起来了,心里都很着急,于是拿上一千元钱去领人,最后家人被勒索了900元钱才把人领回来,派出所的人还教他妻子说谎,不能对别人说身体是炼好的。

而吕守增被带入派出所后就被软禁在辛庄煤矿,后来辛庄煤矿不要,又在派出所被关押十五天,在这期间逼迫他放弃修炼,写保证书等。其中有个姓李的所长曾威胁他说:“不写保证书就把你关到莱芜看守所。”当时家中还有病重的老母!十五天后,辛庄派出所恶警侯庆三跟随吕守增回家要钱,其实这些年来吕守增常年打针吃药,家里哪有钱呀,家里没钱就让他去借,并且吕守增走哪恶警跟哪,好不容易东挪西借的只凑了500元钱,给了他,方才罢休。后来,侯庆三又三番五次的带人来家骚扰,拿着咱老百姓的血汗钱,放着杀人放火、偷抢掠夺、真正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大案要案不办,却专来欺压善良,这哪是人民的执法机关呀!

二零零零年年底,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吕守增,因进京上访,为蒙难的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侯庆三和一位姓郇的指导员从北京莱芜驻京办带回辛庄派出所,把吕守增兜里仅有的一百四十元钱掏走。在寒风刺骨的冬夜,把他关在院子里的铁笼子里,不能站立,天刚刚亮,又把他铐在水泥电线杆上,等他们一上班,就开始拷打吕守增。姓郇的指导员用拳脚踢打,受尽摧残后,把他送到莱芜拘留所,关押了近十五天。当时正是年关腊月二十九,他们还要挟吕守增家人交钱放人,家人问他炼功做好人,强身健体,犯的什么法,你们说打就打,说抓就抓,还不让人说话,这是什么执法机关。家人说什么也没给他们。因无罪证,最后只好放人。在驻京办事处关押期间,有一个回民警察对吕守增说:“我是回回,有的是刀子,想杀谁就杀谁。”这就是共产党这个暴力集团用我们老百姓的血汗钱培养出来的人民警察。

父老乡亲们呢,纵观共产党的历史:砸庙、挖祖坟、斗地主(抢了人家的东西,还不让人说话)、整老师、三反、五反、肃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学潮哪一次运动是正确的,每一次运动平反时,那些追随恶党做坏事的人不是都当了它的替罪羊吗?有的遭了报应,甚至有的祸及到子孙后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永恒不变的天理,天灭中共,这是天象的变化,是历史的必然!而那些迫害大法弟子、污蔑大法的人已经开始遭报,不要以为出了事是偶然的,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只是共产党的无神论把人毒害的不相信天理、人伦,所以才无所顾忌的为了钱、权什么坏事都敢干。在这里奉劝那些至今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赶快悬崖勒马,为了自己及家人弃恶从善,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