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恶警奥运期间的疯狂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北京奥运会是国际社会为敦促中共改善恶劣的人权状况而抛出的橄榄枝。中共为取得奥运主办权,也曾信誓旦旦的做出改善人权的承诺。结果令国际社会又一次大失所望,中共丝毫没有放松对民众的高压和钳制,还以“确保奥运稳定”为借口,更加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封锁网络,加大力度打压异议人士、家庭教会成员和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尤其是对大法弟子,更是不择手段的残酷迫害,上万人被非法绑架关押、劳教、判刑。中共奥运期间的疯狂表演,更凸显了其流氓无耻的本性和解体灭亡前的回光返照。

奥运期间,河南淮阳县公安警察在邪党头目贾书君(先任焦作市副市长)、政法委书记杨运河、610头子郑艳芳的高压和纵容下,疯狂作案,绑架了四十多名大法弟子,至今仍有二十多人被非法囚禁。引起淮阳广大善良民众的鄙弃和愤慨,都骂他们是“一帮子活土匪”。请看以下几个案例:

案例之一。2008年农历4月初1晚上9点,淮阳刘振屯乡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4个警察非法夜闯民宅,窜进已有77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李廷林家无理抄家。此时,老人的儿子李军旗劳累一天后,正躺床休息,警察们鱼贯而入进到他屋里,先把他控制住,一阵翻箱倒柜的抄家之后,逼着他到门外上警车。

李军旗76岁的老母亲质问:“你们为啥抓我儿子?我儿子犯法了吗?”一个姓张的年轻警察眼露凶光,什么话也不说,恶狠狠的上前抓住老太太按倒在地,穿着皮鞋照老太太身上连踢带跺十来脚,还不解恨,又对着老太太的脸打十几个耳光。打罢后又恶声恶气的吓唬:“别吭气,吭气还打你!”

老太太知道儿子是个好孩子,什么罪也没犯,却无辜被抓,又气又急,前后跟着警察走到屋外,继续以理相争。张姓警察又对老人一顿拳打脚踢,再次将她打倒在地。

老太太忍着剧疼站起来挣扎着保护儿子。在她的住屋外面,姓张的警察第三次下狠手对她拳打脚踢,照脸上掴巴掌,又把老太太打倒在地。被反复毒打后的老人满身青紫肿起,多处严重创伤,面部肿大,呼吸困难。一向操持家务、身板硬朗的老人如今生活不能自理。

警察强行把李廷林父子绑架到乡派出所,把父子俩各关一屋,分别施暴。一个警察使尽全身力气,对着老人的脸打了十几个耳光,老人被打的头晕脑胀,脸部火燎般的疼痛。稍后,在另一间屋里一阵阵传出李军旗的惨叫声。夜深了,警察打累了,就把父子俩用手铐铐到床上,一直铐到次日下午,铐了整整14个小时。然后把李军旗送往县城拘留所。拘留所见人昏迷不醒而拒收。刘振屯派出所的警察们把李军旗往地上一扔,也不管他是死是活,扬长而去。

案例之二。5月18日晚,淮阳国保大队、豆门乡派出所一群警察(其中有个叫肖震的),越墙而过,非法闯入本乡年过六旬、双目失明的法轮功学员于新恒家,没出示任何证据即下手无理抄家,抢走一部双卡录音机、两部手机和价值500多元的小百货,并当场疯狂殴打于的老伴陈邦联。

于新恒夫妇俩被绑架到县公安局,恶人搞逼供,于新恒不说,年轻警察说:“这家伙不老实,不配合,看我扇你”。于说:“我今年63岁了,又双目失明。你家也有老人,将心比心,要是你父亲,为了做个好人,没犯一点法,别人却要打他,你心里啥味?”年轻警察张口结舌。有一恶人把于的脚拉出来,用针使劲硬扎脚掌,扎了十几针后,俩警察一起动手往他身上“护痒”的地方咯吱,接着,警察踢他十来脚。而后,又站在他脚面上,使劲拧磨着踩,折磨的他疼痛难忍。5月20日上午8点多,警察把于新恒送看守所关押。因于是盲人,看守所按法律规定拒收。警察们一嘀咕“忙了两天不能白忙活”,无耻讹诈1000元,一直到晚上钱到手,才放人回家。陈邦联老太太被送看守所关押。

案例之三。5月25日夜里1点左右,国保恶队长李昌锋、靳良伙同其它警察越墙而过,闯入朱集乡郭营村大法弟子郭清灵家。郭的妻子与其讲理,警察说“说话就挨打”。说着就照脸、嘴狠打,把她打的脸肿嘴翻。警察同时抢走他打工挣的钱5000元,并把他家小卖部的啤酒、饮料、饼干吃足喝够,又把充电手灯拿走10把,抢劫走价值7000元的现金和商品,并把院里地刨了一遍,把郭清灵投进淮阳看守所关押。

案例之四。5月26日夜里3点多,淮阳新站乡派出所和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该乡堂楼大队府立楼村大法弟子陈英家,恶狠狠威胁其家人说:“不准说话,说话就打人!”家人无奈,眼睁睁看着这帮恶徒把2000元现金和孩子的项链、宝石戒指、一把矿灯等值钱的私人财物抢掠一空,把陈英强行绑架走,投进监狱。

案例之五。6月26日夜里,淮阳朱集乡朱集大队大法弟子张之文正在家休息,警察打门,没打开,竟疯狂的一连把大门、屋门、套间门全部砸开,闯入卧室,先把张之文毒打一顿,然后劫持到淮阳看守所非法关押。

中共公安一贯自诩为“人民警察”,既然是人民的警察,就应该保护人民利益,维护社会安定。而淮阳这帮恶人同中共豢养的各地不法警察一样,其本身就是黑社会分子,是各类犯罪分子的保镖,是穿着警服的当代“土匪”,他们死心塌地的充当中共邪党镇压民众的马前卒和黑爪牙,与善良为敌,破坏社会秩序,成了让广大民众又恨又怕的一大公害。记得有一首名为《土匪与警匪》的新民谣,内容如下:

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穿着警服趟浑水,不叫警察叫警匪。
土匪警匪都一样,抢劫绑票敲竹杠。
警匪土匪有区别,警匪更比土匪邪:
土匪作案瞄豪门,警匪作案瞄好人。
土匪作案月黑头,警匪作案全天候;
土匪作案怕熟脸,警匪作案零风险;
土匪不抢没饭吃,警匪月月有工资;
土匪敲诈靠“皮条”,警匪敲诈直接要。
警匪嚣张有原因,中共邪党是祸根。
只要祸根一刨断,树倒随即猢狲散。

对照淮阳这帮所谓“人民警察”奥运期间的所作所为,把“警匪”这顶帽子戴到他们头上,真是不大不小,正合适。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