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下的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奥运期间,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大肆制造恐怖和紧张的气氛,各种大会、小会,各种限制人的规定都出来了,值班警察可笑地背上武装带。奥运前后发生在西山坪劳教所的点点滴滴,让人们更加看清了中共的丑恶面目。

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专管中队,恶人雷科金在此任中队长已经多年(现已因故调离),雷多年来一直积极投入对法轮功的暴力转化迫害,可以说其双手已经沾满了法轮功修炼者的鲜血,本人也在国内外是臭名昭著。奥运传火时雷也成为了所谓的火炬手,这是中共邪党对雷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奖赏。

奥运前七大队二中队的法轮功人数一直维持在二十多人左右,而奥运前的疯狂抓捕,使法轮功人数一下增加到五十多人,另外因其它原因被送劳教的人员人数也急剧增加,被抓捕的法轮功人员中,有的仅仅因为发现有几本书就被劳教了,他们中有相当一部份来自农村,有的刚得法不久。

万州和梁平是重庆的边远区县,由于奥运火炬要传至万州,而梁平又与万州相邻,因此这两个地区疯狂抓人,万州非法劳教了四人,梁平非法劳教了四人(还有二人因故未送劳教,另悉梁平还抓了八名女法轮功学员)。来自梁平的大法弟子陈民国和陈孝敬都已过六十,由于梁平地区的抓捕任务超额完成,他们二人是以每人两千元的价格卖给另一地区公安机关而被劳教的,两人被抓后家人四处打听消息,三个月后才得知二人已被劳教送至西山坪。

在被非法关押的五十多名法轮功中,有约二十人年龄已超过六十岁,他们都有着不同的社会背景和坎坷的人生经历,现例举一、二。

秦大群:约五十八岁,身体不好,来到西山坪七大队一中队(整训中队),身体除了遭受整训队各种折磨外,还被值班劳教魏绍红等逼迫写“三书”,不写就罚站,扛沙袋,身体在难以承受中还被说成是假装的,后来身体出现危险,被送至劳教所中心医院,等到人已经快不行了,才保外回家,不久便离开人世。

孟雪涛:三十九岁,父母亲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本人十八岁考入中国人民银行工作,因修炼法轮功,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现在人走路都不稳,步履艰难,下蹲时要用手扶住才不会摔倒。

张革:四十一岁,万盛地区国税局国家公务人员,双眼几乎失明,生活已不能自理,平常的活动有专人照顾,这样的残疾人也被抓来了。

张兴渝:六十一岁,孤身一人,本本分分,很少言语,以拾荒为生,没有给社会带来负担。

徐小华:三十多岁,自幼患有精神残疾,以开三轮车为生。

谢晋:重庆邮电学院讲师,第三次被迫害坐牢,腿部大面积溃烂、发黑,失去知觉,行走困难。

张培生:腿部有钢板,行走艰难。

王志海:约四十二岁,被其他劳教人犯群殴致脑部受重伤,松果体两处有淤血,长期卧床不起。

汤毅:约四十三岁,硕士研究生,外出打工路上因查出身上有法轮功相关物品而被第三次劳教(第二次劳教在云南,通过绝食以及其母的奔走努力,闯出劳教所),汤毅一直以绝食抵制迫害,长期呼喊大法口号,震撼邪恶的黑窝。后期汤毅只吃少量自己购买的和家中带来的食物,汤毅的母亲(没有修炼)可歌可泣,为自己的儿子四处奔走、伸冤,曾经每天赶车几十公里给儿子送稀饭,在狱警面前义正词严,曾经拿出一叠各种证书对狱警说:你们不如我的儿子。十一月二十五日,汤毅再一次正念闯出魔窟。

亢洪:三十八岁,重庆医科大学毕业,第四次坐牢(劳教三次,劳改一次),双腿摔成粉碎性骨折,现在人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语言错乱,疯疯癫癫,受尽值班劳教人犯的折磨,人已奄奄一息。

奥运已经过去了,曾经沉醉于奥运辉煌的人们可曾想过,有许许多多的人因奥运而承受苦难,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在为中华民族承受苦难。

附: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人员名单(十一月):

杨国刚、李文龙、冯飞、成定根、田维良、王显华、邹孝军、徐小华、夏俊明、林德才、余富荣、任东川、朱志林、杜汉文、唐全、屈明洪、万兴林、游大力、夏道平、张银明、张平、郑鹏、孟雪涛、张革、亢洪、罗蛟禹、汤毅、王志海、谢晋、李常利(音)、秦大群、苏国红,(以下人员六十岁以上)夏吉清、唐志仲、张兴渝、江锡清、朱德富、陶于奎、石世田、段辉明、张培生、陈民国、陈孝敬、汪建雄、姜辛、袁正友、高乐之、王贤明、邓力平、袁应江、刘光弟、盛建辉、龚延昭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