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劳教所长期封闭隔离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二零零七年正月,在湖北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的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与马原(钟祥),岑学栋(黄石),李传宝(十堰),梅树清(赤壁),刘红品(随州)等大法弟子全部公开严正声明,坚修大法,维护大法,被邪恶的九大队以“反弹”名义进行所谓的封闭管理严重迫害。劳教所对发表声明的大法弟子声明逐个重点轮流迫害至二零零七年七月,在管教队长魏鹏,中队长何兵荣等的直接参与工作的迫害下,以“学习”为名,对钟首帮进行封闭在单间内高压强制洗脑转化,并有数个吸毒型劳教人员轮流看守,协助、配合迫害大法弟子,其中有夏洪波(洪湖)、阮洪(宜昌)、阮晓东(宜昌)等吸毒型劳教人员。沙洋劳教所九大队二分所当时的所领导有张祖斌、郭敏尧、董向阳、许杰等。

劳教所所谓的“学习”内容与方式都是地地道道的迫害:一、由包夹人员胁持被狱警高压灌输颠倒是非黑白、善恶美丑的共产邪党的歪理邪说;二、强迫观看诽谤、污蔑大法与大法师父的录像片;三、与帮教、邪悟者谈话;四、夜晚抄写邪党文化文章,不准睡觉或只给很少的一点时间睡觉;五、变相体罚,三姿训练,长期只搞一种单腿蹲姿。其它如不准与他人讲话,不准与亲人会见、通信、打电话等。没有任何自由可言,上厕所就必须打报告,全天由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监管,如影随形,寸步不离。

在长期对大法弟子的这种迫害中,任由吸毒型包夹劳教人员摆布迫害。九大队从领导到干警,习以为常的漠然视之,有的暗地里纵容,指使包夹、帮教对被迫害的对象使用各种小伎俩,软硬兼施、威逼诱惑大法弟子转化。

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下旬,九大队重新搬至原九大队。那里的前栋楼房一楼的单间小号房就是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设计的。在那些小单间房里,是外界封闭隔绝的,一般由三人以上的包夹人员协助狱警实施迫害单独一个大法弟子,曾经有多少大法弟子遭受到怎样难以想象的非法迫害不得而知。笔者亲历过几年的迫害,虽然环境已有所改变,但迫害手段仍是老一套,只不过表面更加隐蔽圆滑。在接近那间间小号房时,仍然是一种森森逼人的阴冷寒气直透心底。九大队后院一后门直通劳教所专属医院,与医院共一堵院墙,为医院与九大队随时处理“特殊、紧急”事宜提供了无比的方便。

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底,九大队一直以所谓封闭管理模式将大法弟子钟首帮隔绝在前楼单间小号里,由四个吸毒型包夹人员协助狱警继续对其进行各种迫害,每天强制站、蹲军姿。坐姿是在被强迫观看反复播放污蔑、诽谤大法师父内容时执行。晚上到下半夜一、二点时才给睡一会儿觉,到凌晨五点左右就被包夹叫起重复昨日的迫害。

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男,二十八岁,家住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东流村。曾在狮子山劳教所遭受过三年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初被赤壁市公安局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公安分局恶警黄华群等人从其家中绑架,并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近四个月后非法劳教三年,在湖北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

由于长期遭受封闭隔绝的迫害,钟首帮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视力严重下降,体质很差,在那种暗无天日,遥杳无绝期的迫害境况下,十二月底,钟首帮在一个清晨洗漱时间走脱。中共邪党一贯以撒谎、封闭等方式掩盖迫害,此事对邪共单位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沙洋劳教所顿时一片惊惶,立即倾巢出动,当天下午三点钟左右,在应城将钟首帮重新绑架。据传原因是由于钟首帮不忍心乘车不给车主钱,而生枝节再次被绑架。

此次事件后,钟首帮被送入沙洋劳教所教育科等相关场所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严重迫害。由于中共的封闭严密,具体细节只能等到日后披露。后又逼迫他在大会上作检讨、悔过、保证,并作了书面材料。在中共恶党邪恶的“株边”式迫害政策下,由此事牵连到所有责任狱警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失,九大队劳教人员在相应利益直接挂钩。在九大队管教队长魏鹏、教育科余帮清(因长期迫害大法弟子有功从九队上调,恶人榜挂名)等组织召开的批判会上,煽动、挑拨,煽起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及创始人,对法轮功学员、对钟首帮的仇恨,引起了劳教人员的攻击、谩骂,本地籍劳教人员(民管员)李宏对钟首帮进行了人格侮辱和殴打,给钟首帮精神上造成严重压力和伤害。沙洋劳教所及九大队对此事大做文章,整理材料扬言一定要对钟首帮加期延续非法迫害。

目前,钟首帮仍在沙洋劳教所被迫害。迫于事件发生暴露出的严重错误与重大影响,自此方解除了对钟首帮的严重迫害,降为封闭管理普通迫害。

望见到此消息的国内外正义之士给予钟首帮道义支持与帮助,也希望有知道更详细情况的大法学员,正义之士给予补充揭露报道,并能不定期续期报道沙洋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曝光窒息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