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年长同修上网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原本对电脑一窍不通,学大法后为了讲真相才接触电脑,后来因为我们地区需要推荐一位网路窗口,又找不到适当的人选,协调人就要我接窗口。当时我想会找我当窗口肯定也不是偶然的,所以就答应了,就这样走入了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因为本身没有电脑基础,一开始就是现学现卖,但碰到专业名词就一个头两个大了。有一次收到一封要推某真相工具的信,我把信读了又读,希望能搞懂它,可是实在太难了,里面的电脑语言根本不懂,想打电话问负责该项目的同修,但不知从何问起。烦恼了好几天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在学法交流时,刚好遇到一位在电脑公司上班的同修,我就告诉他我的难处,并把信转寄给他。在那位同修全力的协助下,这个项目终于在基隆推出,也得到很好的效果。

逐渐的我理解到一个新项目的推出,背后都是许多同修长时间的研发、制作与配合才能完成,所以每次送到手中的真相工具都很珍贵,如果没好好的在本区推动,不但辜负同修的努力付出,也会使许多众生失去明白真相的机会。

后来,有位同修问我能否在本区找些学员帮忙上网做一些事,我直觉的反应是很难,因为每个大法弟子都很忙,但又反过来想:要是每个人都说难,这项工作谁做?于是请同修把程式寄给我看看再说。了解工作性质后,我发现此项工作操作简单,但必须守着电脑,很枯燥也很耗时。稍微有一些电脑基础的同修,一般都在上班,时间比较紧,未上班的同修都有很多项目在手边,想一想确实很难找到人手来做。

因为我们炼功点年纪大的学员比较多,我就想为什么不找他们来做呢?毕竟老年同修较少有常人杂务缠身,几乎可以整天做着三件事,可是他们文化水平都不高,电脑对他们而言是不同世界的东西。但我想如果耐心教应该不是问题,从而决定找他们来做做看。

然而为了让他们尽快進入状况,不仅要有耐心,还要花一些心思使事情简单化。比如,那个真相工具须要输入大写英文字母,我就把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放大用粗体列印下来,他们依样画葫芦,一一对照键盘输入,开始时他们往往要找好久才能找到,我就在旁边加油打气。随着越做越熟,他们就有信心了,有人甚至会呼朋引伴一起来做,然后自己当起小老师。

后来也要输入小写,这对他们来说是另一个考验。我跟他们说:“这是给你们提升的机会,不能在一个层次呆太久,应该提高了。”我就把小写放在大写旁边,让他们对照着键盘输入,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最后演变到要输入中文字,年长同修本来就识字不多,要他们打字实在太难了,有些人想要放弃,我就告诉他们:“修炼就是要不断的提高层次,如果遇到困难就放弃,那岂不是失去提高的好机会吗?”话虽然这么说,可是要教会他们打字,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跟台北窗口交流这个问题时,同修说有一个厂牌的手写版很好用,这样打字的问题又克服了。

经过一再的考验、一再的突破,现在有些年长同修除了做证实法的事之外,也可以自己收信、上网看心得、使用电脑传达讯息了。从这件事我悟到:在大法中没有不可能的事,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就看弟子的心如何去摆正。

有些年长同修问我,每天这样做就在讲真相吗?我说你们别小看自己,每件事都必须有人去做。大法弟子是个整体,纵然同修程式写的再好,真相材料编的再棒,没有人做这些基础的工作也是不行的,你们是小兵立大功。

很多同修都说我很有耐心,我想是因为我本身也是从一窍不通开始的,一路走来,较能理解不会但又不好意思问的痛苦,所以再怎么教不会,我也很少不耐烦,如果不耐烦的情绪上来,往往也能马上排除它。话是这么说,但从自己碰到的几件事中,也让我悟到自己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我家有一位我称为姑姑的同修,她从小就在我们店里帮忙,几十年同住一个屋檐下,就跟自己的家人一样。她没有上过学,不过她还是会上网讲真相。因为住在同一屋檐下,互动就比较随性,我们的电脑是并排的,当她做真相遇到问题找我时,如果正在忙我往往会说:“你等一下我在忙。”但是一忙就忘了这件事,有时口气也不太善。有一天她跟我妈妈谈论此事被我听到了,她说:“她教别人时都是轻声细语,教我时的口气就不一样,要不是碰到问题非问不可,真不想再问她了。”听到以后,我才发现自己的不足,毕竟家人也是同修,口气不好同样会使她造成障碍。后来她有问题找我时,我就尽快放下手上的工作,帮她解决问题。

还有一位年长的同修我教她时,她都有做笔记,可是过不久又会问同样的问题,我就说:“你不是已经做笔记了吗?”她竟然回答:“不知道哪里去了。”而且还不只一次,这种事一再的发生以后,我心里就想:“为什么就不会替别人着想,我已经很忙了,还这样浪费我的时间。”事后,我悟到自己没修好,没有站在对方的立场想,何况一味的埋怨并不能解决问题,如果我能协助她解决笔记遗失的问题,这种事应该就不会一再发生了。

另外,有一次我发现一位老年同修家里的电脑闲置着很可惜,就主动去帮她安装程式,并且把一些该做的动作都事先做好,她只要做复制、贴上的动作就可以了。但这位老年同修学习能力较差、记忆力也不好,经常丢三落四,一会儿这个东西不见了,一会儿又忘记怎么做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当时我不好的念头又上来了,心想:“我为什么要帮她安装程式,简直是自找麻烦嘛!”有了这个念头以后,可能口气就不对了,我发觉那位老年同修有点慌乱了,我意识到口气不对就赶快调整过来。现在这位老年同修还持续在做,情况已经好多了,但有时还是会帮我提高心性。

年长同修多少都对电脑存有怕心,好不容易突破,我们不能因为口气不好把他们推回去。打个比方,如果有同修很久没有联络,我们一般都会想:“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但如果深入了解,实际上可能是被我们不好的态度给挡住才不来的。

我之所以会比较有耐心,也是因为我认识到:对同修的态度,也是我们修炼提高的机会。记的有一次参加北区集体学法交流,小组长私下问我为什么都没有发言,我说我平常没什么矛盾,所以也没有什么可谈的。小组长说:“其实不是没有!是我们经常不把矛盾当矛盾,轻易的让它溜走。”回家后,我不断的反思这句话,也留意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发现我经常把矛盾当成是常人的是非来看待,没有和修炼结合起来,以致错失许多提高的机会。

举一个日常生活的例子。有一次,要送姑姑一条丝巾,打开抽屉的第一念头是要找一条我不喜欢的送给她,当我正在找时,妈妈看见了,建议我选一条质料、颜色看起来都不错的给她,我顺着妈妈的意思把丝巾拿给姑姑。她拿到后披在脖子上,在旁边的我觉的这条丝巾越看越好看、越看越漂亮,就很后悔把这条丝巾给她,很想要拿回来,就对她说:“我还有很多丝巾可以给你选,可能有更适合你的喔!”她回答说:“不用了!这一条就可以了。”没办法要回来,我有一点沮丧。在往集体学法交流的半路上,我心里一直在琢磨着:“怎样才能不着痕迹的把丝巾换回来?”一直快到交流地点时,我才猛然想起:“为什么连一条丝巾都放不下?我还是个修炼人吗?”意识到自己的执著以后,整个人顿时轻松起来了。是啊!身上的一个大包袱去掉了,当然轻松了。

网路讲真相要做的事太多了,经常从早忙到晚都停不下来。后来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一个人的力量到底还是有限的,从而想找同修分担一些具体项目。每当和他们提起时通常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都认为自己不懂电脑,帮不上忙。每当遭到拒绝时,我都不气馁,毕竟修炼就是不断提高的过程,一时认识不到,一段时间以后可能就认识到了。

有位已经退休的同修,我看他做事的态度认真负责,某真相工具做的很投入,一直希望他能接那个项目的协调人,可是他认为自己不懂电脑,同修有问题时他无法解决,怕做不好,所以不敢答应。他虽然这么说,我还是认为他很适合接这个窗口,为了避免他产生抵触情绪,我决定缓一缓,等有机会再试试看。

经过一次次的接触交流,逐渐的他的态度有所转变,但还是怕做不好,会影响整体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对他说:“我们是个整体,工作不分你的我的,遇到无法处理的问题时你可以找我,我处理不了,我会去请教其他同修。”他听我这样说好象吃了一颗定心丸,就答应了。

当我听到他亲口答应时非常高兴。事后证明,他对这个项目很投入,还带动许多同修来做,做的可以说是有声有色。此事也可看出: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是宝贵的资源,只要我们愿意付出耐心,年长同修也可以成为专家。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