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监狱的红墙里发生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上海女子监狱坐落于上海西南松江区泗径镇,是上海市的所谓“文明监狱”,披着文明的外衣,一方面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另一方面毫无顾忌的压榨女监的犯人,疯狂的贪污。下面我们揭开这文明的外衣,看看红墙里面发生的罪恶。

一、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上海女子监狱原只有四个大队,2002年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了第五大队。成立初始,从其它4个大队抽调一批狱警进5大队。为了使这些5大队的狱警能够更好的执行邪党的命令,能够有更多的手段来“转化”、迫害大法学员,时任5大队大队长的侯瑞勤带领一批狱警到北京女子监狱“学习”,并把她们与邪悟的李小兵、李小妹等人的座谈摄录下来,强迫每一个到5大队的大法弟子和其他犯人观看。同时还派人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取经”,这个过程没有录像,但5大队一个年轻的叫王新兰的狱警多次对大法弟子说:你们说马三家不好,可我们的干警到那里后,觉得那里比我们这边好,氛围也比我们这边好,走廊里都摆着花。是啊,在恶党的眼里, 哪里迫害大法越疯狂、越不择手段,就越“好”。

五大队位于女监老楼(女监共有两栋楼,老楼4层,新楼5层)4楼,分为东部和南部两个中队,中间是大厅和狱警办公室,每个中队有10到11个监房,每个房间窗上装有一个摄像头,后又在后面门上装了一个监听的,在房间里任何地方说话,她们都能听到。五大队还有一个有别于其他大队的设置:门岗,每个中队抽两个她们信得过的犯人作门岗,全天24小时值班,每十分钟巡楼面一次。此举主要是针对大法弟子,甚至连晚上的睡觉的姿势都要记录,因为她们要防止谁睡着炼法轮功。如果睡觉时,脚抬的高一点,门岗或包夹犯们就会报告狱警,甚至来揭你的被子。因为她们认为你在睡着炼功。不知她们发明的“睡功”怎么炼?这完全是找理由迫害大法弟子。这是楼面的情况。

但对每一个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送往女监的大法弟子,是不能上楼面的,她们被直接关进禁闭间,该禁闭间大概有一个双人床大小,其中还被一个大铁门占去四分之一。禁闭间里只有一个小痰盂,一床铺在地上的被子,一个小椅子,再无它物。门口有一小方桌,用来放恶党的邪书和阻止大法弟子出去。禁闭间的一个小窗子也封死,并用东西覆盖住,这禁闭间变成了一个封闭的小盒子。大法弟子喝水都要她们允许。每个禁闭间狱警派4个吸毒、诈骗、贩毒等等的犯人24小时盯着。不允许出禁闭间,不准洗澡,不准见家人。整天念那些恶党编写的污蔑、攻击法轮大法的书,逼你写决裂书。

如若不写,她们会用各种方法折磨你,不准睡觉或者只让你睡1、2个小时,全天罚站,不准动。多少大法弟子的脚肿得将鞋撑破了。或者坐在一个小椅子上,不准靠背,大腿和小腿弯曲成90度,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若稍有改变,那些包夹犯们便会上来动手动脚。包夹犯们是想怎么骂就怎么骂,用她们能想到的词汇嘲笑、讽刺、挖苦、辱骂。她们骂的越狠,折磨的越凶,越能得到狱警的表扬和奖励,给予加分或减刑。

如果大法弟子太多,禁闭间不够用,就会被送往楼面房间,但对待方式和禁闭间没有丝毫区别,而且房间里有电视,她们更可以整天放那些邪恶的片子,使大法弟子全天都在邪恶的谎言、侮辱中,在她们的叫骂声中度过,即便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有一个60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被他们折磨得神思恍惚、言语混乱,以泪洗面,出现了想自杀的言语。狱警没有丝毫的良心发现,反而盯的更紧,并把这栽到法轮功头上,说她(大法弟子)是因为炼功而导致的。可为什么刚进监狱时好好的一个人,1、2个月后就变成这样。可恬不知耻的狱警又想出一个新的说法:她(大法弟子)以前还要不正常,正因为进了监狱,得到了她们(狱警)“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开导”,才有所好转,成了现在这样。世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这件事情的直接责任人是5大队原东部一个姓史的中队长和一个叫周海霞的狱警,此二人很邪恶。

当大法弟子违心地写了决裂书后,便送到楼面房间,进小组。每个狱警带两个房间,称为一个小组。每个房间多时有3、4个大法弟子,房间人数也从起初的6、7个人发展到10 、11个人,这些包夹犯们负责监视、迫害大法弟子,不允许两个大法弟子单独说话。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她们都要仔细记下,并向狱警汇报。甚至是否换了内衣裤都要记录。如果哪个大法弟子在某件事情上发一句牢骚或表达出意见,经过包夹犯的添油加醋的报告后,就会变成一个严重的事情,会遭到责骂、围攻。说你对抗政府、对抗改造、煽动闹事,等等。当然狱警对包夹犯的行为、添油加醋是一清二楚,但这正是她们需要的,所以包夹犯们屡屡因为“表现好”而能得到加分、减刑。也就更肆无忌惮。

五大队成立之初,是不干活的,全天都是所谓的“学习”,看那些邪恶的片子,开“揭批会”,写思想汇报,写揭批稿等等。当然,这里只有一言堂的谎言,只有针对大法弟子的大批判式的大会、小会。狱警在私底下对那些包夹犯们说:你们只能说她们(大法弟子)坏,不能说好,至于怎么坏随便说,于是那些犯人为了得到加分、减刑,便把脏水泼向大法弟子,当她们泼完脏水,狱警就跳出来说:你还说你是好人,你看你有多坏,没有一个人说你好,你看看大家是怎么看你的。等等。曾经有一个犯人说了一句:她们都挺好的。狱警立即把她叫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大骂一顿,并直接问她,你还想不想要分?还想不想减刑?这人后来再不敢说一个好字,私底下她把这事悄悄告诉了大法弟子,一些良知未泯的犯人也会悄悄的对大法弟子说:其实我们都知道你们好,可我们不敢说。这些恶党的打手们利用犯人想早一点离开这人间地狱的思想,逼着她们对大法犯罪,犯下了这无边的大罪。

女监用五级待遇-A、B、C、D、E,来规定每一个人在女监的地位,E是最低的,当然待遇越高,就越好过一点。但要升待遇,就得有分数。所以在五大队,那些“四犯”(四犯是狱警挑选出的犯人头,供她们驱使的打手)和包夹犯们因为“表现好”,都是A、B级,而大法弟子都在C以下,尤其是她们认为没彻底转化的,基本上是D、E级,属于严管级。

因为有待遇,所以原五大队东部一个姓史的中队长想出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毒招,她规定进监区时间不长,待遇是E级的(不包括禁闭间的大法弟子,这是针对楼面上的大法弟子),不能洗澡。如果想洗澡,就要每个星期洗澡前打一个申请报告,请求队长批准洗澡。因为他知道大法弟子是不会向她打报告请求她批准什么事情的,于是许多大法弟子便长期不能洗澡。尤其在夏天,身上会散发出一股臭味,于是这个姓史的中队长便鼓动房间里的那些犯人借此辱骂大法弟子。说大法弟子是成心和队长过不去,不讲卫生,污染房间里的空气,等等。洗澡,本来是人生活的一个基本权利,却变成她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这就是她们的人性化、文明化的管理。

二 文明外衣下的欺诈、盘剥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大概觉得这么多人不干活,实在太可惜,于是五大队开始有活干,逐渐活越来越多,至2006年,东、南部进行一次大调整,将东部定为劳役中队,南部为重点迫害法轮功中队。将那些违心写了决裂书的法轮功学员调到东部进行繁重的劳动,同时每天在喇叭里(每个房间一个喇叭)反复播放恶党打手们拼凑出来的攻击、污蔑、丑化法轮大法的邪书。使每个大法学员每天在肉体和精神上都承受着极大的痛苦折磨。

那些犯人在五大队减刑有两个方法:一种是疯狂、狠毒的迫害大法弟子,从而得到狱警的提拔,专门看守、转化、迫害大法弟子,这样的人是不用干活的,而且越狠毒,越能得到减刑机会。

另一种方法就是拼命干活,每个月都要超产(她们给每个人定了指标),最好能超上30‰、40‰ 、50‰或更多,给她们挣的钱多了,就能多得点分,也许能得到减刑。所以为了多干活,从早上5点过起床,马上开始干活,每顿饭最多10分钟,一般就4、5分钟。而那些“四犯”们还不停的催:赶快吃,吃完赶快干活。为了节省时间,许多人连3、4分钟的上厕所都尽量不去,5、6个小时去一次。

五大队没有生产车间,人们吃饭、睡觉、干活都在房间里,没有工作台,睡的床就是工作台。再脏的东西也搬到房间里做,比如给毛绒玩具肚里塞棉花,房间仅有的一点空间堆满了棉花,人们坐在棉花堆里拼命塞,生怕动作慢了,塞少了,完不成指标。通常房间天花板上的电风扇用不了半个月,就会蒙上一层黑黑的脏东西。当然无论是有刺激性的、还是粉尘很大的东西搬到房间里做,甚至有做不完,堆在房间里,是不会有人考虑这些东西对人的身体会造成伤害的。她们关心的仅仅是今天完成多少指标。

对于大法学员,完成指标仅仅是很小的一方面,狱警会经常要求大法学员写文章,攻击师父、攻击大法,辱骂自己。这些文章对于大法弟子是很大的折磨。如若不写,便会招来她们的攻击、辱骂,批判等等。她们还会假惺惺的关心你,要你争取减刑。而真正的目的是,一旦人心起来了,想早一点离开这人间地狱的心膨胀了,于是表示要争取减刑,她就把一根绳子牢牢的套在你的脖子上,你就必须按照她们说的去做,你必须年年、月月、日日的攻击师父、攻击大法、辱骂自己;要去作未转化大法学员的转化工作;如家里也有修炼者,就必须写信去作家里人的转化工作,要他们悔过,要他们交出所有的书及资料。还必须经常去歌颂那些狱警。这一切完全是邪恶通过这些狱警在迫害、毁灭着大法弟子。

狱警还经常规定所有人写所谓的歌颂稿,内容基本上是歌颂恶党、歌颂恶党的贪官污吏们的廉洁。更不可思议的是,狱警会规定每个人写文章歌颂她们,而且规定要歌颂她们的“伟大”、“无私奉献”,歌颂她们对服刑人员的“无微不至”的关心、帮助,歌颂她们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连自己的家都顾不上。可我们没看见她们哪一个人下班会晚走一分钟,当37、8度高温时,监房里的人在棉花堆里、在衣服堆里挥汗如雨时,她们在空调间里吹着空调,喝着饮料、看着报纸。而且她们的产假恐怕也是其它单位所不可想象的,在五大队,生女孩的,一般休息一年,生男孩的,一般就休息两年。不知是因为她们工作太“辛苦”了,而给予的奖励还是什么。

歌颂稿写完后,她们挑选一些所谓写得好的稿子,开大会,让这些人上去念她们的稿子。完了后,狱警会说:哎呀,我都没想到自己这么好,大家是这样评价我们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对于这样的人,还能说什么?

三、“和谐的监区”

为了表示她们统治下的这人间地狱有多么好,为了表示所有的服刑人员在这里是多么的快乐、开心,逢年过节或是恶党的节日里,她们会规定所有人排练节目,举办晚会、唱歌比赛等等。当然歌大部份是邪党的那些邪歌,节目里少不了对狱警的奉承。而那些“四犯”打手们很能领会主子的心思,为了讨主子欢心,在活动中经常表达对这人间地狱有多么的好、在这人间地狱多么的开心、这人间地狱的狱警是多么的好。好象把她抓到这里来,是极大的享受。当然你叫这些“四犯”们晚一分钟走出监狱,她是不干的。这些话听的人浑身汗毛倒竖,为这些被扭曲的灵魂感到难过。然而她们说的极富感情,狱警也听的心花怒放。她们就靠这些谎言支撑着,用这些谎言自我欺骗着,用这些谎言向上邀功请赏。却不知在她们的面前是万丈深渊,真为她们的未来悲哀。

在这些活动中,大法弟子是必须要求参加的。你如说:不会表演、不会唱、不会跳,狱警们就会说:上去出出丑,让大家笑笑,挺好。她们就希望用这些方式羞辱你,让你唱恶党的邪歌。让你在潜移默化中被她们转化。

为了体现她们的所谓“人性化”,每年有一到两次对监区三无人员的困难补助,每次十人以内,五十和一百元两种。当然得到补助的人必须是她们喜欢的,否则再困难也得不到。

表面上看起来她们做了一点好事,但补助款是从哪来的呢?在五大队,每隔一段时间,狱警就会要求全体人员捐款,开始大家以为是对遭灾地区的捐款,后来才知道,这笔钱是捐给监狱作补助款用的。每次下发补助款时,狱警都会大讲一通:党、政府、监狱、她们(狱警)是如何的关心在押人员的,你们要学会感恩等等。同时要求得到补助款的人写一篇感激涕零的文章。

用犯人的钱补助犯人,还反过来感谢她们,这真是恶党的假、恶、丑的具体体现。当然这笔钱是否用完,还剩多少,不得而知。只有她们清楚。

她们不止这一种方法敲诈服刑的人。五大队为了迫害大法弟子,规定每个房间“学习”时,每个人都要发言,而且每个人的发言都要用笔记本记录下来,交给她们审查。但她们却不发本子,逼迫每个房间的室长自己买,不仅如此,干活时,工具的收发都要登记,登记本也要求室长购买。门岗的登记簿也要自己购买,也就是说不管她们要求这些人写什么、登记什么,一切东西都要求自己购买。房间里生活、卫生、吃饭所用的一切东西都是自己购买。反过来狱警在进行所谓的教育时,会大讲她们的政府为服刑人花了多少钱、造了一个多么好的监狱,讲要节约,尽量少花钱、为家里着想等等。一个政府、一个人如果丧了天良、不要脸的话,真的很可怕。

四、贪污、腐败的女监

女监每年的产值有一千多万,(女监第二任监狱长阚春方在会上讲的),这一千多万是女监一千多犯人没日没夜干出来的。而她们的干活环境和生活环境又如何?

当女监的大小官吏们在那里不断的表白她们是如何的廉洁、如何的辛苦、如何的尽职尽责,如何为了关心服刑人员,改善这些人的服刑环境,做了多少事时,我们看看她们是如何做事的:

(一)对人的生命健康的摧残,仅以两例说明。

1、某大队会比较长时间做一种活:搓绒绒球。这种球必须把搓球的线放在洗洁精里,双手在洗洁精里搓。就是说这些犯人们一周、二周,一月、二月,甚至几个月双手都泡在洗洁精里。这种对身体的危害谁都清楚,但没有人会考虑给予她们适当的防护。

2、2007年某月,女监发生大规模人员上吐下泻,发烧的事件,大家认为是食物中毒,但女监的官吏们却反过来说是犯人们乱吃东西,不注意卫生造成的。不知这么多人是不是跑到监狱外面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大家能享受先洗手再吃饭的待遇吗?

既然是自己吃出来的,当然要自己负责,于是治疗就是拖,甚至很多人连一针都不给打。吃一片药,死不了,慢慢拖好吧。同时,把本来就没有什么油水的伙食降到极低,饭量减一半,每顿的菜是每人一个大蒜头,吃得楼道里是臭气熏天,人人都叫吃不饱,许多年轻的、身体虚弱的人直叫腿发软,走路打晃。

可监狱管事的说:大家不要叫,这是为你们身体着想,这时候不能吃一点油。是啊,不能吃油,也不能吃饱。看来如果大家吃不饱,没菜吃,就不会发生这种中毒事件了。我们的人民警察真是为人民啊!

可吃不饱是不是就不干活呢?不是,活可不能少干,否则钱从哪里来。

(二)明目张胆的贪污

1、她们更换了全监的床,当然新床的质量比老床不知差了多少,用手轻轻一晃,床就象大海中的小船。

2、更换全监每个房间顶上的两个电风扇,原电风扇没任何问题。新电风扇装上后,发现小了一圈,转起来后,先是发出让人害怕的怪声,接着发生了扇叶冲开档罩,飞到床上。幸亏当时没到睡觉时间,否则就出人命了。

3、花七十多万在花园里修一蓄水池,目的为改善夏天常停水的状况。蓄水池修好后,停水状况却更严重。

4、花一百多万在房顶上修了阳光棚,说是为大家上去娱乐用。修好后,唯一的作用是下雨天能在上面晒衣服。

还有许多不一一列举,她们对犯人的压榨,真是毫无人性可言。当然共产党本来就是靠假、恶、丑来维持它的政权,靠杀人来维持它的统治,它从来就没有珍惜过人的生命。这些被共产党训练、控制的恶警们也同样如此。

我们希望女监尤其是五大队的狱警们能尽快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性,脱离邪恶的共产党,弃恶从善,不要为恶党陪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