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恶警二零零七年迫害致死七名法轮功学员(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四日】截止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透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只因坚信“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邪党迫害致死的大庆市法轮功修炼群众共计六十三人,占全国被迫害致死总数三千一百二十七人的百分之二,占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总数三百九十七人的百分之十六,迫害的惨烈程度居全国之首。

大庆的一些警察现在仍然把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升官发财的一种手段,他们包养娼妓、贩卖枪支与假币、吸食与买卖毒品等,可以说是无恶不做,已经堕落成了社会的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在人们日益广泛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二零零七年,大庆的一些警察又迫害致死七名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

张洪权被非法判刑、劳教、长期酷刑折磨

张洪权,男,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张洪权因坚持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而被扣发工资、待岗、开除厂籍、非法关押、拘留、判刑等各种迫害,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最终被大庆市乘风公安分局虐杀,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张洪权去大庆市杜蒙县龙虎冈村讲真相被举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其间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大庆杜蒙县看守所恶警周信将张洪权劫持到哈尔滨第三监狱,狱方由于张洪权身体虚弱拒收。恶警周信多方奔走,最后贿赂狱方才把张洪权收下。

在哈尔滨第三监狱,张洪权遭受了冬天被扒光衣服投到冰凉的水池里冻、泡的折磨,一次刑罚就是几个小时,多次遭恶警勒索、毒打、关小号、灌食等,直至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后张洪权被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在那里他被迫害的部份丧失记忆。二零零五年七月张洪权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九月,张洪权身体稍有恢复,去单位上班,他由于在单位说真话,被大庆市乘风分局恶警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三年,最后被折磨的形成了严重的肺结核,且已形成空洞,生命垂危。恶警怕担责任,让家人把张洪权接回。张洪权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离世。

周述海被大庆监狱虐杀

周述海,男,三十五岁,生前在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大学本科,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被大庆监狱虐杀。

二零零六年四月一日,周述海被伊春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二零零六年六月,投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强制“转化”迫害。遭致长期体罚站立、不让睡觉、用硬塑料管抽打等,还有“推、掰、撅”(也叫划船、开飞机、挂档)等酷刑折磨,周述海左侧眉骨上方就是那时留下的一公分长的伤口。

二零零六年七月,周述海被劫持到大庆监狱四监区。由于精神压迫和肉体的摧残,身体开始急剧消瘦,进食困难。家人看望周述海时,他是被犯人背到接见室的。人已经瘦的皮包骨,说话声音微弱。周述海的姐姐找大庆监狱领导,要求“保外就医”,被强行拒绝,监狱头目称:“法轮功怎么能保外呢?”

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后,家属又接到监狱电话说其病重,要求家属拿钱治病,家属没有给他们钱。五月二十七日,其姐姐、姐夫又到监狱看望,要求保外就医,但遭到拒绝。但三日后即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家属接到监狱电话说:“人已死亡。”

法轮功学员周述海的遗体在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被火化。

姜湃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脚镣


法轮功学员姜湃

姜湃,女,三十四岁,大学文化,未婚,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底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迫买断工龄下岗。由于邪恶的迫害,她多年来经常流离失所,多次被绑架、迫害。一个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年轻生命,在短短的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时间就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共产邪党在大庆的公安、国安等恶人虐杀了。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被大庆市安全局秘密绑架。安全局企图收买她当特务,利用她的计算机特长,为安全局工作,但遭到姜湃的严词拒绝,并以绝食抗议绑架,被迫害到生命垂危之际,被送到医院抢救,后保外就医。但大庆市安全局没有放松对她的迫害,多次打电话对她进行骚扰,并要求她到安全局谈谈,但都被拒绝。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在自家楼下被恶警绑架,一星期后绝食放出。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姜湃被大庆市公安局卧里屯公安分局绑架,后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姜湃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被强行灌食等迫害,致使其呕吐、昏迷,咳嗽、咳血不止,人消瘦得很厉害,并无力行走。在被非法关押之前,姜湃身体健壮,身高一米六八左右,体重一百四十多斤。

在这期间,姜湃曾被送往医院抢救十多天,并发现她患了胆结石。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副局长张义清和大庆市局的警察不顾姜湃的死活,去医院将姜湃又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张义清还扬言:“谁办保外就医都行,只有姜湃不行。”张义清密谋对姜湃进行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姜湃家人获知姜湃在大庆油田总医院。晚上,年迈的父母去医院看到姜湃在监护室内,被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有两名警察看守。姜湃已经昏迷不醒,脚有青紫处、浮肿,打着氧气管,不能说话。一点点水到嘴里,姜湃就咳嗽不止。据目击者说,姜湃被一男警和一女警送到大庆油田总医院,形像看上去很凄惨。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家人到各相关单位要人,仍然不放。家人到市公安局要人,那里的人说:给治,不放人。到卧里屯公安分局找,都互相推脱。

姜湃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含冤去世,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家人要讨回公道,恶警急于火化,消灭罪证。

刘生被大庆红岗区恶警虐杀


原本健康的刘生


遭受迫害后的刘生

刘生,女,五十三岁,大庆石油管理局供水公司退休职工。她一直坚信“真善忍”做好人,遭邪党恶警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并被拆散家庭。二零零七年九月,刘生被大庆恶警虐杀,死时骨瘦如柴,体重仅六十斤左右。

二零零六年六月,刘生在开荒户屯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遭恶警李文忠等人绑架,后正念走脱。一个月后红岗分局恶警董某等七、八个人,破窗闯入刘生住宅,再次将其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仅一个月,刘生就被折磨致吐血,不能进食,一个月后正念闯出,但大庆红岗分局的恶警对她骚扰不断,被迫流离失所。

恶警不死心,还逼着单位经常骚扰刘生家人,不让家人上班,给家人造成巨大压力,刘生丈夫承受不住,被逼无奈和她离婚。一个和和睦睦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

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刘生在去同修家的途中被蹲坑的恶警绑架,打印机、纸张、mp3、电子书等私人物品及现金五百多元均被恶警掠走。在红岗区杏南警务室,刘生被恶警林水、李金瑞、魏涛等人拳打脚踢,致口吐鲜血,昏死过去。刘生醒来后,失去人性的恶警又继续殴打她,致使浑身青肿。家属当晚去看人,恶警怕其不法行为曝光,不让见。

第二天,在刘生劫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途中,刘生本着修炼人的慈悲给警察讲真相,被恶警李金瑞猛打耳光,左耳被打致失聪。恶警魏涛不许刘生上厕所,导致刘生留下了腹部剧烈疼痛症。由于刘生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拒收,恶警企图向刘生的家人勒索两万元钱,家人拿不出钱。恶警怕刘生死掉承担责任,才不得不放人。

被释放后刘生一直不能进食,不停的呕吐,骨瘦如柴,面目皆非,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一十多斤降至六十斤左右,最终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四时多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倪文奎被大庆监狱及喇嘛甸派出所恶警虐杀

倪文奎,男,四十二岁,大庆市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在恶党八年迫害中,倪文奎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大庆监狱遭单独监禁等非人迫害,最终被大庆恶警虐杀,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离世。

修炼法轮功前,倪文奎全身百分之九十八的皮肤(包括五官)都长着牛皮癣,全身找不到一块比指甲还大的好皮肤,不敢脱衣上床,一碰就出血,使他痛不欲生。一九九七年四月被五大连池疗养院送回,说他的病已经不能治了,让准备后事。在倪文奎绝望之时幸遇法轮功,看了《转法轮》第二天烟酒就戒了,炼功三十多天,一身牛皮癣跑的无影无踪,全厂人都震惊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倪文奎上北京天安门依法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劫持回大庆,并非法关押在大庆市让胡路拘留所十五天,后又转到大庆市萨区收容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大庆市喇嘛甸派出所出动二十多个警察,从倪文奎家的三楼阳台破窗而入,将倪文奎从家中劫持到大庆喇嘛甸派出所。并被大庆公安捏造“证据”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大庆监狱,倪文奎一天二十四小时被四包夹轮番看着,不让睡觉,一睡觉就打;不让出门,不许和任何人说话;还被强迫看诋毁法轮功的电视、写“五书”等。一天半夜,倪文奎被突然拖出牢房,二十多名警察对倪文奎酷刑折磨,用冷水浇他,逼他放弃修炼。他被迫害的出狱时声音还嘶哑不清。

倪文奎出狱回家后,经常被大庆市喇嘛甸派出所恶警骚扰,二零零六年三月,大庆监狱的恶警也来骚扰他。由于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倪文奎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倪文奎已经不省人事,只能用导管进食、进水,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去世。

马冰被大庆萨尔图分局恶警迫害致死

马冰,女,三十八岁,大学本科学历,大庆油田精细化工厂机关职员。她自幼体弱多病,久治无效。自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日益健康。但大庆公安却对她进行了持续的迫害,马冰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八岁。


马冰在洗脑班被迫害致头部受伤

二零零零年冬,修大法亲身受益的马冰进京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到北安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数月。

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上午九点钟左右,马冰在工作岗位上,被单位领导赵洪福、栾俊林诱骗到经理办公室,大队书记周云智带人闯入将其强行绑架,并将马冰劫持到大庆市红卫星洗脑班进行野蛮迫害。在洗脑班遭受了精神折磨和肉体虐待,她用头部撞墙以示反抗迫害,头部受伤流血。洗脑班怕承担责任,于九月十日将马冰送到大庆市第四医院,马冰从医院跑出,并给家里打了电话,家人才知道她被绑架到洗脑班。家里来接人时,“六一零”一个姓王的人公然咆哮道:“等马冰身体好了,我们还得抓她,还得让她回来。”赵洪福也邪恶的叫喊:“只要她的身体好了就抓进去。”

二零零四年四月,马冰怀着的五个半月的婴儿流产,同时她被确诊为卵巢癌晚期,且癌细胞已扩散,胃、大网膜、肠管、子宫已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肿瘤。当医生的妈妈看到从女儿腹腔取出的一大盘癌变物质,而且还将要切除子宫,她禁不住为女儿落泪,多年从医经验告诉她:女儿没救了!

手术后,马冰躺在病床上静静的回想:只有大法能救我,我得马上回家学法炼功。就因为这样一念,她身体出现了奇迹,伤口和腹腔不痛了,多日不能行走的她,自己走到医生办公室,要求出院。医生见状吓了一跳,连称神奇。七天后马冰自己走出了医院。

二零零四年六月三日下午,只因她与邻居老太太说法轮大法好,就被大庆站前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恶警拽着马冰的头发从一楼拖到三楼,给她戴上喷满芥末油的口罩折磨她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大庆萨尔图区公安分局恶警竟将一位刚刚做过大手术的癌症晚期危重病人劫持进大庆看守所,关押三十二天后又劫持到哈尔滨女子劳教所,劳教所体检发现马冰满腹是瘤给退回。

一次次的绑架使马冰的身心再一次受到极度的摧残,终于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含冤离世。

大庆张宝英被恶警李晶柱等迫害致死

张宝英,六十八岁,大庆市龙凤厂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修炼后身心健康。张宝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长期遭到“六一零”的恶人、原单位及派出所警察的骚扰、威胁和恐吓。张宝英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被恶警李晶柱等人骚扰、抢劫、绑架后,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离世。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张宝英为证实大法,说句真话,曾与老伴一起到户外炼功。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张宝英夫妻与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家附近的外面炼功,被龙凤分局自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劫持到大庆龙凤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恶警李晶柱勾结六、七个警察闯进张宝英家掠走大法书,逼迫张宝英写不炼功保证。

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恶警李晶柱又勾结街道人员到张宝英家骚扰;三月八日李晶柱又勾结七、八个恶警闯入张宝英家中,掠走大法书及相关物品,并恐吓要带走张宝英。老人惊吓过度,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突发心梗塞含冤离开人世。

恶警李晶柱在大庆市龙凤公安分局向阳派出所期间,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行为恶劣;二零零三年十月被调到龙凤公安分局自强派出所;自强派出所于二零零四年四月解体,李晶柱被安排在龙凤区东光街道上林社区当片警。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大庆的一些不法之徒死心塌地的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犯下了滔天罪行,对善良的修炼群众实施各种酷刑、拘留、劳教、判刑、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直接虐杀等,令人神共怒!现今,共产邪党已经走向了穷途末路,三千二百多万人的退党大潮标志着民众的觉醒,那些仍然在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众的邪恶之徒再不醒悟,那得到的将是恶报的严惩。

责任单位领导电话(区号0459):

1、大庆市公安局
曹力伟,局长   6371699、13384595678
曹振河,政委   6107789、宅6280888、13329500001
林国利,副局长  6100099、宅5986708、13329500003
梁希明,副局长  6390005、宅6390988、13845987777
魏春华,副局长  6107611、宅6381983、13329500005
郝德江,副局长  6107708、宅6381516、13329500006
刘勇,副局长   6107333、宅6509999、13394596000
兰英杰,副局长  6375299、宅6689098、13394596000
王春儒,政治部主任6368499、宅4688828、13329500009
刘德才,办公室主任6379218、宅4611163、13936770061

2、大庆市国安局
林志胜,局长   6181231、宅6688448、13604651999
王希彦,书记   6181232、宅4611878、13904591292
张万语,副局长  6181233、宅6362878、13903690005
康金龙,副局长  6181234、宅6283599、13804653333
张文东,副局长  6181235、宅6286716、13903693705(主管迫害法轮功)
邵振邦,纪检书记  6181236、宅4663149、13614668088
吴胜生,政治处主任 6181237、宅5980826、13009903408
卢国文,副处级   6181232、宅6681568、13804680733
田贵海,办公室主任 6181239、宅6292173、13329390383
吴伟,副主任    6181235、宅6383936 13936870333
杨景荣,“六一零”   6362610、13134590033
杨春举(音),“六一零” 6362610、13089063699
值班室  6363033、4662108

3、大庆市邪党市委常委
盖如垠,书记   6107099、6107677、13904590677
韩学键,副书记  6107555、13936762877
夏立华,副书记  6398366、4609866、宅6398900、13804642080
阮殿龙,副书记  6186778、宅6371988、1393680099
苏玉添,副书记  5998800转
忽培元,副书记  6100105、6104942
展云庭,常委  6393168、宅6366632、13804680188
付淑兰,常委  6398122、宅6398206、13339595888
韩冬炎,常委  6181097、宅6501777、13351091777
郑新英,常委  6186618、宅8150216
勾振东,常委  6765861、宅6766728、13903696371
李振锟,常委  6392966、4609966、650016?、13329390988
张宏伟,常委  6577001、宅0451-82516008、13339477597

大庆邪党市委办公室
于华,副主任   6392005、宅6392155、13504673855
邓春波,副主任  6392839、宅6683931、13936787722
王平,副主任   6371107、宅5826392、13329390800
阎正平,副主任  4666030、宅6380356
田喜成,督查室主任 6392827、宅6181528、13504675088

4、大庆市政府

韩学键,市长  6107555、4608567、宅6104941、13936762877
韩冬炎,副市长  6181097、4607676、宅6501777、13351091777
崔强,副市长   6186190、4689590、宅6395056、13804680568
王洪恩,副市长  6185199、4671596、宅6501166、13936796666
田凤春,副市长  6392628、4605770、宅6501628、13945997880
田立英,副市长  6186755、4689577、宅6501313、13604897733
周海成,副市长  6100013、4608909、宅6501333、13304891239
沈宏宇,副市长  6367887、6189555、13836979999
孙伯信,市长助理 6396956、4688956、宅6291138、13304861956
王玉超,市长助理 6181377、6375509、宅6360473、13904696924
赵明江,市长助理 6620888、6295888、13304591888
尹小平,市长助理 6295999、6302751、13604590888
李云迪,市长助理 6392017、4666741、宅6687099、13904891626
苏荣恩,市长助理 6100009、4608509、宅6280778、13304860566

5、大庆邪党市委政法委员会

王贵,副书记   6372469、宅6381758、13359618680
唐永富,副书记  6390097、宅5106906、13303690588
李树民, 副书记  6392011、宅6678032、13836900002
赵文鹏,秘书长  6390920、宅6286088、13329392240
杨语博,政治部主任  4681519、13069699599
张万霞,纪检组长   4666087、宅5988008、13329505767
李秀斌,综治办副主任 4666484、宅4612602、13936748119
李恩成,助理调研员  4666209、宅4604899、13359998586
王英,办公室主任   4666208、宅6388719、13329390855
梁洪娇,办公室副主任 4666208、4625906、13054210011
办公室 6364900、4666208、4625906、13054210011

6、大庆市610办公室
张万国,主任  6392958、13504891993
巴喜,副主任  6393610、13329368861
孔琦,科长  6186615、13504657979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